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浅情深

朗庭会所。

“砰”的一声,靳浅浅撞上了一堵墙。

“抱歉,不是故意的。”

靳浅浅说着道歉的话,抬起头的瞬间,耳边就传来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哎呀哎呀,这不是靳家的千金吗?”

靳浅浅听到这声音有些耳熟,入眼便是一张纨绔的脸,这才隐隐约约想起点什么:“原来是吕少爷。”

她浅笑地回应,但是吕栋的眼神一刻都没有离开她。

靳浅浅自然知道是为什么,上一次跟这个吕栋见面的时候他还被自己用酒水泼了一身,今天真是冤家路窄。

“难得靳小姐还记得我啊!”吕栋笑得十分不怀好意:“这几天不见,靳小姐还真是大不一样了啊!”

他故意在“大不一样”这几个字上加重了语调,不外乎别的,只是靳浅浅之前从来都是走淑女风格,今天难得穿的有几分小性感。

而今天这一身晚礼服,却是为那个男人准备的。

靳浅浅笑笑不说话,她是靳氏的继承人,眼里一向看不到这样的纨绔子弟,即便靳氏现在今时不同往日,她也一样看不到。

吕栋被无视的瞬间就已经恼火了起来,他一把抓住靳浅浅白皙的手腕,阴阳怪气的道:“靳小姐还真是没有礼貌啊,难不成靳氏现在不行了靳小姐就破罐子破摔了?”

激将法?

靳浅浅嗤笑一下,淡淡地把手抽了回来,声音冷淡地道:“不好意思吕少,我这个人一向都是从一而终,所以曾经是什么态度现在就是什么态度,不存在尊卑之分。”

吕栋一听到这话就有点恼火了,若是从前他也就忍气吞声了,毕竟当初靳氏的盛世,靳浅浅高傲就算了,现在又有谁会把她放在眼里?

他立刻露出一个恼怒的表情讥讽:“靳浅浅,你以为你还是从前靳氏的大小姐么?”

“是与不是,吕少在我这里都是一个态度。”靳浅浅不慌不忙的整理了一下刚才因为他撕扯的衣裳袖口道:“难不成吕少还要再享受一次酒水澡?”

吕栋闻声立刻恼羞成怒,一把抓住几欲离开的靳浅浅,蛮横道:“臭婊子,现在还敢这么嚣张,本以为你要是能知错就改,兴许我还能帮你一把,但是现在,我要是不弄死你就不姓吕!”

说着便拖着靳浅浅走向电梯,她立刻挣扎,反手就抓起身边的酒杯,一把砸在了有吕栋的后脑勺上!

“砰!”

“啊!”

惨叫的吕栋吃痛立刻松手,摸上后脑的鲜血登时红了眼,反手就是一巴掌!

靳浅浅被打的踉跄了两步,堪堪地扶着一边的凳子才站住身体。

接着,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吕栋招呼着身边的保镖,恶狠狠地喊道:“把这个女人给我抓起来!”

“是!”

一声令下,三五个保镖立刻把靳浅浅团团围住,强行架起来就要带走。

靳浅浅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但还是尽力的挣扎着。

无奈受制于人,根本没有多少力气,眼瞅着就要被人拖走,抬眼却骤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他!

“白锦川!是白锦川!”

原本围着吕栋看事儿的人,在见到那雍容的身影,纷纷震惊地低语起来。

“白锦川怎么回来这里?”

吕栋听到周围的议论,瞄了一眼立刻压低声音命令身边的人:“快点把她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