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应有意引情迷

阳光透过纱窗照射进来,微风拂面,整个房间都很亮堂,莫晴纤长浓密的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红肿的眼睛,大脑依旧是昏昏沉沉的。

她动了动身子,“咯吱”声响起,骨骼一阵酸痛,整个身子都像是错位了。眼眶湿润,那些可怕的回忆冲击着她的脑海,莫晴的手握成了拳头,私密处也火辣辣的疼着,全身涌上了耻辱的感觉。

男人声音冰冷,他迎着光线走了进来,蹭亮的皮鞋踩在地板上,一身黑色西装,看起来英俊冷酷,坚毅的面庞,像是上帝最满意的工艺品,性感的薄唇动了动:“起来了就别装死。”斜睨了一眼长发散落了一床的女人,眼眸幽深。

他微微勾着唇,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气息,罕见的,他露出了一个绝世笑容,消融了冰冷,可是,落在莫晴眼里,不由自主让她回想起昨晚的噩梦。

她的脸色腊白,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即使隔着被子,仿佛也被男人看穿了,咬着唇,身子瑟瑟发抖,纤细赤裸的手臂死死的揪着被子。

任行眸光微转,这个女人不会是害羞了吧?还真是看不出来,长臂一伸,轻轻松松的就把被子扯了下来。

阳光就这样明晃晃的照射在女人身上,紫红色的印迹记录了他们昨夜的的疯狂,任行并没有心疼她是第一次,动作毫不留情,仿佛要将女人融入骨髓,看着她大腿处的红肿,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昨天晚上他好像太勇猛了一些。

莫晴看出他神色的变化,颤抖的幅度更大了,滚烫的泪水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滑落了,以为男人又要做那种事了,昨晚的痛苦还残留在她的体内,她死死的咬着唇,不想在男人面前表现恐惧。

看出她眼里的惶恐,任行把手里的被子扔了下去,语气轻蔑:“怎么?觉得自己的身体很有吸引力?”

莫晴在心里松了口气,泪水止住了,垂着脑袋,不再看男人。

见她一脸冷漠,任行的心情莫名不爽,一个用力把她的胳膊扯了起来,他宽厚的大掌扯着她细嫩的胳膊,就怕一个用力,把她折了。

“睡什么睡,还当自己是千金小姐?”任行冷哼了一声,见她表情痛苦,动作放柔了一些,他还要继续折磨女人,怎么可能就这么让她死了?“赶快去给我做饭。”

男人的力道很大,莫晴的头嗡嗡作响,胃部一阵恶心,脸颊通红。

女人的身体软乎乎的,任行把她拖了起来,还以为她是闹情绪不愿意做饭,毕竟以前的莫晴,还是一个任性的公主,见她微微眯着眼睛,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用床单把她搂在怀里,脸对上她的额头,眼眸一瞬间变得森冷。

莫晴闭着眼睛,纤长浓密的睫毛颤动着,一张小脸通红,樱桃小嘴却是无比干涩,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感觉到男人冰凉的唇,她有些抗拒,紧紧皱着眉头。

昨晚的噩梦又席卷了心头,昏睡中,她的表情非常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