凌天特护

“犯人有很多种,有政治犯罪的,有金融诈骗的,有暴力犯罪的,有惹人不耻的强爆的,还有小偷小摸的.....这些我通通都不是!”叶尘盘腿坐在床上对蹲在面前的一干犯人说道。

“老大,那你是啥事进来的啊?”背后一揉肩的小弟好奇的问道。

“你们猜一猜,谁猜中了,这个月的监仓的卫生就不用做了!猜不中的话...嘿嘿!老规矩”叶尘满脸贱笑道。

“走私?”叶尘摇摇头。

“命案?”也不是,哥是那么暴力的人吗?

“抢银行?”哥是缺那点钱的人吗?

“毒的?”哥平生最恨毒了!

“你们的思维太僵硬了,我猜老大这么聪明的人,一定是高科技犯罪!肯定是刷Q币刷多了进来的!哥我说的没错呗!”揉肩小弟憨笑着说道。

叶尘满头黑线,反手就给揉肩小弟一巴掌。

“既然你们都猜不到,那么老规矩开始吧!新鲜出炉的一百道数学题,赶紧做吧!”叶尘贱贱的笑道。

“好歹让我们死个明白吧!老大你到底啥事进来的?”犯人们望着那一百道数学题异口同声的说道。

“唉……”叶尘长叹一声,似乎勾起了回忆。

起身背着双手望着天空叹道:“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老大,就问问你到底干啥进来的,咋还念上诗了呢?”一旁的犯人疑惑地挠了挠后脑勺。

“不懂,你们不懂,你们都是犯了错误才进来的,而我是因为做了正确的事情才进来。”叶尘淡淡的道:

“生不逢时啊!要是在以前,我根本不会在这里,而是在龙国大会堂接受最高领导的嘉奖,所有的人都会亲切地称呼我为“民族英雄”!

“老大你到底干了什么大事啊?”听到叶尘的话,一旁的犯人彻底懵了。

“只不过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铲除了一些邪教组织,消灭了一些恐怖分子,保护了一些人民群众不受伤害,为国家争了一些光。”叶尘的语气透着骄傲。

“这都是我作为一名军人应该做的事情,我唯一的遗憾就是因为一些情况不能够再继续保卫祖国了。”

虽然面带微笑但叶尘的话语间还是流露出些许落寞。

“老大,辛苦您了,您是民族英雄!您的所作所为撑起了民族脊梁!”一干犯人崇拜不已的望着他。

“不辛苦,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叶尘正气凛然的道,铁窗射进一束阳光,打在叶尘的身上形成一个轮廓光,分外神圣,犯人们不由的看呆了。

正当叶尘暗爽不已的时候,一道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打断了他的装比。

“15岁进军队,半夜偷窥女教官从而发现一起间谍活动记二等功。同时记大过一次!”

“17岁进入龙魂小队,保护沙特访华队伍,调戏侍女发现其是恐怖分子,记一等功,加禁闭俩个月!”

“18岁逛红灯区发现邪教分子踪迹,跟踪潜伏,最后使得大部队成功剿灭邪教组织,破格提为少校,并禁足本年。”

“19岁保护Y国女王访华,与其皇室血统的公主发生一夜情,女王震怒,造成与Y国的合作意向泡汤,极大的影响了我军的声誉,剥夺军衔,开除军籍,并关入监狱。”

……

每说一句,叶尘的脸上的不自然就多出一分,原本一脸崇拜的犯人们也面色古怪起来。

“民族英雄!要不要我给你发个勋章?”

戏谑声音的主人推开监仓的大门,踏步进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身穿军装,肩扛将星,不怒自威的中年人,后面跟着一名畏畏缩缩的胖子,眼尖的犯人一下认出那是本监狱的狱长。

“勋章!刘军长专程来给我发勋章?这怎么好意思呢,赶紧给我吧!”叶尘满脸激动的递出手。

啪!

刘军长把叶尘伸出的手打到一边:“你小子,说你胖还喘上了是吧!”

“你自己说的给我发勋章,堂堂的军长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叶尘嬉皮笑脸的说道,再次伸出了手。

刘军长看着叶尘这死皮赖脸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勋章的事情,先不提,我这次来,是通知你可以出狱了,同时以我个人的名义委托你保护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