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月绘新颜

“安窈窈,我欧浩天会娶你这样的女人?!”欧浩天不屑地看着杵在一旁的妻子安窈窈。

男人淡漠地拿起了床上的一件衬衫,慢条斯理地穿了起来,那样子,就好像自己和妻子以外的女人上床,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似得。

看着床上背对着自己的女人,安窈窈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怪不得欧浩天经常不回家,原来都是为了这个女人。

“你经常不回家都是为了她?她是谁?”

“安窈窈,你还没搞清楚吗?无论她是谁,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真的很厌恶你,我只想和你离婚明白吗?”欧浩天的话如千万根针一样,刺得她的心不住地滴血。

“欧浩天,你当初娶我,难道不是因为爱我?”安窈窈害怕听到那残忍的回答,但是又忍不住问他。

“安窈窈,你真是个白痴!要不是因为我爷爷他喜欢你,就凭你也配进我欧家的门吗?”男人鄙夷地看着她。

“我怎么可能看上你这种蠢女人!”男人嗤笑一声,鄙夷地看着她。仿佛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男人的话字字如冰锥一般,安窈窈只觉得既心痛又心寒。

不错,欧浩天的爷爷和她的爷爷是至交,两位老人曾在年轻时因为事业各奔东西。

后来偶然相遇,两个人达成一致意见,让两人的孙子和孙女结成夫妻,亲上加亲。

原来,他娶她只是为了博取欧爷爷的欢心,好从自己哥哥欧浩然的手中抢夺总裁的位置!

怪不得,结婚2年了,他也不曾碰过她。。。。。。

窈窈紧紧握着手里的文件,要不是因为今天欧浩天走得急,将文件落在家里。她也许还赶不上这出好戏,而自己也将继续和他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

‘你就那么想摆脱我是吗?”银牙紧咬。

“没错!娶你就是冲着你还有点利用价值。谁知在我娶了你之后,爷爷至今都没有将总裁之位给我!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我还有留你的必要吗?”

当初,欧浩天在家偷听到自己爷爷和父亲的对话。两个人意图让大哥欧浩然娶安窈窈,并且,爷爷将会将总裁之位让贤于大哥。

谁知道时隔一年爷爷都没有任何禅位的意思。

“好,如你所愿!”安窈窈咬着牙说道。

“当真?”男人不敢相信地看着她,这个女人居然这么轻松就答应了?

“废话少说,什么时候去!!”为了不让自己哭出来,安窈窈的指甲掐进了手心。

“明天,民政局一开门就去!”男人赶紧趁胜追击,生怕她反悔。

转身,抬头,挺胸,高傲地像个女王。

快速地迈着步子,她赶紧离开了那个让她反胃的地方。多待一秒,都怕自己会忍不住。。。。。。想吐。

快速地跑到电梯口,伸出手慌乱地按着电梯按钮。

“叮。。。。。。”电梯一开,她迅速冲了进去。当电梯门关上后,瘦弱的身体靠着电梯壁渐渐滑落,眼泪,也在顷刻间决堤。

就让她在这小小的空间里放肆一回吧。

“叮。。。。。。”电梯在2楼停下。奇怪,有人要上来么?

“窈窈?孩子,你这是怎么了?”她抬起头一看,却见电梯门口站的是欧浩天的爷爷——欧震轩。

“窈窈,你怎么哭成这样子?”欧老爷子站在电梯门口,却未想,电梯刚来,就见自家的孙媳妇儿在电梯里哭成了个泪人儿。

安窈窈抬头看见电梯门口站着的古稀老人,一头华发的他,依旧精神矍铄。

“爷爷?!”挂满泪痕的小脸抬头看着老人,水眸中不住地淌出泪,哽咽出声。内心的委屈瞬间如洪水一般爆发而来,泪水再也收不住,不由得将头埋进臂弯里,闷声痛哭。

“可怜的孩子!”欧老爷子赶紧心疼地踏进电梯,将电梯里哭得哽咽不止的窈窈从地上牵了起来。

“告诉爷爷,是不是那个小子又犯浑了,欺负我的好孙媳!”欧老爷子气恼不已地训斥着自己的孙子,那花白的山羊胡子,被他吹弄得直翻飞。

“爷爷。。。。。。”窈窈无语凝噎。

此刻说再多的话,又有何意义,他根本就不爱自己,甚至是厌恶。

“好孩子,别哭了,爷爷这就去教训那小子!”欧老爷说完,便要拉着窈窈去找欧浩天。

“爷爷,不用了,我们怎么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他心意已决,说再多也没用的。”窈窈拉着欧老爷子的手,哽咽不已。

“窈窈啊,哎,是爷爷我害了你啊,不该插手年轻人的婚姻。”欧老爷子悔恨地叹着气。

“欧爷爷,您别气了。我们已经决定了。。。。。。离婚!”窈窈艰难地说出那两个字后,泪水蔓延开来。

“什么?离婚!是不是那小子逼你的,孙媳妇。你别怕,爷爷会给你主持公道。”老爷子一通吹胡子瞪眼完,就要往欧浩天的办公室冲去。

窈窈赶紧拉住了欧老爷子:“爷爷,离婚虽是他提出,却也是我同意的。”含泪的眼眸,看得欧老爷一阵心疼。

“哎,窈窈啊,你爷爷这才刚走没多久,我们欧家就没能把你照顾好。这以后我要是下去了,到了那边,怎么和老伙计交代哟。”欧老爷子看着眼前的窈窈,不觉想起了自己的好友,窈窈的爷爷。

当年和安家的老战友合计好,说把安家的小女儿——安窈窈嫁给欧家的老大——欧浩然。

谁料,欧家老二死活就要和大哥枪,最后,窈窈这才嫁给了欧家老二,也就是欧浩天。

“孩子,你在这等着,我非得找那小子问清楚!”老爷子撂下这句话,也没等窈窈反应过来,便气冲冲地向欧浩天的办公室赶去。

等到窈窈想制止的时候,老爷子已经走过了一个拐角了。

本想上前去把欧爷爷给拉回来的,但是一想到刚才那个地方,那么地恶心,大大的水眸不禁聚了几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