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龙医

萧凛懒洋洋的开着他那心爱的银白色qq车,缓慢的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虽然萧凛开习惯快车了,但是在早上七八点的时间,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倒也不介意欣赏路边穿着清凉夏装的美女。

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五十了,萧凛叹了口气,看来这第一天上班就要迟到了,以萧凛的性子,迟到就迟到吧,也不急在一时了,正准备看准机会找个地方转到路边的小吃店,既然都迟到了,那也不在乎多迟到一会,先填饱肚子再说,这个想法才刚刚产生,还没来得及转车,前面的车却停了下来,连同旁边的自行车和摩托车都停了下来。

萧凛并没有立即下车,这种停车时间谁也说不定有多久,也许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然而,过了一分多钟,萧凛便看到了前面的车主纷纷下车,然后往前面走过去,这个时候,萧凛想了想,也跟着下了车,不过方向却跟前面那些车主不一样,而是走向路旁的一家早餐店,估计前面又堵车了,这次不知道要堵多久。

“这是个很好的借口!”萧凛为自己上班迟到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

很多车主都涌向前面,包括一些摩托车的车主,都想去看看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今又是上班高峰期,道路就更加堵了。

萧凛去到小吃店要了两块煎饼和一杯奶茶,准备返回车上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从旁边走过来那两名小美女的聊天。

“前面好惨啊,十几个人血流不止,医院的急救车又进不来,只能在原地等待救治,听说有的重伤员根本不能移动,一移动就有生命危险,又没有人帮忙止血!”一个脸蛋圆圆的小美女一副悲天悯人的说道。

“是啊,我刚才还看到荣升医院的几个外科医生,也没个人过去帮忙!”另外一名瓜子脸美女说道。

萧凛看了看前面的十字路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如果事情真像那两名美女说的那样,别说急救车了,就算是担架要挤进去也得有一段时间。

萧凛大跨步回到他的车子,然后拿出了一个中型旅行包,背上直接往前面奔去,来到人群处的时候,萧凛不得不大叫道:“各位,让让,我是医生,我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什么忙!”

燕京的市民还是比较有道德的,一听萧凛这么说,纷纷让出道来,不少美女看过来,看到萧凛一张帅气的脸庞,伟岸的身躯,那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顿时心生好感,现在这样的一声不多了啊,没看后面有几个荣升医院的外科主治医生都没有过来吗?

不过,帅归帅,高归高,萧凛怎么看都不像是医生的样子,因为太面嫩了,看上去顶多二十上下,估计是在校大学生呢。

萧凛总算挤进了人群中,被人群围在中央的是一辆公交车和五辆摩托车,从萧凛这边看过去,最后一辆摩托车旁边四五米远的地方趴着两个人,身边是一堆血,而其他四辆摩托车的主人也分别倒在地上,有的直接昏了过去,有的还能坐起来,不过看起来伤势都十分的惊人,公交车头的头灯已经被撞坏了,一辆摩托车卡在公交车头里。

围观的人群纷纷议论着。

“估计那两个人不行了,这么多人,开那么快的车,直接撞到公交车前面,还连带把旁边的摩托车给连累了!”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太疯狂了!”

此时,只有十字路口的两个女交警在维持次序,而看向另外一边路口,警车和急救车响彻半空,却也不见有过来,这么堵的路口,能够过来才怪呢。倒是后面的车子,一看到前面那架势,就知道没有一两个小时是通不了路了,很醒水的往后退,一辆提醒一辆,从别的路走了。

那两个女交警此时正在维持次序,猛然看到一个看上去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拿着个旅行包往中央走,离萧凛比较近的高挑女交警连忙向萧凛喝道:“小伙子,这里是车祸现场,请维持次序,别过来添乱!”

萧凛看了看那女交警,修长的双腿,高挑的身材,秀美的脸孔,身上一身警服,制服诱惑啊!

此时女交警满头大汗,虽然是早上不到八点,不过这鬼天气,都九月份了,大清早的太阳就这么毒辣了,也不知道中午回是啥样。

那女警看到萧凛有点色迷迷的目光,更加大怒,本想发飙。

“我是医生,我可以帮助前面那几个受伤的人!”此时的萧凛正色起来,倒是让那女交警愣了一下,不过再怎么看,这年轻人顶多二十一岁,绝对不会超过,而在华夏取得医生资格是多么的困难,哪会是这个年纪能够取得的?

女交警倒是一愣,这色迷迷的小子还是个医生?而此时看向萧凛,看到萧凛帅气的脸孔,正色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刚才看自己那色迷迷的表情,难道刚才是幻觉?现在才是真实的?

萧凛说完,也不等那女交警继续说话,直接向那两名倒在地上的手上患者走了过去,到了患者身边,放下旅行包,然后看了看患者,眉头皱了皱。

这两名患者几乎是出气多于吸气了,地上流了一大滩血,全身上下的衣服都快被鲜红的血染红了,额头破了两个洞,身上也有几处受伤的地方,尤其是膝盖和小腿,都见骨了。

萧凛快速的从旅行包取出一个小袋子,解开排在地上,一排银针在太阳底下闪闪发亮,然后再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来,盒子上面印着鲜红的红十字会的标志。

萧凛娴熟从小盒子取出各种急救的药品和医疗器具,然后才开始处理受伤稍微重的那一个的伤口。

“啊,是个中医,这中医想要精通,比起西医来,要下的功夫更大,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是个中医!”当萧凛拿出那个布袋,排出来一排银针的时候,周围不少人惊叹道。

“西医?中西医结合?这年轻人不会是骗子吧?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中西医都精通呢?”看到萧凛拿出个西医常用的小箱子,倒是有一些人不信了。

那女交警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萧凛拿出那一套医疗器具以及很快便看到萧凛很是娴熟的急救手法,一时间倒是愣住了,定定的看向萧凛的手,在太阳底下,仿佛两个白色的精灵一般上下飞舞。

萧凛并不管旁人说什么,这时候也听不到周围的人在说什么,在他眼中,眼前这两个伤者的时间最为宝贵,多快速一点,救活的希望就越大。

仅仅一分钟,萧凛在不移动那个患者的前提之下,把表面的伤口全部清理干净,干脆利落,然后拿起银针往那患者身上的几个地方插了进去,这才算完工。

而第二个患者,受伤虽然没有那么重,却费了萧凛不少功夫,因为他的伤口都被他给压住了,萧凛很专业的在不触动伤者的伤口的前提下,把伤者转了过来,然后开始处理伤口,第二个患者倒是不用银针,秦鹰只是用手指在患者的身上按了几下。

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萧凛这才起身,虚了一口气,道:“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受伤不重的伤者并没有昏迷过去,还有神智在,倒是有感恩的心,微弱的说道:“医生,谢谢你!”

此时,外面的医生和交警大队已经开了进来,一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穿着白大褂带着八个人的小队快速向那两名重伤患者过来,此时秦鹰已经收起了包裹里的银针和那个小盒子,正准备离开去看看其他的患者。

那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看到萧凛站在两个伤者身边,伤者周围是一滩血,不由皱了皱眉头,向萧凛道:“快让开,不知道人命关天吗?怎么这么没有道德,还过来围观,耽误了我们救治的时间,你承担得起责任吗?”

萧凛这才注意到,急救车和交警队已经开进来了,不少医生都在抢救伤者,看来这里没自己什么事了,而对于那个中年男子说的话,萧凛只是当他放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转身走人。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没素质呢!”看到萧凛不说话走人,旁边一名实习医生模样的年轻人讨好的向那名中年男子说道,这话倒是把他自己也绕进去了,不过丝毫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别多话,快展开救治!”那中年男子看到萧凛不声不响的走了,倒也没有为难萧凛,而是把救人排在了第一位。

萧凛并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向自己的车子方向走过去,先前最先在现场的那名高挑的女交警倒是看到了萧凛的离开,此时换了一副甜甜的面孔,对萧凛道:“小伙子,看你年纪不大,想不到还真是医生,谢谢你了啊!”

萧凛回过头看了看,色迷迷的看向女交警把警服撑起来的地方,轻轻笑道:“要不,以身相许?”

“滚,没想到年纪轻轻就是个色狼!”那女交警看上去二十三四,成熟中带点青涩,青涩中带点妩媚,娇艳欲滴,尤其是胸前鼓鼓的把警服给撑起,倒是让萧凛多看了两眼。

萧凛很是无奈,自己也二十四岁快二十五了,但是面向实在是嫩,怎么看都是二十左右的样子,老是被别人看成没长大的小屁孩。

萧凛再仔细看了看女交警,突然道:“你有病!”

“你才有病!”女交警这时候更加气得不得了,自己身体明明好好的,怎么可能有病?

萧凛哈哈一笑,扬长而去。

而之前那名五十来岁的医生和他的小队来到那重伤的两人身边,蹲下来仔细检查了一翻,倒是一阵诧异,这两名患者的伤口明显已经清理过了,虽然看上去比较粗糙,却是最实用的办法,而且,两人伤了的大动脉的血已经止住了,不同的是,一个插了银针,一个没插。

中年医生检查没插银针那个时候,知道这个人的伤势对比另外一个轻一点,而血液也没有再流出来,看来他的穴位被点住了,这绝对是高明的点穴手法,中年医生不由得佩服起来。最后查看那个插了银针的伤者,当看到全身九个大穴都插上一根银针之后,整个表情瞬间凝固。

“九龙神针!”那名医生仔细的数了数伤者身上的银针,更加的震惊了:“没想到,还真有这种针法,也有人能够真的使出来!”

九龙神针,相传乃黄帝内经最精华的部分,需要跟华夏武学结合起来的针法,最夸张的说法,只要那人还有一口气在,九龙神针就能够使其活过来,白骨生肌,不过已经几百年不现世,早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传说,这名医生也是几年前拜访一个中医泰斗的时候,聊到中医时,免不了聊到黄帝内经,中医泰斗就感叹,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九龙神针一面,死也值得了。

没想到在这个车祸现场看到,如何让那名中年医生不震惊,而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这针法,很有可能就是刚才被自己叱喝的年轻所施展,这时候中年男子回过头去,想要寻找那名年轻小伙子的时候,哪还有他的影子。

失之交臂,失之交臂啊!

中年医生一阵懊恼。

“院长,院长,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刚才那名拍马屁的实习医生看到院长发愣,连忙问道,这年轻人虽然喜欢拍马屁,心却也不是很坏,知道这两个重伤人员的安慰,快一秒救治就多一分希望。

“刚才那个被我骂走的年轻已经帮他们处理好了,他们暂时没有生命大碍,你们抬上急救车吧!”中年医生一阵郁闷,刚才就应该想到了,这里还有交警在维持次序,这年轻如果不是过来帮着两人急救,那两名女交警怎么可能让他靠近现场,失之交臂,失之交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