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妾私欲

“姐,昨晚过的怎么样呀?”

电话内,传来安琪俏皮的声音,颇有些不怀好意,“姐夫对你温柔吗?”

“......嗯,他对我很好。”

镜子里的人愣了一下,扯着一抹苦涩难看的笑容,干巴巴的回应。

温柔吗?

那对她来说简直是奢望。

三天了,结婚三天叶凡从来没有回来过,脖子上的红痕还清楚的昭示着几天前两人的对持,明明是一对夫妻,却像一对仇人一样,怨他吗?不怨,当自己答应叶老爷子的请求时,就已经明白了会有这样的结果,可是还是一头扎了进来,她爱他啊,甚至爱的有些卑微。

“好吗?姐,是不是他又欺负你了!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说谎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停顿,语气干巴巴的像个怨妇一样吗!我要去找他算账!明明都和你结婚了,却心里还放不下那个苏暖,要是他真的爱她的话就娶她好了,干嘛娶了你却不肯珍惜,难道你的感情在他眼里就一文不值吗!!!”

电话里传来安琪怒其不争的愤怒声。

爸妈去世后,只有安然和安琪姐妹相依为命,安然虽然是姐姐,但是在感情方面,她却怯懦无比,结婚前夕,安琪还一次又一次的警告她让她想清楚,不要被感情冲昏头脑,她苦笑着摇头,她已经无药可救了。

“安琪,我自己的选择,结果无论好坏,我都自己承担,毕竟,我现在已经实现自己的愿望,成为了他的妻子不是吗,也许他会慢慢开始注意我……”

“安然,你真是无药可救了!没有他你会死吗,你能不能活的有尊严些!以前骄傲淡然的你去哪里了?现在的你简直跟个冷宫里的女人一样,满脑子都是情情爱爱的,你的事业呢!你的骄傲呢!”

“你知道叶凡为什么喜欢苏暖吗?那是因为她不会为任何人改变自己,她有着最鲜明的性格,最明媚的笑脸,可你呢!你觉得现在的你还是你吗?你还找得到以前的自己吗!”

安琪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掉了,徒留满脸泪痕的安然呆呆的站在原地。

以前的她是什么样的?骄傲,淡然,如名字一般的安然,但是所有的一切,在对上叶凡的时候,都荡然无存了,她没有骄傲,也做不到淡然。

抬头看着房顶的水晶灯,安然突然觉得有些刺眼。

夜色悄悄袭来,打开窗户,看着不远处城市繁华,安然忽然发现自己那么孤单,茫然。

泪水无声的落下,一阵清香从窗边袭来,安然泪眼朦胧的笑了笑,跌落在窗边。

……..

“小心点,别把她弄醒了!”

“放心吧,我做事你放心,这么大一票单子,我还想拿到钱好好潇洒潇洒呢!”

“你小子,看好了她,少不了你的好处!”

朦胧中,安然似乎听到了两个男人的对话,接着整个人被扛了起来,想要挣扎,却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到安然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被关在一片破旧的工厂的样子,手脚被绑的严严实实的,周围散落着几个酒瓶子,门窗都被封的严严实实,只有撒落下的几缕阳光,昭示已经第二天了。

她被绑架了,而且是有预谋的绑架!

安然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脚上被被麻绳捆的紧紧地,想要凭自己的力量挣脱开简直难如登天,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确定没有一人后,她匍匐着向那几个酒瓶子挪了过去。

刚捡起一个酒瓶子,就听到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安然一惊,抓着一个酒瓶子连忙缩了回去,将酒瓶放在身后的木堆中,装作还没醒的样子。

“大哥,那……那这女的就这么放在这?不用管?不需要对她采取点……”

“暂时先管好你的手脚,等把叶凡弄出来,这女人就随便你处置!”

“谢谢大哥。”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阳光直直的照在安然的脸上,有些刺眼,安然眉头不自觉一皱。

“醒了?”男人低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安然女士,恭喜你,你被绑架了。”

安然抬眸,眼前的男人一身纯黑色,宽大的连帽衫将他整个人都罩在里面,背着阳光,安然只觉得面前的人似乎有些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安然,像是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我们有过节吗?”安然睁着一双如水的眸子,淡淡的问道。

“没有。”那人一愣,似乎没想到安然会问这么一句话,还以为她会问他是谁,为什么把她绑到这里来的,结果她只是很平静的问了一句,有过节吗?

“我只是叶凡名义上的妻子,你不需要太高估我。”

安然面色淡淡的,很平静的样子。

“……”那人笑了笑,似乎没想到安然反应这么快,挥了挥手中嗡嗡作响的手机,“安然女士,你太低估自己了。”

安然猛地抬头,看着手机上熟悉的电话,心中一震,泪水差点夺眶而出。

“叶凡,我不需要你救我,也不需要你怜悯我!你……唔……唔……”

那人似乎没想到安然会突然失控,手一挥,一旁跟着的男人连忙将安然的嘴堵住了,转身走到门前,倚在门框上,玩味的看着安然,

“叶先生,你的妻子还真是爱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