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仪剑道

苍澜大陆。苍梧城。街市偏僻处。

“少爷,吃点东西吧。”

一位少女手捧着半个馒头,对着眼前的另一个少年弱弱地道。

少女五官精致,面容姣好,一眼可见是个少有的美人胚子,只是头发散乱,一张花脸显然许久没有打理,一身紫衣隐约可见是上等的绸缎,却是脏乱不堪,如此处境,只一眼就让人心生怜爱。

“碧儿,我不饿,你吃吧。”

一位年纪相仿的瘦弱少年靠坐在墙边,同样衣衫褴褛,脏乱不堪,此刻脸色苍白,双眼无神,茫然盯着地面青石,对少女手中的馒头视而不见,看得出来这样的情境已不是第一次。

“少爷,您都几天没吃东西了,这样老爷在天之灵,知道了会责罚我的。”少女秀眉微皱,面带哀求地说道,“您就吃一点吧。”

“砰!”

听闻此言,少年小手握拳狠狠地砸向地面,顿时鲜血直流,小脸面容狰狞,五官扭曲,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愤怒。

“父亲,孩儿无能,此生怕是报仇无望了。”语气萧条,透露着一股绝望之感,夹带着些许无奈和自责。

少年名为柳尘,想起数日前发生的一切,仍恍惚觉得如今发生的一切或许都是一场梦。曾经的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到如今眼下的落魄处境,实在是云泥之别,一时之间让他难以接受。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一股神秘势力。他们一夜之间屠戮华府上下几百人口,视人命如草芥。父亲当夜若有所感,将他与贴身侍女从后院偏门送走,还没走多远,就听到府内喊杀声一片,火光冲天。随后有一中年修士御空直奔二人而来,两人依仗地利,逃过一劫,死里逃生,最终辗转流亡到苍梧城,流落至此。

深吸口气,柳尘从怀中摸出一小块白玉,怔怔出神。

“尘儿,带着这块玉,和碧儿有多远走多远,永远也别回来!”

想起父亲最后临别说的话和绝望的表情,柳尘小手渐渐紧握成拳,微微颤抖,因太用力导致指甲戳进了手掌,溢出血来,将白玉染成微微泛红。

看得原本风度翩翩的小少爷变得如今这副颓废模样,碧儿鼻子一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一滴泪从侧脸滑落。

“少爷,您别自责了,是那些修士太强了,华府上下加在一起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事到如今,您该坚强一些,咱俩一起重建华府,才不枉老爷最后寄予您的希望。”说到最后,大颗大颗的泪水从脸上滑落,哭成了一个花人。

“碧儿,你别哭。”

看得碧儿梨花带雨的模样,柳尘的心顿时软了下来。往日在华府,碧儿从他记事起就一直是他的贴身侍女,因为他从来没有少爷的架子,两人之间的关系更像亲密的朋友,无话不说,毫不夸张的说,碧儿是他目前为止除了父母最重要的人了,此刻看到碧儿伤心流泪,也于心不忍。

“从今天起,叫我柳尘吧,我不再是华府的少爷了。你老少爷少爷的叫我,被人看到我们这番破败模样,怕是要被人笑话了。”

柳尘伸出小手,擦干了碧儿脸上的眼泪,语带温柔的道。发生了这些事,如今的柳尘仿佛多了一些之前没有的气质,言行举止有些远超当下的年龄。

“不行!少爷就是少爷!您永远是我的少爷!”

碧儿鼻子一皱,面带倔强。她自幼丧母,父亲丢下她远走他乡,当时的她若没有华府收留,或许早就饿死了,哪能像如今吃好穿暖,再者叫了这么多年的少爷,已成自然,短时间要她改,一时之间确实难以接受,所以未经思考便一口回绝了。

“你改了称呼,我就吃一半馒头。”

柳尘从碧儿手中拿过那半个馒头,分成两半,一份放回碧儿手中,另一份拿过举到碧儿眼前示意。语气平淡,仿佛已经猜到了结果。

果然,碧儿听了,犹豫了片刻,然后小嘴微张,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

“柳……尘…”说话时眼睛看向一旁,很不自然。

柳尘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这样下去也许下一刻他的身体就会垮掉,看他这样碧儿实在心里难受,此刻只能妥协。

听罢,柳尘将那小半个馒头塞进口中,馒头又冷又硬,他却吃的毫不犹豫,像是在吃普通的馒头。换做数日前的他,是万万不可能吃这种东西的,就算是华府的下人,也都不可能吃这样的食物,不说山珍海味,酒足饭饱也是人人都能享有的。

见到柳尘几天来第一次进食,碧儿精致的小脸也数日来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虽然带着泪痕,确仍赏心悦目。

看到碧儿露出笑容,想到数日来少女对自己的关怀,落魄流浪时仍跟在自己身边,那些安慰的话语和举动,此刻一一涌上心头,柳尘的心也暖了起来。

遭此劫难,自己堂堂男儿却要让女孩来鼓劲安慰,想到这里,柳尘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好在现在已经意识到,还不算太晚,报仇遥遥无期,如今怎样活下去才是最大的难题,少年不甘地将仇恨放在了心底,开始思索今后该如何生存。

碧儿见到柳尘的眼神慢慢坚强起来,不再死气沉沉,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之前自己熟悉爱戴的少年终于又回来了,真怕他一直这么颓废下去,那自己可真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当下无言,二人吃着各自的小半个馒头,沉寂下来。

馒头虽然难吃,但由于两人仓皇出逃,身上未带分文,又要逃离修士追杀,故只能找些祠堂寺庙里的贡品充饥,一路上又累又饿,此刻吃上这小半个馒头,却也没有觉得像想象中那般难以下咽。

“喂,老头,你见过一对少男少女吗?”寂静中,传来一道突兀的声音。

像是被人揪住了心脏,柳尘身体猛地紧绷起来,屏住呼吸,丝毫不敢发出声音。碧儿也微微一颤,抬头看向柳尘,面露恐惧。

“没见过一男一女,之前倒有一个女娃娃过来讨要吃食。”一个老者的声音缓缓道来。

“可是穿着紫衣?”前者显然急切起来,老者话音刚落,便迫不及待得问道。

冷汗顺着额头流淌下来,柳尘缓缓扶墙站起来,伸手牵住碧儿的手。期间也不敢发出丝毫声响。

“确实穿着紫衣,还是上等的绸缎。”老者道。

“你知道他们现在人在何处吗?”

“跑!”柳尘掉头拉着碧儿掉头狂奔,逃离声音传来的方向。

街市来往人较少,两人急速奔跑的脚步声也瞒不过他人的耳朵。

几乎在二人动身的同时,一道破空声响起,随即二人后方传来一阵大笑。

“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今天你们还想跑哪去?”中年修士的声音不急不缓,仿佛胸有成竹,又如猫抓老鼠,不费力气,眼下只是在玩弄即将到嘴的食物般。

二人发足狂奔,柳尘拉着碧儿,头也不回,一股脑往小巷子里躲藏,七拐八歪,企图摆脱身后追杀的中年修士。

上一次能从他手里逃脱已是险象迭生,这次再遇,不知还能否躲过第二次?柳尘心里充满了未知,念头忽闪而过,顾不上思考,一味拼命奔逃。

渐渐地,碧儿的手越来越重,自己的腿脚也开始不听使唤,支撑自己往前跑的只有剩余的些许理智。身后也不再有破空声响起,或许又逃过了第二劫?柳尘心里这般给自己打气,放缓脚步,鼓起勇气回头望去。

“怎么,不跑了?”只见一个中年方脸修士脚踏虚空,面带戏谑得盯着他们。敢情跑了这么久,对方始终御空紧跟,只是并未出手,一直在戏耍二人。

“乖乖停下束手就擒,兴许我还能给你们一个痛快!”语气转为冷漠,毫无波澜。

“你们到底想怎样?”

自知此次再难以走脱,柳尘也不再跑了,索性停下来,抬头直视中年修士,一脸愤怒得喊道。家族向来不与外结仇,反而广施善缘,一直为人称道,到头来却落的被人灭门的下场,只剩自己和一贴身侍女,还要整日提心吊胆地逃离追杀,心中的悲愤之情一时无以为加,以至于声音都尖锐起来。

“你不需要明白,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依旧是淡漠的语气,说话间飞扑而下,袖袍鼓动,伸手抓向柳尘头顶。

“咻!”刹那间,一把飞剑急速而过,射向男子手掌。

中年修士强行收回伸出的手掌,倒退数步,抬头看向飞剑飞来处。

柳尘也是一愣,回过头来,之间街边转交处正不紧不慢走来一女子,头戴斗笠,紫纱飘飘遮挡容颜,一身紫衣,身段婀娜窈窕。

“鸣霄宗净干些为人不齿的勾当,让人实在看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