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经商记:妆得漂亮

九天元年,华沙城。

春风十里,和煦地吹着这座城,绿树处处,蝴蝶翩翩,如柳絮,萦绕在城市上方,为城市带来一笔诗意的色彩。街上处处是人,或行色匆匆,或悠闲乱逛,叫喊声,卖艺声,不绝入耳。

街角某处的鸡棚里顾芯趴在稻草上正睡得舒服。她身着大红色的喜服,巴掌大的鹅蛋脸上画着浓厚的妆,然即便是这样,也无法遮住她半边脸大的疤痕,深紫色的。

“啪。”一盆冷水泼在她的脸上,她瞬间清醒过来,怒气腾腾地瞪向泼水那人。

那人穿着粗布麻衫,身体圆滚滚的,圆圆的脸上扑着厚厚的脂粉,眉宇间尽是凌厉的气息。

“你以为嫁过来就能当少奶奶了?赶紧的,给我下地干活!”

顾芯一听这话就十分来气,什么叫嫁过来就少奶奶,什么下地干活,她顾芯可是堂堂跨国公司女总裁,需要下地干活?

霍地一声站起来,她指菊嫂就开骂:“你以为你是谁啊,凭……”

话还未说完,顾芯又愣住了,眼睛瞪得大大的,满脸的不可置信。她,她,她怎么穿着奇装异服?

就在顾芯愣住的时候,菊嫂上前恨恨地打了她一巴掌,打得顾芯晕头转向。

连带着头晕乎乎的。

顾芯咬着唇,拼命地想要将这难过的感觉给压抑下去,但不论怎样都不能的。

她难受得捂住胸口大口地喘息。

“顾芯,你要帮我,一定要帮我!”脑海深处传来一陌生的声音,紧接着她像被雷劈了一般,脑海闪过一阵白光,随即陌生的片段在脑海里晃荡。

“你,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脑海里。”顾芯问她。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被家人欺凌而死,我不甘心!”虽然声音悠远,但疼痛与不甘顾芯是听得明明白白,“替我,好好活下去!”

“切记,一定要替我好好活下去!”话落,声音没了。

“啊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顾芯还恍恍惚惚的,有些反应不过来,头隐隐的有些疼,但没之前凶猛了。

就在她难熬的时候,一狠戾的巴掌又落了下来。

脸,火辣辣的疼,疼得顾芯直抽气。

她从小到大都是爸妈的掌上明珠,可没谁这么对过她。

猛地抬起头,顾芯瞪住菊嫂,咬牙切齿:“你,凭什么打我。”

菊嫂阴冷地扫了她一眼,不屑冷哼,“你当真以为嫁过来了就是少奶奶了?我告诉你,你连这里最下等的奴婢都不如。”

菊嫂说话的时候,顾芯把原主的记忆过滤了一遍。

这是她成亲的第一天,嫁的是个病秧子叫沐晨风,听说长得很俊俏,也得老爷的喜爱,可就没什么权利,上面有个哥哥,叫沐昭松,为人奸猾,心机很重,下面还有个妹妹,叫沐婉月听说也不简单。

而她顾家呢,她是老大,因性子弱小被妹妹顾夕画和弟弟顾荣欺负得很惨,父亲是想疼她却有碍于妻子唐染。最后,为了钱,她被嫁给了病秧子沐晨风冲喜。

菊嫂见她半天不动,心中恼怒又多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