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宠娇妻太撩人

今晚,是季已萱最为兴奋胆怯的日子。

今天,她终于和白哲结束了三年的恋爱长跑步入了婚姻,而她也将在今晚彻底的属于她心心念念的男人……

想到这,季已萱的面色鹜的羞红,在刻意调暗的灯光下显得娇媚,清秀可人的脸蛋更加明艳。

她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只等着白哲下班回来……

就在这时,隐隐传来一阵敲门声,让她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便随手披上了一件外套快步的过去开门。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被来人一把推了进来,只听“咚”的一声门再一次被关上了,便见一副委屈可怜的年轻女人红着眼看着自己,而一旁的中年妇人则是眉头紧锁的看着自己。

季已萱一愣,有些不知所措看着对面的两人,顿了顿开口问道:“妈,梦馨这是怎么了?”

季梦馨吸了吸鼻子,上前一把抓住了季已萱的胳膊,急切的开口:“已萱,你把白哲让给我好不好?没有他,我根本活不下去!”

这话一出,季已萱脑袋里一片混乱,诧异的看着季梦馨,仿佛自己听错了一般,扯出了一抹讪笑,开口道:“梦馨,你在胡说什么?阿哲是我的老公啊!你是不是……”

话音未落,季梦馨便使劲的捏住了季已萱的胳膊,脸色十分难看,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没有胡说什么!就算现在你们已经领证结婚了,可我不在乎!大不了我们二女侍一夫!”

季已萱错愕的看着面容扭曲的季梦馨,想要挣开她的手,可季梦馨却更加用力,这瞬间也让她明白过来,季梦馨是认真和她说话。

“梦馨,我不知道你怎么对阿哲会有这种想法!但是他现在是你的姐夫啊!今天的话我就当没有听到过,你也别任性了,啊?”

从小到大,她这个妹妹就娇蛮任性,只要是她想要的就要得到,她自小也不会和她计较,可现在是关系她的丈夫,她是不会退步的!

什么二女侍一夫,她真的怀疑自己这个妹妹脑袋里都装了什么!

“哼!我跟你说,阿哲是我的!”

季梦馨咬牙切齿的开口,猛地甩开了季已萱,面色阴狠。

“已萱啊,我看你就答应了梦馨吧!反正你们都是姐妹,这古代不也有二女侍一夫吗?你说你要不答应梦馨,她这脾气上来你也是知道的啊!”

站在一旁的陈秀苦口婆心的开口劝道。

只是这话让季已萱更加不可置信,心里压抑着的怒火直升,不怒反笑:“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梦馨这脾气不就是你从小惯大的吗?阿哲是我的丈夫,我怎么会把他让出去?!”

说着她眼里泛起了泪花,轻笑了一声,“你疼爱梦馨没错!可是她要是想跟我分享丈夫,没门!”

“啪!”

一记脆响,一股腥味涌了出来,打得季已萱的心更是狠狠抽痛!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梦馨是我的女儿,我不疼惜她疼谁?要不是你,白哲娶的就是梦馨!今天你就是不答应也得答应!”

陈秀收起了之前的嘴脸冷声道,还没等季已萱反应过来便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双手,边吩咐季梦馨道:“梦馨,你去找绳子过来!”

季已萱一愣,立马反应过来便要挣扎,无奈陈秀的力气太大,直接把她拽进了卧室,在季已萱的帮助下把她捆得严严实实的推进了柜子里。

“妈,你到底要干什么?!”

季已萱泪眼婆娑的抬头看着陈秀和季梦馨,眼里露出了惊恐。

“你就好好得给我待在这里!休想坏了梦馨的好事!”陈秀冷哼了一声,直接拿了一根帕子堵住了季已萱的嘴,再把衣柜门关上。

季已萱噬着眼泪摇了摇头,心里的不安更加明显,隐隐听到外面的陈秀对季梦馨吩咐道:“梦馨,你去洗澡吧。待会白哲就回来了,到时候你可得抓紧机会!妈就先走了。”

“嗯!妈,我一定会抓住这次的机会的!”

这话听得季已萱浑身一僵,想要挣开身上的束缚却于事无补,眼泪缓缓的落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卧室门被人打开了,季已萱眼里闪过一丝喜色,努力的撞着柜子,只要等白哲发现自己在这儿,一切都有转机。

“阿哲。”季梦馨面带娇羞的看着一身西装的白哲,刻意把胸前的光景拉得更低。

“是你?”白哲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回过头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柜子的方向,轻笑了一声一把揽住了季梦馨的腰身,“看来你是想要勾引我。”

季已萱透过细缝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可置信,深吸着气,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那你喜欢吗?”

季梦馨的手直接移到了白哲的下体,另一只勾住了他的脖子,轻声道:“今晚我就是你的,任你摆布。”

白哲低笑了一声,呼吸凝重起来,一把抱起了季梦馨把她摔在了床上,欺身上去。

而季已萱瞪大了双眼看着这一切,心里仿佛被人狠狠的插了一刀,眼泪瞬间便掉了下来,听着仅是一门之隔让人脸红的声音,心如死灰。

那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疼自己的男人,现在却和自己的妹妹睡在了一起!这到底是为什么!她突然有些看不明白这个男人了,是那么的陌生。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季已萱脸上的泪水已经干涸,静静的靠在角落,眼里带着痛苦和绝望。

只听“吱”的一声,柜子门被打开了,她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的白哲眼泪瞬间便落了下来。

“都看到了?”

白哲居高临下的看着季已萱,眼里闪过一丝狠色,一把把她拽了出来,三两下便把她身上的睡衣给扯烂了。

季已萱下意识的想要遮住自己的身体,无奈手脚都被绑着,心颤抖着看着白哲,忙蹲了下来声音嘶哑的问道:“阿哲,你,你要干嘛?”

白哲冷笑了一声,眸子清冷,直接掏出手机对着季已萱拍了几张,又从柜子里扔了一套衣服在地上,冷声道:“穿上,跟我走。”

季已萱浑身一颤,咬紧了牙关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泪再一次落了下来,现在的白哲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那个儒雅的绅士荡然无存。

“为什么?”她死死的抓住了地上的衣服,绝望的开口。

“乖一点,否则我叫你生不如死。”

白哲直接绕开了她走了出去,语气冰冷。

季已萱深吸了一口气,苦涩的一笑,这就是她所期盼已久的婚姻生活?只是第一天,整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妹妹和老公睡了,自己还被老公威胁拍了裸照……谁来告诉她到底是为什么!

白哲一言不发的把季已萱带进了一个娱乐场所,她看着里面男女亲昵暧昧的贴在一起,忙垂下了头,使劲的拽着自己的齐臀短裙,又拉了拉低胸上衣跟在白哲身后。

“老公,这位小哥哥可长得真俊,今晚我要了。”

只听一道妩媚的声音响起,惊得季已萱抬起了头,看着已经紧紧贴着白哲身上的女人,衣着暴露,胸前的浑圆尽显,让她心猛地一紧。

白哲轻笑了一声,一手扶住了那女人的臀部,另一只手直接握住了她胸前,低沉的嗓音开口:“那今晚我们好好玩儿……”

“阿哲……”

季已萱惊呼一声,可白哲根本不听她的话,直接架起了那女人便开始动作,尺度大得让她面颊通红,与此同时更痛的是心。

“呵,你老公都跟我老婆开始了。那我们也开始吧?”

忽然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胸前,吓得季已萱回过神来,便见刚才跟在那女人身边的男人一脸淫色的看着自己。

“你,你干嘛?”

季已萱退后了一步双手挡在了胸前,怒红着双眼看着这男人,想要呼救,却见白哲已经带着那女人到了角落开始限制级动作。

“第一次跟老公来吧?没关系,今天哥就好好的调教调教你!保证让你终生难忘!”

那男人嘿嘿一笑,上前一把抓住了季已萱的胳膊拉至怀里,低头便开始胡乱的亲在她的脸上。

因为他的话早就吓住了季已萱,老公?老婆?那这里是……

她的瞳孔睁大,不可置信,忽然意识过来一把推开了身上的男人,厉声呵斥:“我不参与你们的节目!你要找女人找别人去!”

“妈的!你老公都上了我老婆!这换妻俱乐部的要求你不知道吗?今天老子就非要办了你!”

说罢那男人啐了一口口水在地,恶狠狠的瞪着季已萱,上前一把抱住了她,大手别握住了她的胸前。

“你发开我!”

季已萱浑身颤抖,使劲的要推开身上的人,可那人早有防备力气更大的箍住她。

这换妻俱乐部里的人只当这是情趣,自然没有人理会季已萱的反应,都干着令自己快活的事情。

季已萱只感觉胸前一凉,浑身溢不住的颤抖,看向和那女人以极限姿势纠缠在一起的白哲,眼里闪过一丝绝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啊!”

只听一声惊叫,身上的禁锢便松开了,她睁开了眼便见之前抱着自己的男人正躺在地上哀嚎,而四周围着一群黑色西装的男人,她的对面则站在一个男人,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

“谢,谢谢……”

她苦涩的一笑,扯回了自己掉下去的衣服,垂下了眼帘。

那男人轻哼了一声,大步的走到了季已萱的跟前,一把把她扛在了肩头往出走。

这惊得季已萱便要挣扎下来,眼里带着焦急之色。

“如果你还想要留下来,你大可以再继续挣扎。”

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传入她的耳里,让她放弃了挣扎,心里却多了一丝忐忑。

留在这里等于送羊入虎口,白哲自然不会管她,可她跟着这个男人走,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这个男人刚才眼里带着怒色和惊讶,虽然只是片刻,她也捕捉到了。

只是,她不敢再猜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