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敛爱:总裁冷暖皆宜

凌晨三点,她坐在房间里,看着镜子里面容憔悴难堪的自己,勾起唇角笑了笑。

镜子里的自己本身就又丑又呆,现在笑起来,更是丑的惨绝人寰。

没错,这就是她,叶南卿,叶家不为人知的二小姐。

即使刚刚凌晨,叶家的大宅里也算是十分热闹,所有的佣人都在忙碌着,为她的婚礼做准备。

她要结婚了,对象却是自己姐姐原本的未婚夫。

窗外下着小雨,淅沥沥的雨声在这样的夜晚听起来居然是如此舒心。

她的房间里开着一盏小小的台灯,她坐在梳妆台前,整个人隐在黑暗里,一动不动。

“南卿啊,你准备好了吗?”

身后的房门被人推开,一抹光亮跑了进来。听见来人的声音,叶南卿动了动身子,却并没有回头。

见她不理会自己,来人皱了皱眉,思索半天还是换上一张谄媚的笑脸,凑了过来。

“你怎么还没化妆?马上霍家就要派人来接你了!”

萧正楠走近,看见叶南卿居然还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戴着着黑框眼镜,不禁有些愠怒。但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他还是忍了忍。

“爸,为什么要让我替姐姐嫁过去?”

眨了眨眼睛,叶南卿转过头,一双乌黑分明的眸子看向萧正楠。

她也是他的女儿,可是为什么活的就如此卑微?就连自己要嫁的男人,都不能选择。

“南卿啊,你也知道,爸爸也是没办法,只要你嫁过去,爸爸在叶家也算是有些地位,到时候你回娘家,也有面子多了!”

萧正楠是入赘的,入赘了叶家。她本来姓萧,叶家人却让她改性为叶。她那同父异母的姐姐,也姓叶,叫做叶靖雪。

她从小都知道,跟着萧正楠到叶家就只有摇尾乞怜的地位,萧正楠为了在叶家稳固下来,暗地里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

她知道寄人篱下就该韬光养晦,所以从来都是把最差的一面展示在众人面前。

原以为只要听话,默默长大就可以逃离这一切,但是没想到却最终被逼走上这样的道路。

“南卿?”

见叶南卿一直不说话,萧正楠急了,刚准备说些什么,叶南卿却突然起身,漠然的看了他一眼。

“爸,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

看着叶南卿答应了自己,萧正楠立刻喜笑颜开的拍了拍她的手,“不愧是我女儿,你放心,爸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

呵,好日子,叶南卿从未奢望过。这一刻,她居然是这么的想要离开叶家,即使知道要嫁的那个人不人不鬼,也比在叶家做狗要好。

凌晨四点,叶南卿在叶家所有人的注目下上了霍家派来的车。

那是一辆加长林肯,她弯腰上了车。坐在车子的后座上,她没有回头看那个渐渐远去的叶家一眼,就这样吧,就这样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吧。

到达霍家的时候天还未亮,佣人将叶南卿领进一个黑漆漆的卧室里,便离开了。

这个卧室很大,但是光线太暗,而且房间里的装饰不是黑色就是白色,基调很冷。

她穿着家居拖鞋往前走了几步就忍不住打起哆嗦来,太冷了,这个房间看起来好诡异。

传闻都说霍成楠有病,还长得丑,还是个残疾人。看这样阴暗的布置,这一切难道是真的?

眯着眼睛扫视房间,似乎并没有看见霍成楠的踪影,她深吸一口气,终于放松下来。

刚准备找个地方坐下来,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紧跟着,房门被人推开。

身后起了一层冷汗,叶南卿僵硬着身子盯着大门的方向,连动不敢动。

一抹修长的身影走了进来,叶南卿眨了眨眼睛,怔在了原地。

这个男人,好帅!

近乎一米九的身高,光是站在远处就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他的身子动了动,下一秒,一阵强光袭来,叶南卿这才完完全全的看清男人的长相。

他的五官如同雕刻般完美,棱角分明的脸俊美异常。斜飞入鬓的剑眉下是一双狭长的桃花眼,深邃的眼神如同汪洋大海,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双菲薄的双唇,双唇微勾,漫不经心的笑容让人目眩。

屏住呼吸,叶南卿怀疑自己眼花了,这就是传说中叶靖雪不肯嫁的那个丑男?这个丑的也太高级点了吧?

“你是个什么东西?”

男人缓缓靠近自己,看着眼前这个乱七八糟的女人,剑眉狠狠蹙起。

这该不会就是那个叶家被人吹得天花乱坠的大小姐叶靖雪?丑,还不是一般的丑。

“我——我——”

叶南卿愣住了,什么叫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她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呆呆的,还很丑。”

这是他开口说的第二句话,原本嘴角勾起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他对这个叶家大小姐很不满意。

他的眼底闪过一抹凌厉的寒光,但是叶南卿并不在意。目光落在他修长的大长腿上,叶南卿终于回过神来。

“你是谁?”

“我是谁?”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女人的头顶响起,他低头,蹙眉看着眼前的女人,沉默半晌,最终缓缓道:“你猜我是谁。”

“你肯定不是霍成楠。”

原本十分紧张的心情终于沉寂下来,叶南卿看了他一眼,并不再说话。

“哦?”

霍成楠挑了挑眉,看来,他这个未婚妻也信了外界的传言。不过这样,也好。

“你是嫂子吧,我是霍成楠的弟弟霍城北。”

“霍城北?”叶南卿呆滞了片刻,她怕不是听错了,霍家只有霍成楠这一个独生子,哪里来的弟弟?

“怎么?你不信?”

双手环胸,看着眼前女人可爱的反应,霍成楠突然想和这个女人玩个游戏。

“信。”

怔了怔,她最终还是点头。她有什么不信的?有钱人家的事情本就难猜,和她无关,信也好,不信也罢。

只是——

偷偷的抬眸打量了这个男人一眼,为何弟弟长得这么好看,哥哥却又丑又残呢?

“嫂子,今晚是你和我哥的新婚之夜吧。”

嘴角勾起一抹轻佻的笑容,霍成楠抬眸,缓缓朝着不远处的女人靠近。

他一步步靠近,却给她带来巨大的压力。心跳的极快,身子却不自觉的后退。

“你——你想干什么?”

喉咙不断发紧,看着不断靠近自己的俊脸,叶南卿快要喘不过气。

“嫂子,新婚之夜,让你一个人在房间怎么能行?不如,我来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