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纷坠叶了旧情

“如果你拿不到商祁延的精子,那么我也不敢保证你的母亲会怎么样。”

“啊!”

随着冰冷的声音落下,电话那端传来一阵痛呼声。

纪小希捏着电话的手紧了紧,脸色瞬间就泛白了,“你们是……”

“嘟嘟嘟——”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已经是第四个威胁电话了。

如果说前面的几个电话纪小希可以当成是骗子不加理会,可是这个最后的声音她是绝对不可能认错的,的确就是母亲林美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母亲被人绑架了,对方什么都不要,就只要她去偷京都第一总裁商祁延的精子,虽然她是一个试管科的护士,可抽取精子这种事情她也没有做过,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她这个小护士惹不起的大人物!

纪小希想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威胁她来做这件事情。

等到她回拨过去的时候,电话那端的回复已经变成了一阵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纪小希的心瓦凉瓦凉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是母亲一手拉扯大的,她们娘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感情尤其的深厚。

该怎么办?

绝对不能报警,对方说了,如果惊动了警察,立马撕票,她不想冒一点点的风险。

那么,她还能做些什么?

脑海中第一次时间出现的顾存宇的脸。

对,去找他吧,现在她能商量的人也只有他了。

纪小希下了主意,收拾好东西之后找护士长请了半天假,离开医院。

然而她还没有到顾存宇家,就先在马路上看到了他和闺蜜杨雨琪。

纪小希顿时觉得奇怪,这两个人怎么会背着她单独出来了?转念又一想,也许是顾存宇想要买什么东西给她一个惊喜,所以他们才会一起出来的吧。

她连忙喊了司机停车,付了钱之后下车就想要和两个人打招呼。

可是当她扬起手准备出声的时候,看见顾存宇牵着杨雨琪的手进了商场,顿时愣在原地,没有说出的话卡在咽喉,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这是……什么情况?

一股不好的预感瞬间涌上了心头,纪小希抿了抿干燥的唇齿,努力抑制住胡思乱想,跟了上去。

两个人的距离一直站的很近,看起来就很亲密的样子。

纪小希一路跟到女厕所,想了想,还是抬脚迈了进去。

这个点,商场里面并没有什么人,更别说厕所。

“啊~不要在这里嘛,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呀!”

杨雨琪娇羞的声音从最里面的一间厕所传了过来。

纪小希的脚步顿了顿,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耳边又响起另一个熟悉的声音。

“没事,这个点不会有人来的。”

紧接着,阵阵娇喘传来,不用想,也知道那里正在发生着什么。

纪小希握紧了拳头,整个身体都在不自觉地颤抖着。

刚刚看到顾存宇和杨雨琪亲密的样子,她还不相信,没想到,还真的是她在自欺欺人!

她的心像是有一根根针扎着一般,疼痛的很。

男朋友和自己的闺蜜搞在了一起?这么狗血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母亲,顾存宇,杨雨琪。

这三个她视若珍宝的人,却在同一天都出了事情。

纪小希红了眼眶,略略抬起头来,不让眼泪落下来。

她的心情犹如五味杂瓶打翻,分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滋味。

所以呢?现在她该怎么办?

脸色灰白的纪小希看了看门口,咬着唇齿。要是被他们看到自己,该怎么办?

杨雨琪的声音里面充满了享受,音量也是越来越大。

“宝贝,我好喜欢你!”顾存宇听起来也很是满足,“怎么样,在这里是不是很舒服很刺激?嗯?”

“好……好舒服!亲爱的宇,我也最爱你了。”

这一刻,纪小希瞬间有了打算。

凭什么是她要选择逃避?对不起她的人是顾存宇与杨雨琪,这两个狗男女背着她勾搭在了一起,她有什么怕的?竟然还如此恬不知耻地在公共场所里面做这种事情,是不怕别人发现吗?

纪小希抿紧双唇,愤怒正在从心尖蔓延,她逐渐靠近两人正在运动的那一格厕所,决定等他们出来以后,来一个当面对质,反正理亏的不是她。

然而,等到她走到的时候,发现这格厕所的门竟然没有关!

这两个人也太重口味了吧!

不过正好,她怕再听到顾存宇与杨雨琪恶心的声音会忍不住干呕!

站定,纪小希深吸一口气,伸手就大力拉开了门。

“啊!”

正脸面对着纪小希的杨雨琪顿时尖叫了起来,满是慌乱。

“宝贝,你……”顾存宇却像是还没有发现异常,他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眼神像是见鬼了一般,脸色瞬间通红,连忙从杨雨琪的身体中退了出来。

“怎么,看见我需要有这么大的反应?”纪小希冷笑着,声音里听不出喜怒哀乐。

“小……小希,你……你怎么……在……在这里?”顾存宇结结巴巴地开口道,完全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纪小希勾起嘴角,“你们都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

顾存宇这个时候才像是缓过了神来一般,想要解释什么,可是紧靠在一旁的杨雨琪却先开了口。

“小希,我……”她的嘴角微微下扬,双眸中闪烁着点点隐忍的泪花,泫然欲泣的模样,十分楚楚可怜。

这副样子成功地激起了顾存宇的保护欲,他连忙正色道:“小希,这件事情是我不对,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对不起你,和雨琪没有关系。”

“不是这样的,小希,是我不该和存宇逾越,我应该克制住自己心里对他的爱意……”

杨雨琪这么一说,顾存宇更加地心疼了,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小希,你要怎么对我都行,千万别怪雨琪!”

她该说好一对伉俪情深吗?

然而她现在只想冷笑。

看着顾存宇明明心疼杨雨琪却又担心她的神情,纪小希只觉得自己之前真的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上这种人渣。还想要左拥右抱吗?简直做梦!

“顾存宇,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那么我们分手吧。”她说的不带一丝情感,转而又看向杨雨琪,“还有你,从今往后,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再见也只是陌生人。”

说完,松开抓住门柄的手就准备离开。

“小希,”顾存宇听到这话,激动地上前拉住她,“都怪我,你跟雨琪……”

纪小希侧身一躲开,提高了音量,“别碰我,恶心!”

只要一想到两个人刚刚在做的事情,她就觉得顾存宇肮脏无比,更不想自己被他肮脏的双手触碰,内心只剩下一股股恶心的感觉。

顾存宇一愣,见她目光抗拒坚决,只好讪讪地收回了手,却也不想让她离开,“小希,我们也在一起一年了,大家好聚好散,别把关系弄的太僵硬,我们还能做朋友的对吗?”

杨雨琪挤出两滴眼泪,也出了声:“小希,看在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成全我和存宇吧,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也不想失去你这个好朋友。”

“对,小希,你看雨琪也这么觉得,你能不能大度一些?我和你最多也只有亲过嘴,就算分手了,也不至于尴尬到做不了朋友啊!更何况雨琪还是你的闺蜜,这样,我们也还算是自己人!”顾存宇说到后面的时候只觉得理所应当。

杨雨琪也是靠近了想要亲近地抓住纪小希的手,却被她直接躲开,然后趁二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给了顾存宇一巴掌。

“啪——”

她只觉得全身的愤怒都在燃烧着,双唇因为生气微微颤抖着,这还是人说的话吗?

“你干什么?”顾存宇始料不及,伸手捂住通红的脸颊,怒吼道。

杨雨琪心疼极了,“小希,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动手呀!”

“啪——”

又是一巴掌,甩在了杨雨琪的脸上。

两个人十分错愕,愣在了原地。

纪小希拍了拍手,十分嫌弃,她的目光冷若冰霜,“这是你们欠我的!和你们再做朋友?我现在一看到你们我就想吐!别在我面前丢人现眼了好吗?”

“垃圾的确该由垃圾桶回收,我现在是看明白了!希望你们以后都别再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恶心我了,都给我滚的远远的!”

说完之后,她转身离开,再没有回头。

她觉得此刻窒息的难受,不为顾存宇这个人,只是为了过去的自己竟然愚蠢到从来没有发现这两个狗男女的奸情,更是将他们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二!

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浑浑噩噩的回到家里,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又是那个威胁电话。

“纪小希,今天晚上商祁延会参加一场聚会,期间会有人将他灌醉之后送往京城酒店66楼总统套房里,他没有带着保镖,只有一个随身跟着的助理,十一点之后助理就不会守在门口了,房卡半个小时之后会有人送到你的手上,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我教你,你也明白怎么做的吧?”

“喂,你们……”

纪小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对方恶狠狠地打断了。

“别说废话,我也不想让自己的双手沾上一条人命的血。”

赤裸裸的威胁。

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她就只剩下母亲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了,不能再失去了。

纪小希闭上双眸,有了决定,“好,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