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灵劫尊

夕阳如血。

广场寂静,落针可闻。

这一个冷冷的声音划破长空,带着难以言表的孤寂,清晰地传进每一个人耳中。

众人脸色一凝,连忙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顿时吓得连连后退。

只见一个上身赤/裸的青年男子,皮肤漆黑如墨,披头散发,像是从地狱之中走出的死神!

这还不算可怕,更可怕的是,他背上背着一口诡异的黑色铜棺!

铜棺巨大,黑纹遍布,上刻无数古怪图画,神秘无比,仿佛散发阴森的恐怖气息。

天空霞光万道,金芒璀璨,把大地都染成了金色,却始终照不亮这诡异的铜棺和漆黑皮肤的青年男子。

他们像是被某种东西笼罩着一般,和这片天地隔绝开来。

众人无不后退,给青年让出一条宽阔的通道。自古以来,棺材便是厄运、倒霉的象征,修者最在意气运,哪敢接近这种东西?

更何况,这棺材不是车拉的,而是人背着的!

这人,极为古怪!这棺,也极为古怪!这其中到底有多少因果还不可知,沾不得!

而在众人观察辜雀的同时,辜雀的目光却透过黑发缝隙,死死盯着三丈祭坛之上那道金色的身影!

神族太子轩辕辰,我辜雀终于又看到你了!

辜雀身影紧绷,死死压制住心头的杀意,又不禁想起了在诛灵山下,轩辕辰手持染血金枪,披头散发狰狞狂笑的模样!

如今三年已过,他身影依旧高大,依旧器宇轩昂,只是把那份狰狞掩盖在了虚伪的温和之下。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脸色沉静,没有一丝表情,一步一步缓缓走来。

他走的不快,但却很稳!

他来此,不是为了报仇,他必须要忍!

他知道,从此刻开始,任何一个失误,都可能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周围数万修者围观,城楼神族强者俯视,压力如海浪一般席卷而来,辜雀没有惊慌。

他深深明白,在这种环境之下,自己如果能够保持平静,一股气势自然生出,可震慑他人。

黎叔眉头紧皱,惊异道:“此人头部以下,肤若浸墨,通体漆黑,是中了毒还是先天缺陷?小姐,你能看出来吗?”

布衣女子看着青年,如海一般的瞳孔忽然泛起一片蓝光,其中仿佛有星辰环绕,像是两个漩涡,吸纳着整个世界。

她缓缓道:“不是毒,也不是先天缺陷,是诅咒!一种极为恐怖的诅咒!”

“这是诅咒?笑话!”

黎叔还来得及开口,一个清脆的声音便插了进来。

一个身穿鹅黄长裙的明媚女子面带冷笑,双眼微眯,不屑道:“这人身如浸墨,周围黑气环绕,什么人的诅咒之术能如此强大?”

布衣女子并无意外之色,只是淡淡道:“轻灵郡主不相信我的话?我说过施展诅咒的...是人了么?”

“不是人难道还能是神?你...”说到这里,轩辕轻灵脸色一变,不禁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我是轩辕轻灵?”

布衣女子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道:“你贪玩五日没有回宫,长兄父母都找急了吧?所以现在连城楼都不敢上,只得混在人群之中看太子加冕。”

轩辕轻灵双眸瞪得老大,俏脸一红,不禁结巴起来:“你、你...我的事你怎么知道?”

“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不要怀疑我的眼睛。”

她双眸深邃,神色漠然,看着背棺而行的青年,不再言语。而轩辕轻灵,则是眉头紧皱,不断打量着布衣女子。

黎叔喃喃道:“这青年,莫非和轩辕辰有仇?竟在他加封大典之时背棺而来,破坏气运。”

布衣女子淡淡道:“无论如何,无法善了!”

在众人的目光下,背棺人一步一步,缓缓靠近祭坛,仿佛丝毫不知道此事的严重性。

若是真让棺材上了祭坛,那神族太子的气运恐怕就真没了。

天宫城楼之上,神族巨头们对望一眼,眼中神光湛湛,仿佛在交流着什么。

下一刻,一声暴喝已然传来:“站住!”

伴随着声音,一个伟岸的身影忽然自城楼飞下,几个呼吸之间跨越百丈距离,稳稳站在了辜雀身前。

他身披黄金铠甲,头戴血红神盔,手持一杆丈二金枪,身影笔直如剑,全身气势如潮。那凌厉的眼神闪着寒光,一看便知是从尸山血海里走出的强者!

此人一出,四下众人顿时一阵骚动,纷纷惊叹出声。

“轩辕战!”

“神族将军轩辕战!竟然是他亲自出马!”

“事关太子气运,当然容不得丝毫马虎!”

轩辕战神威凛凛,高大的身躯站在青年身前三丈,冷冷道:“观太子加冕,须离祭台百丈!你背棺而来,须离祭坛千丈!越界了!”

第一个挑战来了!辜雀心中一沉,低着头紧咬牙腮,整个背脊都被铜棺压弯,瘦小的身影终于停了下来。

轩辕战厉声道:“回去!倒退八百丈!否则休怪我神枪无情。”

辜雀身影微微一震,强行遏制住剧烈的心跳。这数万人围观之下,想要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自己要挑战的是整个神族的威严!

但紧张又如何?自己既然来了,便容不得后退!

他身体紧绷,承受着轩辕战强大的威压,眼神一凝,硬着头皮再次往前!

遭乱的长发披散下来,把整张脸都完全挡住,众人看不清他的表情,看不清他脸上的坚毅与决绝。

“放肆!”

轩辕战眼中寒光一闪,森然道:“你是找死?”

辜雀的身影又不禁停住,只觉前方一股浓烈的杀意扑面而来,彻骨的寒冷几乎让自己站立不稳。

“是!”

他缓缓开口,声音沙哑无比,像是太久没有说话一般。

“什么?”

轩辕战微微一愣,这人真是来找死的?有点古怪!

看着辜雀肤如浸墨,身背铜棺,轩辕战双眼微眯,暂时没有出手,冷然道:“你是谁?”

“辜雀。”

辜雀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语气淡漠,让人听不出一丝情绪。

“你背棺来此何事?”

“求死。”

轩辕战眉头紧皱,四周之人也面面相觑,眼中透着疑惑,求死?有这种要求?这人恐怕有些古怪。

整个广场再次陷入寂静,而辜雀,却再次迈动脚步,缓缓朝前走着。

他明白,自己不能表现出一丝犹豫、一丝软弱,否则便会功亏一篑!

“轩辕将军,暂且退下,此事我来处理。”

沉默良久的天之骄子轩辕辰终于开口。他声音温和,带着无语言表的从容与淡然,似乎气运被破坏,对他来说只是小事一般。

此话一出,在场围观之人顿时又沸腾了,一个个年轻女子大声喊着,不断挥着小手,颇有青楼女子阳台招客的模样。

而辜雀听闻此言,心头却是微微松了口气,因为这句话代表着,第一关已然过去了。还真是不容易啊!

轩辕战长枪一收,冷冷横了辜雀一眼,身影一纵,金芒闪烁间,便已回到城楼之上。

而城楼之上那一排排伟岸的身影,却是一动未动,仿佛这种事对于他们来说,还无足轻重。

或许他们知道,气运这东西,是轩辕辰自己的,容不得他们插手。

同时,他们也相信轩辕辰,这种小状况都解决不了,那也不配做神族太子了。

但不管是什么原因,这对于辜雀来说都是好消息。没有神族高层插手,今日之事,难度会小很多。

轩辕辰淡然从容,丝毫不乱,眼中神光湛湛,看着辜雀,缓缓道:“你叫辜雀?”

“是。”

辜雀的声音很平静,他知道,此刻是蓄势的关键时期。这场心理博弈,只有冷静的人,才能走到最后。

“没听说过。”轩辕辰轻轻一笑。

辜雀心头冷笑,没有抬头,依旧一步一步走着,走得极为艰难!从现在开始,他必须把自己演绎成一个心志如铁的求死之人!

他缓缓道:“这个天下,认识我的人只有一个,但她死了。”

轩辕辰双眼微眯,道:“你来求死?”

“是。”

“到处都可以死,为什么非要死在这里?”

辜雀面无表情,沉默顷刻,冷漠道:“因为,只有这里,才有人不敢让我死!”

“怎么解释?我神族不敢杀你?”

轩辕辰眉头一挑,语气已不禁加重,天空霞光万丈,随着他的话语,不断澎湃垂落。他的每一句话,都影响着他的气运。

感受到对方情绪的变化,辜雀心头一沉,但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只是淡淡道:“你若是敢,为何不下来杀我?”

在场之人眉头紧皱,不断交换着眼神,都看不透这背棺之人。哪有前来送死的道理?还认为神族不敢杀他?

这句话好像并没有激怒轩辕辰,他温和一笑,摇头道:“我不杀人。”

此话一出,四周数万众人顿时会心一笑。太子心胸开阔,从来不愿意杀生,仁德之名誉满天下,这也是那么多人欣赏他的原因。

众多女性修者再次为这句话激动了起来,口中不断喊着太子,更有人指着辜雀不断谩骂。

“哈哈哈哈!”

一声毫无顾忌的狂笑打破众人意淫,辜雀披头散发,冷眼看着祭坛之上那道器宇轩昂、神光灿灿的伟岸身影。

他佝偻着身体,终于把铜棺从背上放了下来。

动作很轻,也很温柔,仿佛生怕惊动了什么。

场中又陷入寂静,所有人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还笑得出来,也不明白他的举动有何意义。

“不杀人么?”

辜雀又开口说道,眼中带着赤/裸裸的轻蔑,摇头叹了口气,戏谑道:“那你可识得此棺?”

“未曾见过。”

“很好。”辜雀微微眯眼,身影一动,右手伸出,忽然猛地掀开棺盖!

棺盖砸在地上,发出一声轰响,犹如响在众人心头一般,不禁浑身一震,连连退后。因为他们不知棺中为何物,生怕影响自身气运。

太子轩辕辰眉头一挑,但脸色还算平静。

辜雀环视一周,冷漠的眼神扫过众人,最终停在了轩辕辰的脸上。

他声音又变得沙哑起来,仿佛蕴含着万千情绪,森寒的语气像是来自地狱:“那你可识得此人!”

轩辕辰朝棺中一看,顿时呼吸一滞,瞳孔一阵紧缩,亘古淡然的脸色瞬间一变,但又刹那恢复淡然。

黑色铜棺内,仿佛是无穷无尽的宇宙,深邃无比,其中躺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有倾国之姿,满头白发,容颜精致,眉头舒展,带着安详与宁静,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柔韵味。

但她的脸色却如死灰一般,没有一丝生机,一道道死气环绕着她,众人可以确定,这女子已死了很久了。

人虽死,命虽无,但躯体不腐,这铜棺果然诡异!

众人脸色极不好看,还在缓缓退后,生怕沾染死气。

辜雀把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微微松了口气,事情在向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

他瞳孔寒芒爆射,对着轩辕辰厉声道:“你可认得她?”

沉默,良久的沉默。

轩辕辰终于深深吸了口气,恢复笑容,眯眼道:“我不认得。”

他说话的表情坦然至极。

“不认得?”

辜雀漆黑的瞳孔忽然变得一片血红,像是倒映着血色夕阳,涌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杀意,厉声道:“三年之前,天州雪域诛灵山下,你追求她而不得,心生怨气,背后偷袭,用枪芒碎她魂魄,真当无人目睹吗!”

这句话说的杀意腾腾,却不是辜雀装出来的,而是他真的恨!

神族太子轩辕辰浑身一震,瞳孔两道寒芒激射,双眼死死盯着辜雀。他没有说话,只是又缓缓朝天望去,心中顿时一沉。

杀意席卷天地,空气骤寒,天上的霞光仿佛也受此影响,刹那间黯淡了下来,祥云缓缓回缩。

黎叔沉声道:“区区极变初期,也有如此杀意,此子到底杀了多少人?”

而此刻,四面众人已然炸开了锅。

神族太子杀人?闻所未闻!

太子宽厚,仁德之名传遍天下,岂会杀人?

无数人三两相谈,目光不断扫向轩辕辰,只见他脸色不变,神色淡然。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背棺而来,坏我气运,现在又污我名声,我虽不愿杀人,但也无法受辱,今日便破杀戒,以证清白。”

辜雀笑了,笑得极为狰狞,狰狞之中,又带着无法形容的孤寂。

而他的心中,却是重重松了口气,说了这么多,为的就是轩辕辰这句话!

“那么快来吧!我本就是来求死的!只求你快点出手!”

他沙哑着声音说道,眼中一片血红,终于彻底抬起头来,拨开长发,露出轮廓分明的脸颊。

而当他拨开长发之时,所有人都不禁脸色剧变,身影猛退,仿佛看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事一般!

轩辕辰也是脸色阴沉,身体一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死死盯着辜雀的额头!

辜雀冷笑道:“不敢动手?那我自己解决!”

他说着话,忽然右手成掌,散出一道黑光,猛然朝自己额头拍去。

“不要!”轩辕辰顿时惊吼出声。

当这两个字喊出,辜雀紧绷的身体一顿,他知道,自己赌赢了!轩辕辰果然不敢让自己死!这场心理博弈,自己已占上风!

“有话好好说!别死!”

轩辕辰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心中涌起汪洋巨浪,看着辜雀额头上的两道黑纹,愤怒惊骇的表情终于无法掩饰。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

两道黑纹位于额头正中,仿佛是一个竖眼,看起来诡异无比。

他当然知道这黑纹代表着什么。

背棺人!不能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