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录

人的这一生,总会有难忘的人,难忘的事儿,和很多难忘的日子。

今天是五月二十八,对于我来说,今天的日子让我难以忘怀,因为今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

为什么我会说今天的日子特殊呢?

那是因为,你绝对不会想到,今天是我爷爷周一仙的忌日。

大家都知道,生老病死乃是人间常事,这是大自然周而复始的规律,就像草木荣枯一样,一岁一枯荣,春风吹又生。

而我的爷爷周一仙已经去世了好多年了。

虽然他去世的时候我还小,但那时我记得很清楚,他去世的那天,天下着蒙蒙细雨,初夏的小荷已经露出尖尖的触角,蜻蜓早已立在上头,春天渐行渐远。

那个时候,我还在读中学,现在一晃,已经很多年过去,爷爷坟头上的那棵树,都已经有碗口粗了。

我的爷爷周一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他生前是个古玩商,经营着一间古玩铺子,但是,在做古玩生意之前,他并不是做古玩生意的,这么说,等于废话。

爷爷早年并不做古玩生意,年轻时在古玩店做过学徒,后来为了生计,加上又通晓阴阳风水,识得天星变化,后来就去干倒斗了,至于入了哪门哪派,我不是很清楚,再后来他觉得倒斗不是一个好门当,加上干这一行又损阴德,恐怕给子孙后代招来祸患,便转而改行做古玩生意,成为一名地道的古玩商人。

要说倒斗的人不开古玩店,就像做教师的没上过讲台一样。

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说经营古玩店的,就一定是倒斗的。

凡事无绝对。

但是,如果你在这行里,你就会知道,大凡倒过斗的人,十有八九都会经营一间古玩铺子,这么做的目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给倒出的明器弄个名正言顺的出路,就好像男娶女嫁一样,总得有个像样的婚礼仪式,才能成为正统的夫妻。

名正了,言才能顺,名不正,则言不顺,无论你是买的还是卖的,干什么事儿都得这样。

但现在,我不想谈倒斗的事情,因为今天是我爷爷的忌日,谈倒斗毫无意义,也是对他老人家的不尊重。

在我们这里,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那就是每逢先人忌日,子孙们都会去坟前祭奠逝去的先人,这个老传统从宋代沿袭至今,从未被打破。

哪家人要是在先人的忌日不去坟前祭拜,一定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他不孝。

坊间对于这件事儿是这样说的,古今之人都视死如生,人死了以后和活着的时候一样,都要尽孝。

活着的时候要寸草春晖,承欢膝下,死去之后要刻木事亲,闻雷泣墓。不祭祖的人,是为不忠不孝,死了之后,到了阴间,阎王爷都不收。

然而,我们周家只遵守了寸草春晖,承欢膝下,却从未遵守刻木事亲,闻雷泣墓这个传统,也从未曾祭奠过死去的爷爷,至于什么原因,我先不告诉你!

我的爷爷叫周一仙,当初也不晓得我爷爷的爹为什么给他取这样一个名字,是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得道成仙吗?

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可是,我却无从问起,就算我刨开祖坟,也未必能找到正确答案。

提起我爷爷周一仙的名讳,在这条街上,你要说不知道,那是你的无知。在这条街上,他的名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早些年,这条街的两边,大大小小的商铺,全都是卖纺织杂货的,来往的也全是布匹丝绸商人,一个做古玩生意的都没有。

后来,从外地来了两个年轻人,在这条街开了两间古玩铺子。当时很多人都不看好他们俩,他们觉得,在纺织市场开古玩店,实在不是那么回事儿,这就好比你在厕所旁边,开了一家餐馆,生意能好那才叫才怪。

但这两个年轻人还是之一开起了古玩店,做起了古玩生意。

因为是纺织市场,一开始开古玩店并没有好的位置。

这两家古玩铺子一个选在街南段,一个选在了街北段,街南段的这家铺子叫德盛堂,街北段的铺子叫聚宝斋。德盛堂的掌柜的叫周一仙,聚宝斋的掌柜的是金城谷。

周一仙是谁,不用我多说,至于聚宝斋的金城谷,虽然不是我什么人,但我却是他家未来的孙女婿。

这条街上,谁都知道周一仙和金城谷两人虽然异姓,但关系比亲兄弟还亲。

虽说这条街上都是做纺织生意的店铺,但带起古玩街整条街古玩生意的,就是这两家店铺,以至于后来很多掌柜的都开了自己的古玩铺子。比如现在的玉振斋和雅集堂,再往后,逐渐形成了这条有规模的特色古玩街。

现在,德盛堂传到了我这一辈,由我接管整个铺子。而我是个喜欢旅游的人,呆不住,所以就雇了铁牛帮我照看铺子,我则游览名山大川,偶尔出去收收东西,给柜上上点货。

最近两天不知怎么回事,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做着同一个梦,我梦到我的爷爷和金缕依的爷爷金城谷一起,他们在梦里告诉我,一定要履行承诺,娶金缕依为妻,传承周家香火。

我不知这个梦有什么意义,又暗示着什么?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我从未想过娶金缕依这事儿,一丁点儿都没想过,因为我觉得她不是我的菜。

要说这金缕依,那可是大有来头,她是聚宝斋掌柜的金城谷儿子金不换的独生女儿。

她出生的时候,发生一件离奇的怪事。

听古玩街集古堂的邵长贵说,金家小姐出生的时候,非常奇怪。她落地之后,哭了两声,便突然不哭,而且气息非常微弱,眼见就要活不成了。

我的爷爷得知此事之后,立即从家取来多年前倒斗倒出的一枚五铢钱,救了金缕依的性命,她才能活到现在。

说来这事儿也邪乎的很,一枚古代五铢钱就救了一个刚刚落地女婴的性命,说出来你都不信。

小的时候,爷爷和家人也未曾提起过救金缕依这事儿,只说金家小姐是我的未婚妻,长大以后要娶她过门。

十七岁那年,这古玩街上后进的另外几个掌柜的给我说:金缕依投胎转世时,经过轮回道,没有给阴间小鬼足够的银钱,小鬼不愿让她投胎转世为人,故而扣下她的另一半魂魄,所以才气息微弱,几近死去。

人在出生之后,魂魄不完整,是无法存活的。

后来我爷爷看出事情的端倪,回家取了一枚五铢钱,用三根红线打成双节穿着钱眼,挂在金缕依的脖子上,金缕依才放声大哭,慢慢活过来。

那枚五铢钱也成了金缕依的救命钱,所以从出生之后,她一直带在脖子上,从未离身。

金城谷见自己将死的孙女被我爷爷周一仙救活,万分感谢,就地立下规矩,如果以后周家生的是男孩,就结秦晋之好,将来自家的孙女嫁给周家,成为周家的孙媳妇,如果生下的是女孩,就像他和周一仙一样,来个义结金兰,成为好姐妹。

我爷爷也没反对。

三年后,我便出生,也怪我不争气,竟然错投了男人。因为我是男子,所以,这条规矩就从我出生那一刻生效了,以后就得娶金缕依。

我那时并不知道,我连受精卵都不是的时候,未来的媳妇早已在我出生的前三年出生,等着我了。

由于两家世交,住得又近,金缕依和我一起长大,也是我儿时的玩伴,如果此时你觉得我们是青梅竹马,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可能是男孩子成熟较晚的原因,我到六七岁了,一直都显得呆头呆脑的,有点傻乎乎的那种,以至于金缕依每次见了我都会喊我周大呆子,而且这个称呼只许她自己喊,别人喊了她还跟别人急,我就亲眼见过金缕依因为二狗子喊了我一句周大呆子,金缕依直接把他推进了河里,要不是村东的豁牙子路过及时救他,二狗子就活活的淹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