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成凤撩美男

“哦……”赵落落呢喃一声,想翻身继续睡觉。

后背被硌得好痛,以后尽量少在外面宿营,昨晚在古墓出来太晚,只好和吴教授在附近山洞宿营。

感觉到身体下面坚硬冰凉,不是帐篷泡沫软垫的感觉,赵落落疑惑的睁开眼睛。

“呀!”面前是一个放大的陌生男人脸。

呃!不,是男人的半边脸,因为在嘴唇以上被紫色奇怪花纹的面具遮挡,只露着坚毅的下巴和棱角分明的嘴唇。

赵落落慌忙爬起,后退几步,才发现自己不是在帐篷里,是睡在山洞的石头上,面前,站着一个位长头发的古装男人。

他身材高大,泼墨般的黑色长发用墨玉簪绾在头顶,一身质地上乘的黑袍穿在身上,袖口和领口是金线勾勒出的繁复精致花纹,好看的唇形和雕刻般的下巴展现出冷冽的气质,根据自己长期考古的眼光可以看出,此男非富即贵,不同凡响。

赵落落忙向周围扫视一圈,不见吴教授的身影,只有这个男人冷刹的矗立在她面前。

他是谁?

他这种着装打扮,赵落落只见过两种人,一种是古装剧的演员,另一种是自己经常扒他们坟墓的古人。

如果他不是演员的话……

想到这里,赵落落眼里充满兴味,怕他个毛,鬼魂而已,她上前一步,抬手伸向男人的好看的耳垂,爱昧的捏住,“美男,让姐稀罕稀罕!”

姐敢调细鬼,以后也能吹牛B啊!

落落的动作,令男人的身体僵了一瞬,随即,他鄙视的抽动唇角,后退一步。

“别躲!和姐玩玩!”就知道鬼是怕人的,落落跟进一步。

男人后退,身体碰到山洞石壁停止。

看到他没有退路,落落兴奋得要大笑三声,谁壁咚过男鬼,而且,还是有实体的鬼,刚刚有摸到他的耳垂,哈哈哈!这将是考古史上一大旷世奇闻。

男人面具后的眼睛如同冷冽的剑锋,带着杀伐果断的戾气,眸光冰冷的看着赵落落。

赵落落向男鬼再次伸出色爪的时候,眼前人影一闪,男鬼消失。

环顾狭小的山洞,空无一人,赵落落拍腿惋惜,“可惜这么漂亮的男鬼,早知道第一步先压倒他!”

飞身在洞外树上的赫连炎差点一个趔趄掉下来,原来她是将他当成鬼,还想压倒他,这个奇怪的小东西。

“在这里……在这里……”

“啊!她果然在这……”

“这个贱人!”

随着嘈杂说话声和脚步声,洞口突然出现好多穿粗布衣衫的古代村民。

赵落落额头流下冷汗,这鬼也太多了,都搁哪儿冒出来的?

村民们看到赵落落,脸上都是不屑鄙视的表情,不约而同的都指责她。

“你这个孩子,赵瞎子也不管管你,丢人!”

“贱人,没教养!”

“没娘管教的小孩,伤风败俗……”

这都说的什么?

她是一个考古挖墓的,又不是做“鸡”的,用得着这样说吗?不就是调细一个男鬼,还没得手嘛!

在赵落落不明所以又莫名其妙之际,脑海里闪过一道白光,“轰”的一下,好像打开了某种闸门,一下子好多记忆涌入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