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狂尊

炎黄国境内。

在一处钟灵毓秀的山川地区,青山排开,绿树层林,郁郁葱葱,风景极美。青山层林周围,聊无人烟,看起来好似远离尘嚣,无人问津。

而就在这神秘山林的最中心地带,则有一群青石茅盖的建筑,清净闲适,宛如是归隐山林的术士们居住。

而就是在这种仙风道骨的精密之地,却是传来了这样的对话:

“臭小子,你他妈的一定得出去!”一声苍老的声音,却人十分硬朗的感觉。

“给我个理由!”进而,一声纨绔的少年声音响了起来。

“理由?就因为我是你师父!”

“得了吧,还师父呢!当年被一个穿着开裆裤需要人把尿的小丫头追的满世界跑,最后蜗居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你还有资格当我师父?”

“谁说鸟不拉屎了,你看这是什么?”老头举起自己的右臂,上面有几点鸟屎干涸之后的痕迹,并且还放在鼻尖闻了一闻,做出十分痛苦的表情。

青衫少年无奈的摇摇头,嘴中的青草绿汁早已被吸干,“呸”的一声吐了出去,然后冷酷的摇了摇头:“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别再给我找媳妇了,上次的一个,我不是寄了一张照片给她吗,人家直接回绝说我太丑!你说你定的什么狗屁娃娃亲呀,害的老子竟被一个丫头退婚!我真不知道,你这个大坏蛋当初怎么想的,到底给我订了多少门娃娃亲呀!再说了,我不是有师妹和小师娘了吗?喂,你怎么又打人啊……啊!啊!啊!使用师门暴力啦,这与和谐社会不服!啊。要死人啦。”

青衣少年被补丁老头追的满山跑,也怨不得老头会追他,在山上他做的坏事太多了。

“喂喂喂,你个没女人要的衰老头子,别用你的狮吼功呀!告诉你,我……我才不怕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旋即从补丁老头口中响起了超分贝的巨吼,而青衣少年当即便是蹲下身子,捂住耳朵。

“好了,好了,好了……别鬼哭狼嚎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我知道,你赶我走,不就是怕我再找小师娘吗?好,我走!不过,至少得等楚师姐回来吧,还有,我……我还想再见一面小师娘!”

“见你娘个骨子呀!”

“啊……又要死人啦!”青衣少年忙是捂着自己的双耳猴急的跑开。

一边跑,还一边大叫:“衰老头,你这是赤条条的嫉妒!你给不了小师娘幸福,难道就不能让贤给我吗?小师娘跟我在一起很幸福,跟你在一起很痛苦呀,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滚!”

佝偻的身形,虽然满头白发,不过跑起来却丝毫不逊色于年轻小伙子。

青年一直跑着跑着,最后竟是被老头追到了悬崖边上。

少年茫然的刹闸,一颗石子却是滚落了悬崖中,竟是连回音都没有……

“他娘的,你有种就给老子跳下去!”

“我没种!”

“那你就得听我的!按照我说的去做!”

“啊的,衰老头,你这样拼命的要让我出去,你倒是图个清静,那我有什么好处呀?”见无路可走,青衣少年只好停下来谈判。

“我把楚楚送给你!”老头气的要死的说道。

“楚师姐本来就是我的!”

“什么,你连你师姐都没放过?你……你个王八羔子,今天你不跳,我也得把你扔下去!”老头脸色气的青绿,便是朝着青衣少年行去。

“喂,我可是你钦点的下一届掌门人选呀,你把我弄死了,那谁来继承呀!”

“你去————死!”老头越发发威到。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出不出去!”

“你猜!”

“猜你妹!”愤怒的咆哮声音,老头怒火冲天,整个人宛如烧着了一般,伸出干瘪老手,就是朝着少年抓去!

“喂,你别扔!扔下去,就死了!”

"我就是要让你死!"

“死了,我就不能答应你出山了!”

“照这么说,你是答应了?”老头猛然变得陈静起来,放下少年,谄媚一般的问道。

“额……我得问问小师娘的意见……”

“我……”

“好了,好了,你个衰人!你别以为我是怕你才答应你的哟,我是怕你一下子气过去了,就没人抓野味给我小师娘吃了。”

“滚!”

……

几天之后,青山的一个大缺口处。少年背着一个不知从哪里找出来的破旧蛇皮袋,上面还被打了几个补丁。

“衰老头,你回去吧,外面风大,本来就无能,别给吹的连一点能力了都没有啦,这样就苦了我的小师娘了!还有,等楚师姐回来,告诉她我爱她,我会回来找她的!”

“还有,我不在了,以后上山打猎都要靠你了,别往林子中心区,上次我在林子中间看到几只大狼了,你个老家伙,治不了那群畜生的!”“还有,你的衣服该换一换啦……”

……

“妈的,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呀,赶紧滚吧!”几十步之外的补丁老头,此时眼泪婆娑,模糊了视线,不过离的这么远,少年哪里看的清楚。

“你个老王八蛋,我还有一件事没有交代,那就是我养的松鼠,小兔子,刺猬都给我照顾好了,我回来的时候,它们要少一根汗毛,我也让你没毛,虽然你现在身上的毛都能数清楚了!”

“你妹呀你!赶快滚吧!”

“好,我马上就滚了,争气点呀,老王八蛋!”边走边回头的青山少年,最终转过头去,往前赶,再也不回头,眼泪汪汪而下……

“师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