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盛爱:助理小娇妻

“依依,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是不肯让我碰?”

面前的男人戴着面具,顾琼依看不清他的脸。

男人的手按在顾琼依的肩膀上。

力道太大,顾琼依感觉肩膀被捏的生疼。

“混蛋,你放开我!”顾琼依奋力挣扎,可自己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根本动弹不得。

顾琼依愤愤咬牙,抬脚踢向男人的胯间。

男人身子一闪,躲开了。

顾琼依刚才的行为,彻底惹恼了他。

面具男倾身上前,去解顾琼依上衣的扣子。

顾琼依瞪大眸子,因为紧张,嘴唇被她咬出血来。

腥咸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疼痛让她变的镇定。

顾琼依颤抖着双唇,咽了口唾沫,再次开口:“等等!”

男人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他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急切的想要把顾琼依就地正法。

顾琼依表面求饶:“我知道今天逃不掉了,如果这是我的命,那我认了。但你可不可以温柔一点?你弄疼我了。”

大概是顾琼依的声音太过甜美,面前带着面具的男人动作缓慢下来。

顾琼依乖乖的没有再挣扎。

看着面前如此乖巧的女人,男人嘴唇有些干涩,他舔了舔。

顾琼依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此时的心跳……

噗通、噗通……

面具男来不及解扣子,他抓着顾琼依的胳膊,想要把她推到床上。

顾琼依心中慌乱的不行,面上却努力佯装镇定。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顾琼依,现在没有人会来救你。你不能倒下,不能认输。

她深吸一口气,柔声开口:“我不想在床上。”

面具男愣了一下,声音低沉的问:“那你想在哪?”

顾琼依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说:“我想站着。”

虽然隔着面具,看不清男人的脸,可顾琼依还是感觉到,他笑了一下。

顾琼依不知道这个笑代表着什么。

是他同意顾琼依的想法?

还是说……

他察觉到顾琼依的小心思了?

下一秒,顾琼依整个人身子腾空,被男人打横抱了起来。

顾琼依心中紧张,却发现男人将她抱到了门口。把她按在墙上,搂过她的腰,让她弓着身子。

“脱!”男人声音阴鸷,像是撒旦在世。

顾琼依现在的这个动作,让她倍觉屈辱。

被绑在身后的双手紧紧握拳。

男人反应过来,现在顾琼依的手被反绑着,根本没有办法自己脱衣服。

他的手放在顾琼依的腰间,去拉她裙子后面的拉链。

“等等!”顾琼依因为紧张,声音都变了。

只是在男人听来,这颤抖的声音,反倒平添一抹趣味。

刀俎之肉,盘中之餐。

事到如今,男人也不觉得顾琼依会玩出什么花样了。

顾琼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的柔软,她说:“可以把我的手放开吗?我不喜欢太被动。”

“呵……”男人讥笑:“还以为你真是什么贞洁玉女。”

手腕上的绳子被男人解开,顾琼依揉了揉酸痛的手腕。

身后男人见顾琼依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有些等不及:“不是想主动么?”

“是要主动。”顾琼依声音平静。

男人并没有看到,此刻她贝齿紧咬,嘴唇咬破的血顺着嘴角流下,在她勾唇一笑的时候,显得异常鬼魅。

男人此刻神情放松,等着面前这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鸟儿主动上钩。

却没想到,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面具里的双眼被手指狠狠戳痛,眼前一阵金星环绕,随即陷入一片黑暗。

没等他反应过来的,胯间又是一阵钻心的剧痛,似乎听到鸡蛋破碎的声音。

“人渣,愿你余生不孕不育,子孙成群。”

顾琼依丢下一句话,拉开房间的门,跑了出去。

她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再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来到了楼道的死角。

当她准备原路返回的时候,楼道里蓦地燃烧起熊熊大火,挡住了她的去路。

退无可退,面前的火势却越来越近。

她紧贴在身后的墙壁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刚从一个恶魔手里逃出来,难道又要葬身火海吗?

就在大火即将蔓延到她面前的时候,火光中走出来一个穿着黑色帽衫的男人,上前抓住了她的手。

黑色帽衫遮住了男人的脸,手被握着,让顾琼依觉得莫名的安心。

哪怕面前是熊熊大火,她却再也没有惧怕的感觉。

顾琼依抬眸,想去看清黑色帽衫之下的脸,身子一抖,眼前的火光登时消失。

顾琼依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安静的房间里。

“呼……”顾琼依松了口气。

原来,只是一个梦。

她从床上坐起身来。

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电子时钟,此刻是凌晨四点整。

身后一个男人突然开口:“依依……”

顾琼依却被吓的一激灵。

转头去看,发现躺在枕边的男人,正是梦里那个戴着面具想要欺负她的恶魔。

顾琼依‘蹭’的从床上起身,下意识想要逃离。

却看到卧室外面,大火再一次在她眼前烧了起来。

就在顾琼依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意识一晃,眼前一片明亮。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枕头上,床头柜上的手机不停的震动着。

顾琼依的思绪却半天没有缓过劲来。

回国已经三天了,她以为自己已经不做这个可怕的梦了。

却没想到,这次竟然直接给她来了一个梦中梦。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会重复不断的做这个梦。

这些年,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噩梦,让她对那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多了一份恐惧。

只是因为,他跟梦中的恶魔有一个共同点——也戴着面具。

耳边手机还在嗡嗡震动着,顾琼依回过神,伸手将手机摸了过来。

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她睡意清醒了大半。

从床上坐起身来。清了清嗓子,将电话接了起来。

“你好,请问是顾琼依么?”对方是一个男人,声音礼貌而疏远。

“我是顾琼依。”

“这里是盛世集团,您的入职申请已经通过,请今天上午十点之前到公司总部六楼人事部报道。”

“好。”

挂了电话,顾琼依将手机放在一旁。

想起自己的这一份新工作,脸上神情有些复杂。

从今天开始,她就要成为盛世集团分公司总经理盛天佑的特级助理了。

盛天佑?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