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缘随风散去

继续?不该是他继续吗?见我不回答,他问:“怎么?就这点招数?”

“咳,哥哥,这个,这个不是应该你来主导吗?”我吞吐着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连麦睡完全是满足男人的遐想和自我,一切都是男人来主导,我们配合,用技巧的声音让他们欲罢不能,从而达到欢愉。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人,到底是他不懂还是……

对他,我心里有了莫名的好奇和不解。

“哦?”他淡淡的应了声:“我允许你来主导。”

呃……

我满头黑线,坦白说,我纸上谈兵配合着还行,让我主导……这就尴尬了。

我儿子都生了可也就经历过那么一次,还是被迫的,像今天这样,真是杀的我措手不及。

半晌,那头传来他一声戏谑,“怎么?别告诉我你不会。”

我硬着头皮继续,“哥哥。”我都不用太刻意,这声音说实话自己听了都酥,“嗯,你身材真棒!”

“你怎么知道?”

噗,我差点被他这句话弄出戏,还好及时收住,继续说道:“因为,我在帮你脱衣服啊。”说着我发出亲吻的声音,伴着一种若有似无的娇喘,“唔,你好热!”

耳机里传出一阵粗重的喘 息,我知道,对方有反应了,而且还是不小的反应。

我继续点火,“哥哥——”

那头的呼吸一滞,然后是更加急促的粗喘,还带着一丝细微的响声,按照我的经验,他手上应该有动作了……

我缓了缓神,刚想说话,就被他打断。

“开视频吧。”他突然说:“价钱随你开。”

这种口气实在是让我很不舒服,好像嫖客在问妓 女你多少钱一个晚上。

但这就是事实,尽管我不想承认,我确实等同于一个出来卖的,只是卖的方式不一样。

“哥哥,你该知道洛洛的规矩。是洛洛的声音不好听吗?”

“不是,你让我有感觉了。”他说。

“我只做声优,如果不能让您满意,我很抱歉,我可以帮忙联络公司其他人……”

“我只要你。”他再次打断我的话,“不是谁都能有资格为我服务的。”

我扯了扯嘴角,知道这是尊不好惹的大神,这两句话虽然说得很平淡,但却透着一股威胁。

“如果你有顾忌,开视频不用露脸,我只看脖子以下。”他的语气,不容拒绝。

这种狂妄不是硬装出来的,他的气场,即使隔着网络我也能感觉到。

我憋着一口气,最终咬了咬牙,“好。”

话音未落,那边就发过来视频请求,吓得我手一抖,好巧不巧的就点在了确定上。

幸好我是低着头,急忙伸手捂住摄像头,往下调整了方向。

“头发很漂亮。”耳机里传来他戏谑的声音,“挺女人的。”

我默了默,视频那头他赤 裸着上半身,蜜色的肌肤纹理清楚,虽然肌肉不突出,但却恰到好处,一看就是经常健身的。

人鱼线很漂亮,直没入腰间,他的姿势是在半躺着靠在床上,样子很慵懒,腰间的皮带有一种禁欲的感觉。

我脸颊一热,有点发烫。

我也是个成熟的女人,面对这种美男的诱惑,也会有反应,更重要的是,我连麦睡第一次开视频,心里面既有忐忑,也有羞怯,还有对自己的唾弃。

“继续。”那头的男人翻了个身,侧身过来,正好看到他的腰间。

我知道这个继续意味着什么,手指颤了颤,开始动手解上衣的扣子。

白天去了社团配广播剧,穿着的衬衫还没来得及换。

这种耻辱感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我能感觉到对方那赤 裸裸的眼睛在盯着我。

“挺有料。”他一边看一边点评,“腰身很细,看着就很软……”

我硬咬着牙把扣子解完,耳机里又传来他的命令,“脱了。”

“脱。”他冷冷的声音,像是一把刀割在我身上。

我闭着眼睛踌躇半天,还是没有做到那一步,衬衫就这么挂在我的臂弯上。

我不动也不说话,就这么无声的和他杠上了,心想他要是生气关了最好。

没想到杠了半天,那头却传来他略带笑意的沙哑,“你还挺懂情趣,半脱半就的,倒是另一种诱惑。”

我无语的瞪着显示屏上的那人,这算是歪打正着了?

不过也是,夏天热,我穿着蕾丝的文胸,虽然瘦却有D罩杯,因为动作,此刻露出大半,剩下的也若隐若现。

他似乎故意的,冲着耳机发出一声重重的,极具诱惑的喟叹,像电击一般,击的我一个激灵。

“呵呵。”那头传来他低低的轻笑,“好了,表演给我看。”

按照他的命令,我开始了第一次连麦xing表演。

女人的身体也是很敏感的,以往我都是用配音的方式去发出那种声音来让对方达到高chao,但是这次不一样,是切切实实的连麦睡。

耳机里面,他那极富磁性的声音,不禁唤起了本能的欲望,想入非非。

看着对方健硕的身材,幻想着被他压在身下,有力的撞击,口中不断的发出声音,这是本能从心里发出的,而非完全刻意的声音。

对方也很激动,高清摄像头下,他蜜色的肌肤泛着暗红,粗重的喘 息越来越有力,一只手附在自己的双腿间不断的摩挲,“再叫,大声点。”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命令还是本能,隔着网络,这种感觉似乎更刺激,刺激了全身每一个细胞,我好像都能听见他的心跳声,我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大了起来……

像真正的肢体缠绵一样,声音透过耳机,敲击彼此的耳膜。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有些烦躁起来,声音中带着怒气,“再叫,我让你再大声点,你听见没有!”

他的低吼,一下子把我惊醒了,我找回了理智,情绪也冷却下来。

“你干什么呢,我没让你停,继续!”他又吼道。

我吓的一哆嗦,彻底慌了阵脚,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头一次遇到这种顾客,前面还好好的,突然就这么暴躁起来大发脾气,我甚至有一种他能把我掐死的感觉。

“哗啦!”

“啊!”视频的对面,他突然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扫了下去,连带着电脑,噼里啪啦的声音刺痛了我的耳膜,估计是摄像头被摔坏了,只剩下音频还在连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