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老板的殡葬店

繁华城市的街道总是车水马龙,哪怕是在夜晚,路上的车辆也总是来回穿梭着,可,与这灯火通明的街道相比,那一栋栋已经熄灭灯光的打漏却显得阴森恐怖起来,尤其是那黑洞洞的高楼中,高高的一个房间中照射出的灯光,更是显得诡异无比。

小小的孩子缩在角落之中,房顶上的白炽灯管,森白的灯光将整个房间的布局都显示出来,一张张小小的桌子整齐的排放着,就连小凳子都已经收拢好,这是一间十分干净的补习教室。

但小孩子的脸上却布满了苍白与恐惧,他十分狼狈的缩在角落中,努力让自己缩在桌子后面,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毁,脸上跟身上也带着青紫的伤痕。

“哗啦”房间门被推开,对孩子来说十分高大的人走了进来,他目光在教室中巡视着,那被随便丢在书桌上的儿童衣服让他目光微微顿了一下。

小孩儿努力的将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他咬住了苍白的嘴唇,让自己不发出一丝声音,但是那一张张的小书桌却并不能完全挡住这并不大的孩子。

脚步声响起,明明窗外的楼下仍不时有车鸣笛声响起,但在这个房间之中,那脚步的声音就像响雷一般醒目。

铮亮的皮鞋在灯光下却泛不起一丝光泽,但厚重的鞋底磕在地面上却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我知道你在那里哦!出来吧!我给你带了你喜欢吃的糖果还有汽车玩具,”低沉好听的声音带着些温柔的意味,但对小孩子来说,却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味道。

恐惧将小孩儿整个笼罩起来,他在书桌后面看到了那一张带着温和笑容的脸,只是,那个人的手上哪儿有什么糖果和玩具,只有一根被拉伸开的黑色领带。

“不要……”小孩儿的声音中都带着祈求和无助,眼泪将他苍白的小脸都映的扭曲起来,但那个人的脸上仍是带着温和无害的笑容。

“不要过来!我会告诉老师的!”小孩儿努力的克制着自己不要发出哭腔,而是色厉内茬的大声叫出来,但这已经半夜无人的办公大楼中,没有一个人能够听到的他的叫声。

“是啊!你的老师是最疼爱你这个好学生的了,你一定要告诉她哦!”温和的声音似乎都降下了温度,黑色的领带在他的手中还带着些温度。

小孩儿面容扭曲,他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因为那条黑色的领带已经缠上了他的脖颈,领带的两端抓在那个人的手中,然后一点点的收进着。

“呃!”窒息的感觉让小孩儿挣扎起来,他踢踹着面前这个高大的人,但是他的力气对对方来说不过不痛不痒,窒息的感觉也让他的力气一点点的流失殆尽。

小孩儿紧紧抓住了那个人的衣袖,一枚袖口被他紧紧的拽住,直到他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瞳孔扩散之后,眼白上升,他的双眼再也闭不上了。

高大的人锤头看着这小小的一句尸体,脸上毫无温度的笑容再次展开,便如同他一开始的样子,似乎一直都是那么温和无害。

“沈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