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呼吸

小时候,我叔叔在电影院工作,他告诉我一件事,说某天晚上,影院内有个男人猝死了。

当时放映的不是恐怖片,男人死前身体也一直正常。

我问为什么。

叔叔说他不知道,就连警察也没查出原因。

后来,他让我别再去那家电影院,他自己也辞职了。

他说那里不干净。

我当年还小,听不大明白。

叔叔接着说了句令我印象深刻的话:你别看电影院人多,也有鬼的!

以上是真事。

姑且不论有没有鬼,实际证明,一些热闹场所,同样会发生诡异离奇的事。

恐惧,遍布于生活中每处角落。

第一个故事,正是关于电影院的。

电影院

白童杰,五十一岁,南方人。90年代末,在县城开了家小电影院,名为“童杰影城”。

位置就在一座茶楼旁边,共五间影厅。

那个年代,还都是清一色胶片电影,小地方有家影院,算挺稀奇的事。故而头几年,影院生意相当不错。

白童杰也一度成为该县风云人物,人称他白老板。

可惜好景不长,没几年,就有两家大型影院先后开业,设备技术全面领先,曾经辉煌的童杰影城,很快沦为冷门。

生意惨淡之际,白老板甚至亲临售票处,顺便负责清洁卫生和灯光维护,一人做几份工。

后来,他见生意实在太差,只好转变思路,干脆放弃了黄金时段,专做午夜场,影院从午夜开到凌晨。放哪些电影呢?基本是些恐怖片,或些大型影院不上映的,打着各种擦边球的小电影。

如此一来,影院节省了成本,还吸引住一批观众,勉强可维持生计。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某天,白老板见识了一个奇怪女人。

那晚下大雨,生意极其冷清,白老板闷坐在售票处内。正当他打起瞌睡时,忽见窗外有个穿雨衣的女人,手递过钱来,说要买票。

因为戴着雨帽,白老板瞧不清对方长相,只问看哪场,对方回答都可以。

于是,白老板随便挑部老片,让机房的放映员开机。

结果,该场次再没有其他观众,那女人成了包场。

电影比较短,将近结束时,白老板依惯例提前跑去影厅开灯,打理卫生。

他是个做事讲究的人,即便才一名观众,也会相同对待。

到影厅门口,电影正好还有结尾部分未完,他就和往常一样,站着等待。

他漫不经心地一眼望去,却没见那女人。一般而言,观众基本都喜欢中间位置,尤其一人包场,更不可能选择边边边角角的座位。

白老板摸摸脑袋,猜想那女人或许提前走了,但又觉得不对,正疑惑间,他见最后排座位上竟有个影子,是那女人!

本来有人喜欢最后排座位也不奇怪,可白老板依旧十分吃惊,原因是那女人居然背对荧幕,盘腿而坐,面向影厅的后墙。

她身上,仍穿着雨衣,湿漉漉的。

白老板瞬间觉得诡异,他不理解,怎会有人倒个身看电影,难道背后长了眼睛?

直到影片结束,女人起身离开,白老板还愣在原地。

之后,女人隔三差五会来,每次都是午夜时分,穿件雨衣,坐最后排,背对荧幕。久而久之,白老板也习以为常,认定那女人精神有问题。

不过在此期间,白老板从未真正观察过那女人面貌,只留意到她表情,阴暗环境下,她忽而带笑,忽而严肃,身体动作则一直很僵硬。

终于某天,白老板抵不住好奇心,他决定仔细瞧瞧那女人究竟朝后墙上看什么。

当晚,包括那女人在内,影厅里共五名观众。白老板故意提前十五分钟到场,坐在最后排靠边位置。

女人还维持她一贯坐姿,背对着荧幕。

至于其他四名观众,都坐在影厅正中间,没人留意白老板和那女人。

酝酿五分钟左右,白老板慢慢走到女人身后,他已经想好措词。

“怎么了妹妹?”

问话同时,他望向后墙,墙上漆黑一片,没有任何东西。

那女人并不回头。

直到白老板伸手去搭她肩膀,她才缓慢转身,将雨帽摘下。

白老板吓得一个后退,因为他看到的,是一张毫无鲜活气息的脸庞!

但见女人眼球突出,头部严重扭曲变形,整张脸,就好像用碎片拼凑出来似的。

白老板这才想起,不久之前,影院附近路段曾发生一起车祸,一个女人,头部惨遭卡车轮胎碾压,当场死亡。

之后,白老板特意请教他一位精通风水的远房亲戚,那亲戚告诉他,电影院看着热闹,事实上阴气颇重,尤其那块后墙,完全没人关注,沾不到阳气。而鬼魂去影院,一般都会倒过来坐,因为它们观赏的荧幕是那块后墙,跟活人正相反。从后墙上,鬼魂可以看到它们生前的种种经历。

听完这通话,白老板吓坏了,很快他就生场大病,不久便去世了。

至于童杰影城,被后来一名老板接手,但仍用这个名字,继续放午夜场电影。

另一方面,虽说影院传闻闹鬼,生意却未受影响,反而还成为热议话题,变相增加了知名度。只是人们进出影院时,会比较留意举止怪异的观众,尤其倒坐着看电影的。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但那是下一个故事了。

鬼夜场

许多年前,松花县还很落后,消费水平低,生意难做。一眼望去,遍地的旧房子。

那时县里出租车未普及,所以开摩的,是最热门的行当之一。

摩的司机中有个叫杨军的,三十多岁,未婚,这行已干了近十年。他的脾气品性也比较符合从事这行的,率真,实诚,爱挥霍,用钱大手大脚。

这晚,他运气不错,连续跑了几单,赚点小钱后,心又开始痒痒。于是他来到夜宵烧烤一条街,约上几个摩的弟兄,准备请客吃一顿。

酒足饭饱,一直磨蹭到凌晨两点左右,他才醉醺醺地开摩托回家。

途径一条黑乎乎的老街时,他见尽头处有个亮堂的地方。

那地方四周破破烂烂,满地垃圾杂物,一扇大铁门上边,闪着四个呈弯形的霓虹灯字——童杰影城。

他对松花县熟得不能再熟,自然知道这是家老电影院。

换作以前,他肯定连瞧都懒得瞧一眼,也就因为刚吃夜宵时,几个弟兄告诉他,这边电影院,半夜都在放成人片,才勾起他一丝兴趣。

他现在喝了酒,正好兴致浓,随即把车停好,推门而入。

买票进场后,他意识到自己大概喝多了,居然没问放什么电影。再看手中的票,票上只注明是2号厅,连座位号都没写。

他心想,是了,这破影院能有几个人来,座位肯定很空,随便坐。

果然,他瞧整间影厅内,几乎只他一个人。

除了最后一排的中央,坐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

女人身材纤瘦,坐姿端端正正。

虽说连对方相貌都看不清,但杨军内心仍起了一阵骚动,脑海里浮现四个字:意外收获!

他想不到半夜竟有女人来看成人片,所以他决定无论如何要跟对方接近接近。如果今晚成功泡了个美女,明天就有跟弟兄们吹的资本了。

不知不觉,电影开始了。

杨军仍在暗暗窃喜,还时不时回头看那女人,出乎意料的是,他觉得对方好像也在看他。

他越来越体会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刺激,尤其还一起观赏成人电影,遗憾的是没能坐在一块。

他脑中已经勾画出了对方形象,一个饥渴难耐的妙龄少妇,半夜忍不住寂寞,在外寻求宣泄。凭他经验判断,想钓这种女人上钩,简直易如反掌。

杨军动着各种心思,以至于电影放了近三十分钟后,他才渐渐意识到这似乎不是一部成人片,他期待的画面,一个都没出现。

反之电影镜头阴暗压抑,伴随一些心惊肉跳的场景,他越来越怀疑这根本不是什么成人片,而是恐怖片!

此刻,他才隐约想起,弟兄们给他介绍时,说童杰影城只放两类电影,一种成人片,一种恐怖片。

很显然自己忘记这茬,选错了一场。

杨军心中一叹,如此一来,暧昧氛围的营造泡汤了。不过转念一想,也有另一个好处,恐怖片嘛,等会肯定出现一些比较吓人的镜头,正好可以借机坐那女人身边去。

杨军对这套路很满意,随即他开始认真看片。

过了约二十分钟,他发现影片剧情没什么特别,讲的是一个女人酷爱美容,对自己平庸的长相很不满意,然后通过一次次注射玻尿酸,给脸部整形,谁知脸越整越难看,等彻底没钱进美容院后,她开始购买黑市硅胶,甚至搞来各种杂七杂八的油性物质,全部注入脸部,导致一张脸惨不忍睹,活像个怪物。此后,女人精神出现严重问题,变得歇斯底里,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用刀将自己脸皮一刀刀割下,直到完全割去脸皮,她才照着镜子说:“总算没有这张丑脸了,我现在漂亮了吧?”继而,便是恐怖片的常见情节,女人死后成为怨鬼,四处害人。

除此之外,剧情到女人自杀一刻开始,就经常在荧幕上快速闪现一张血淋淋的鬼脸,瞬间消逝。

杨军对这种营造恐怖气氛的桥段嗤之以鼻,心想:什么年代了,还搞以前香港鬼片里的把戏,动不动跳出张鬼脸吓人。

他有点失望,觉得电影并不恐怖。

隔了片刻,杨军因为先前喝太多酒,想去厕所。

走出影厅时,他还瞧了那女人一眼,女人依然纹丝不动,好像睡着了一样。

方便完后,杨军心里嘀咕是不是该行动了,结果等他踏入影厅,却发现那女人已经消失无踪,整间影厅空荡荡的。

杨军第一反应,是那女人也去了厕所。

无奈,他只好坐回原位。谁知他刚一坐下,就感觉背后有股不可名状的气息。他迅速转身,见那女人竟不知不觉地坐在他身后。女人两手笔直摆放于膝盖,刘海几乎挡住了整张脸,不禁让人怀疑她如何看清眼前事物,难道靠发丝间的缝隙?

杨军很诧异,女人是怎样悄无声息地冒出来的。他确定他从厕所回来时,女人没在厅内。

另外,他还疑惑这女人为什么要靠近他。

他感到背部有些发凉。

“电影好看么?”杨军尽量不往诡异方面想,而是装作若无其事,随口一问。

女人没回应。

杨军心里又是一沉。

很快,电影结束了。片中女鬼没有消亡,反而把前来捉拿她的通灵人整死,游荡世间。

这时候,杨军再次感受到背后传来的诡异气息,而且比先前更重。

他慢慢转过身,结果吓得整个人差点跳起来,只见那女人身体前倾,居然离他仅一公分左右距离,几乎是脸贴着脸!

女人立马将刘海往两旁拨开。

杨军面前顿现的,是一张几乎分不清五官的血脸,通红通红,就似被人割去了脸皮。

这正是电影里时不时闪烁的那张鬼脸。

她是剧中女子!

杨军吓得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他想不到,电影情节,居然是真实故事,是面前女人的经历。

女人沙哑的声音即刻响起:

“我现在漂亮了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