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流芳

天快黑了,雪花打着旋从灰蒙蒙的天空上落了下来,寂静的落霞山下,却隐隐传来了些许声音。

“嘎吱,嘎吱...”

持续不断踩着雪的声音从宽阔的石碑镇主街上响了起来,原来宽阔的青砖街面因为无人修缮早已不在,虽被大雪掩盖无法看到,但从少年那深一脚浅一脚的步伐中不难看出,雪早已没过了少年的脚踝到了小腿的位置,少年名叫秦朗,他在雪地中艰难的向城外移动着。

这时,街边一户人家的门突然开了,是王大娘,她端着一个盆子出来,里面是煮好的番薯,看样子似乎是想把里面的水给滤掉,大娘也看到了正在雪地中的秦朗。

“朗娃子哟,这天儿都快黑了,雪又这么厚,你这是要去哪哟?”

“王婶儿,我去山里边看看上午放地篓子,这落霞山的鸟雀啊就是喜欢这个时候出来觅食,我现在去看看有没有收获”秦朗笑着对王大娘说到。

“哎,那你小心着哈,”说着从盆里拿出一个番薯递给秦朗“拿着路上吃,慢慢走别摔了。”

“王婶这怎么好...”秦朗连忙摆手到,他知道,王婶家里有五口人,却只有两个劳力,今年雪太大,王叔也没法进山,以前天天往山里跑的他今年也只敢鸟雀出没的地方放几个篓子,捉几只鸟雀来改善一下自己和村里人的伙食,所以镇里人家的存粮都很紧巴。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跟你王婶客气什么!”王大娘向前走了几步,把一个不小的番薯塞到了秦朗手里。

“那就谢谢婶儿了。”秦朗只好接下道谢。

“朗娃子,雪大,路上一定要小心着嘞”王婶儿再次叮嘱起秦朗。

“王婶儿,放心吧,雪大,天儿也黑不了,我又不进山,只是去看看篓子,没事的。”秦朗目送王婶儿进了屋,才继续向前走着,番薯还冒着热气儿,可以暖下手。

“娃他娘,你和谁个说话嘞”王婶进屋后,火炉旁叼着烟袋的王叔问。

“朗娃子嘛,他又进山看他的鸟篓子去了,上次网到的鸟还给咱家送了一只,咱家这两个崽口水流了一地。”王婶儿将番薯盆子放下,抹了抹手说。

“哎,朗娃子又进山了?”

“是哟,你说这么深的雪,朗娃子还要进山。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儿啊”

“你怎么不叫着他呦,雪这么大!”可是随即,王叔就回答了自己:“哎,是我魔障喽,朗娃子那性格,你又如何叫的住,小小年纪倔的跟牛一样。是个好娃子呦,爹娘都是识字的人,却和咱们这些土里刨食吃的人都搁得来,就是走地早了点,娃他爹娘出事那年,他才七八岁吧。”

“是呦,当时大家伙儿将他爹娘安葬了以后,他就没哭了,李家老爹当初说让娃去他家,他硬是没去,宁愿天天往山里跑,咱知道,他这是不想给李老爹造负担,老天爷真是不长眼呦,哎...”王大娘重重叹了口气。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外面的天色是越发地暗了,石碑镇如群山中的孩子般睡着。

正如其名,石碑镇之所以叫石碑镇,是因为城外五六里的那块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