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至尊

“你活不过十六岁,体内封印的至尊轩棺最终会要了你的命。”中年摇头晃脑:“这是生死劫,无可解,不可解!”

少年面色沉寂,看不到情绪变化:“是的,我早知道了。先祖以大神通将至尊轩棺封在我体内,使得我筋脉蔽塞,注定不能修炼,还导致我活不过十六岁。”

“十年前的一切我都知道,我不能怪任何人,这是我的命运。”少年一笑:“先祖炼魔道消身死,临死之前将封印邪魔的至尊轩棺封与体内,十世轮回,哪一世活过了十六岁?若是不能在十六岁之前解开封印,我,也一样会是。”

少年抬起头:“族长,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

“咚!”

沉重鼓响。

七星村祭天台前,一众七星村村民围着漂浮在半空的一块石头,黑压压的跪倒一片。

“祭天大典,现在开始!”

少年一身素衣,傲然立于众人中央。

九十九阶断魂台,少年乃是祭天祭品。

“通灵石,亮!”

那石头上,“蹭”的一声亮起七道星光,星光排列,却正好对应天空北斗七星。

“北斗现,祭天始。轮回处,万灭冢!十年一轮回的祭天大典,听我号令,升灵!”

七星村祭天,分为三个步骤,星魂之力注入高台,乃是升灵。七星光照耀祭品,称之为洗灵。最后,断魂旗刺破祭品心脏,乃是最重要的一环,葬灵。

少年脚下断魂台,被众人星魂之力注满,此时突的大放光芒,映照着少年脸色煞白。升灵,取就祭品升起之意。

“焚天当真是自愿成为这次祭天祭品?”

“是啊,他自愿的!”此人长叹一声:“幼时聪慧,六岁之时就已经打通十八道星脉,当时的焚天,修炼速度比起族人足足快了十几倍,乃是我七星村第一天才。可这之后,由于体内封印的至尊轩棺,焚天再无寸进。从天之骄子的天才一下就变成了十六岁还只打通十八道星脉的废物。”

“据我所知,当族长告知焚天体内封印至尊轩棺会要了他的命后。焚天出奇的冷静,唯一要求,就是希望能为村内出唯一的一份力,成为祭天祭品。”

“焚天真是我们七星村的英雄。”

议论声音并不大,高台上少年却仿佛如同经历了一个世纪。

咚咚咚……

鼓声愈急,北方,七颗星星突然光芒大盛,那是北斗七星。七星各自投下一道光芒,分七彩虹色,照耀少年全身。

“洗灵毕,第三阶段,葬灵!”

焚天双手紧握,半空,那一展断魂旗,闪烁着夺命寒光。

七星村,利用七星之力祭天,天道在十年一轮回中,就会保佑七星村在部落立足。

“咻……”

一道黑色身影,在丛林间穿梭。“七星村祭天大典,嘿嘿,若是我熊娜娜在要紧关头击杀祭品,惹怒天道,那我小熊村,岂不就能战胜七星村了。”

风卷动,少年的身形剔透,竟然是个女子。

风急了,断魂旗上血红一片,寒光闪烁,猛然刺下。

“啊!”

有人不忍见族人死亡,忍不住捂住眼睛。

“焚天……”声音令人心碎。

“焚天兄弟,你是我们七星村的英雄。”

七星村族人,群情激动,此次时机,已到千钧一发之际。只需祭天成功,七星村再享受十年平静,以七星村如今威望,十年内必能走出大山。

空气都仿佛变得凝聚,众人齐齐瞪大眼睛。

七色光环,接天引地,光环之中,各有一团黑气,生成凶兽。

“吼!”

七只凶兽包裹,撕咬着焚天的身体。

钻心般的疼痛,就如有人在拿着刀子切下骨髓,少年咬牙强撑。

一只凶兽感受张大了嘴,反方向猛地朝着焚天咬来,凶兽凶猛,一把就咬在焚天的手腕上。

“啊……”

焚天吃痛,惨叫尚未发出就连忙屏住,感受着那股力量吸扯着自己的生命力,少年渐渐露出笑容。

“成为祭天祭品,我就是七星村的英雄。父亲……我再不会让身为族长的父亲难堪了吧,父子一场,我总算为他争了一回光。”

“哈哈,族长的儿子却是废物,族长八岁打通第一道星脉,可是身为儿子的我已经十六岁了,依旧未能修炼。”

焚天不再坐着,猛地站起,傲然天地。

天空中,一个黑衣妙龄女子突然出现,紧跟着,少女化为旋风,速度更快,朝着焚天打去。

焚天那一直被撕咬的胸口处,

少女大惊,脚下一滑,后退。

“有偷袭,猎队,布阵!”族长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小熊村!何故伤我族人?”

少女紧握双拳:“三日之前,七星村猎队抢我族猎物,今日,我熊娜娜就杀了你们七星村的祭品!”

“可恶!”族长怒骂道:“今日你敢动我七星村祭品,来日我必出动全村之人,踏平你小熊村!”

少女熊娜娜咬着贝齿,一脸怒容。双拳紧握,寻找时机出手。

余光所及,七只凶兽一齐咬在了焚天身上,光芒一时间耀眼夺目。

“天道永昌!”

祭天已到最后关头,七星村众人再一次跪倒。

焚天胸口忽然出现一道漩涡,紧跟着,一个金色棺材浮现在半空。

棺材光芒大盛,猛地吸收七星星光。

“嗷……”

七只凶兽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棺材猛地吸收了进去。

众人大骇。

“怎么回事……”

“七星之力,被他吞噬了……”

“祭天被破坏,天罡之力消失,天道紊乱,接下来,将会是,天怒……”七星村族长,双拳紧握,一字一顿:“天将大怒,七星村,完了……”

族长颓然跪倒,七星村众人,也一齐跪倒。哀求上天。

天上七星猛地一亮,照亮七星村,然后又猛地一暗。

轰隆……

一道水桶粗的神雷宛然而下,断魂旗劈成碎末。

“焚天,快收回至尊轩棺。”族长脸色紧张:“至尊轩棺一离体,你将必死无疑。”

天道震怒,焚天须发皆舞。

“天又怎样,我焚天,今天就要破了至尊轩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