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踏过处皆是繁花

楚清辞眼神迷离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话刚说完,就转向了顾南奕,直接俯下身子,唇部精准的贴到了顾南奕的唇上。

柔软又冰冷的触感让楚清辞很舒服,他身上清冽的味道传入她的鼻尖,让她喜欢,青涩的想要撬开对方的嘴唇……

沉浸在醉态当中的楚清辞,没有意识到顾南奕的反感,或者说就算意识到了,她也毫不在意。

反正自己已经被人背叛了,经营了这么长时间的感情说没就没了,她守身如玉又是为了谁呢?

眼前这个男人长的这么帅,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她也不算吃亏,这么想着,她的吻加深了不少。

楚清辞闭着眼睛,深情的吻着,根本就没有发现周围诧异震惊的目光,以及顾南奕凌冽带着肃杀的眼神。

顾南奕这个人有洁癖,尤其是在性生活上,对于外面的女人没有任何的兴趣,只觉得她们脏。

楚清辞的主动献吻,让他已经在心里把她跟外面的女人画上了等号,他冷冷的看着她,没有任何的回应。

他想要推开她,可楚清辞却抢先一步的抓住了他的手,整个人透着清纯与妩媚为一体的气质,带着那种醉了的凌乱美,让顾南奕动作停顿了一瞬。

在她柔软的小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时,顾南奕余光突然注意到了她手上的戒指,目光突然深邃了起来。

她的手一路往下,企图用她青涩的动作,勾起男人的兴致,可努力了一会顾南奕没有任何的反应,她的动作有些急,吻的更加深沉,脑袋上也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小姐!”保镖慌忙的跑进了酒吧,他急切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楚清辞的动作,不悦的抬起了头,醉意的看着对方。

“小姐,家里出事了,你跟我回家吧!”

“出什么事情了?”消化了一下保镖的话,出事两个字让她一下清醒了过来,从顾南奕的身上离开,走到了保镖身边。

“小姐,您还是先跟我回家吧,具体什么事,先生会告诉您的。”保镖的表情有些严肃,看起来事情很大,楚清辞赶忙跟着保镖离开了。

坐在沙发上的顾南奕目光一直伴着楚清辞离开,才收回了眼神,从口袋里拿出了纸巾,擦了擦嘴,动作性-感又冷漠,眼神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回到家里,楚清辞就感受到了诡异的气氛,她急切的走进了家中,父亲正坐在沙发上,面色沉重。

“爸,怎么了?家里出什么事情了。楚清辞不知道为什么,从回到家后,她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父亲抬头看了眼她,脸上平静,“清辞,你先坐下。”

楚清辞应声坐下,就听到了父亲叹息声音,“你妈妈,她,她,她出车祸了,医院抢救无效,现在人已经走了。”

“怎么可能?早晨的时候妈妈还是好好的,她怎么可能出车祸?再说了,就算她人真的出车祸了,医学那么发达,人怎么可能说走就走?”楚清辞的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她从来都没有想到,生离死别、阴阳两隔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刚刚被林路背叛,现在又失去了亲人。

只是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楚清辞只觉得她原本多彩的世界,一瞬间全都变的昏暗了起来。

“清辞,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但你妈妈真的离开了,你要接受这个现实!”

“我不信,我不信。”楚清辞拼命的摇着头,现在的她早就是泪流满面了,情绪也跟着激动了起来,“我要去看看,妈妈现在一定是在医院,她不会就这样抛下我的!”

她父亲一把抓住了她,“清辞,你别这样。”

“人死不能复生,清辞,你也别太难过了。”跟楚清辞觉得撕心裂肺相比,父亲就显得平静多了,他淡淡的安慰着楚清辞,面上没有多少悲伤的表情。

从小时候记事起,父亲对母亲的态度就是不冷不淡,从来都没有像其他夫妻之间那么亲密过。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父亲只是性格如此,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而已,可是今天,在母亲离开人世的时候,父亲的脸上依旧没有多少的表情,甚至在他的眼里看不到任何的悲伤。

也是这时候,她才发现父亲对母亲根本没有任何的感情。

越是看着淡然的父亲,楚清辞的心就越觉得难受,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转身上了楼,砰然关上了房门,把门反锁上了。

她扑到了床上,用柔然的被子把自己完完全全的裹上,渐渐的她的意识变的朦胧了起来……

昏昏沉沉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楚清辞的眼睛红肿了不少,走出房间就听到了女人的声音,皱了皱眉头,她下了楼,声音也就渐渐的大了起来。

她听得清楚,说话的人是个女人,声音嗲的不行,语气里还带着撒娇的意味,声音里欢悦的情绪是怎么都隐藏不住的。

“那我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叫你老公了?”女人的声音在一起的响起,带着些许的娇媚,让楚清辞一阵恶心。

“当然了。”

这个声音?楚清辞一下就愣住, 这是她父亲的声音。

等到她走到了楼下之后,一入眼的就是一个男人和女人搂在一起的画面,那个男人正是自己的父亲,而那个女人,正是当初喜欢围在她爸爸身边的那个女人。

“你们在干什么?”楚清辞冷冷的看着这两人,通红的眼睛里带着阵阵的恨意。

听到声音,两人顺声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处的楚清辞,脸上一瞬间的尴尬错愕之后,她的父亲率先起身,苍茫的解释了起来,“清辞,你听爸爸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和你阿姨……”

呵,事情是不你想象的那样的,这句话不是她对一次听到了,在昨天她去捉奸自己未婚夫的时候,他同样是这样跟自己说的。

事情不是这样的,往往事情就是这样的,不过是内心的龌龊被发现时,苍白无力的辩解而已。

“爸!”楚清辞打断了父亲的解释,冷漠的看着他,“我妈妈刚刚离世,你就忙着找新欢了,你难道不觉的你这样很没有良心吗?”

被戳到了心事,她父亲的神情有些难看,他尴尬的看着楚清辞,“孩子,其实我和你妈的感情早就不是多好了,我和你阿姨已经认识好长时间了,只是当初因为我有家庭,我们也只是相互欣赏而已,现在你妈妈走了,我总得找个人照顾你啊,所以你阿姨是最好的选择。”

楚清辞冷笑了一声,看着他父亲的眼神变得更加的冷漠,就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说的真好听,看样子你和这个贱人之间早就暗度陈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