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者归都

疾驰在高速路上的跑车不停晃动,陈锋捂着快要裂开的头,睁开了眼睛。

“小,小弟弟,你没事吧?”

专心开车的周莉莉看了眼后视镜,悬着的心落了地。

陈锋坐在后驾驶位上,透过后方刺眼的灯,还能看清周莉莉丰满的身段。

是她撞了我……

“嘶,这是哪?”

漆黑中,陈锋只能看清车灯前的水泥路,紧接着一辆辆飞驰的机车飞驰过去,只留下一道低鸣的余音。

“抱歉,我不是故意撞你的,是有人追杀我!我一不小心……”

说着周莉莉眼泪啪嗒就掉了下来,哭声中带着绝望。

陈锋晃了晃脑袋,看着身上穿着蓝色连体衣的外卖服。

他忽然笑了,笑的很开心。

三年前的一起车祸自己失忆了,没想到就在前五个小时,又因为一起车祸,记忆又回来了!

准确的说,是回来了一部分。

身体仿佛更加听话了,好像更有力气了,除了脑袋上还流着血的伤口。

“呼……我还要谢谢你呢。”

陈锋的声音很小。

虽然记忆没有完全恢复,但是他敏锐的察觉到,这辆车好像被包围了。

果然……

“嘀嘀嘀……”

狭小的乡间马路上,三辆悍马并排堵住了后退的路,先前超过去的机车已经横成一道墙,封死了前面的路。

十几个穿着黑西装的青年,正悠闲的蹲坐在路边上抽着烟。

“啪嗒……”

陈锋掏出了口袋里的香烟,黑夜中火光明亮了一下,紧接着熄灭,一个烟圈飘出了窗外。

“好熟悉的景象,记忆中,我应该也这么干过,我杀的人又会是谁呢?”

他像是在抱怨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甚至还带着一丝责怪。

敲了敲太阳穴,陈锋眯着眼望着脸色紧绷到一团的周莉莉,笑道:“靠边,停车。”

周莉莉咬着牙,粉粉的小脸涨得通红,看模样她是想直接撞过去。

陈锋头上的伤口,好像更疼了。

“机车后面应该有地钉,恐怕还有大块石头,冲过去车毁人亡,大姐姐,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陈锋趴在座椅之间的缝隙上,用着一种像是在和人商量的神态,顺带眨巴了一下无辜的小眼睛。

周莉莉似乎没有听到,眼泪落下,滴在丰盈的大腿上。

距离更近了。

马路边上的青年笑的更加得意起来,好像再等看一场热闹。

陈锋眺望了一下路边的黑夜,从零碎的记忆中,回想起了一句话。

“那无边的黑夜,将吞噬一切!”

话音非常的冰冷,就连刚刚还在抽噎的周莉莉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忽然,一双温暖的手抚摸在了她的大腿上。

“啊!”

周莉莉大叫一声,紧接着看到陈锋整个人从狭小的座椅缝隙,挤到驾驶位上。

她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坐在腿上的这个男人,可怎么用力都没用,像是一座不能撼动分毫的大山。

坐在驾驶位上的陈锋,关闭了射灯,整个人吞没在了黑暗中。

他眸子闪烁着兴奋,指了指副驾驶位。

“你,过去。”

像是命令。

周莉莉居然想都没想,撅着身子爬了过去。

她六神无主的爬到了副驾驶位上,短裙下包裹的完美曲线,挤出了一抹粉红。

“黑色比较好看。”

陈锋端着下巴舔了一下嘴唇,一脚油门踩到了底。

“嗡……”

发动机发出低沉暴戾的吼叫,随后跑车内一曲躁动的dj响起。

歌声像是发号命令的信号,刚响起,漆黑的跑车冲了出来。

跑车没有调头,依旧按照原来的方向冲去。

“大家退后,等下翻车别撞到了!”

“大哥,车上好像还有一个男的。”

“反正是出的车祸,多死几个又有什么关系呢。”

中间的悍马车里,叼着烟的独眼男,恶狠狠的笑了起来。

钻到路中间的跑车被前后的灯光照的没了影子,坐在驾驶座上的陈锋吧唧了一口香烟,有些不耐烦起来。

“太亮了。”

“嗡!”

高速行驶中的跑车,再一次加快了速度。

颤抖的地面,低沉的汽车咆哮声,让围在公路边上的西装青年都愣在了原地。

独眼男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连烟屁股都吸进了半根。

“妈的,见过不怕死的,头一次见这么不怕死的!这投胎也太急了吧?”

陈锋吐了一个烟圈,猛地一个刹车,双手用尽全力操控着疯狂摆动的方向盘。

他暴起青筋的双手,控制住了方向盘。

“嘎呲……”

抓耳挠心的刹车声传来,马路上多出了四道清晰的车轮印。

猛烈的摩擦,像是要在马路上拉出一条火光。

来不及他们反应;

冰冷漆黑的跑车在这狭小的公路上调头了!

独眼根本就没想到,有人能在这么高速行驶的情况下完成漂移。

更何况急速下的方向盘是多难控制!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他是怪物!

围在机车边上的西装青年被刮过来的风掀翻,吃了好几口汽车尾气。

刺眼的车灯忽然亮起,照射到悍马的挡风玻璃上,远近灯光互换,坐在副驾驶的人都挡住了自己眼睛!

“他,他是想撞过来?”

疯狂的念头在独眼男心里蔓延,眼看跑车快到近前,他咽了口唾沫。

你不要命,老子还要命呢!

独眼男怂了,慌忙倒挡,加速后退。

“砰!”

刚后退几米,跑车就撞了过来。

高速行驶的跑车像是一把锋利的切割机,齐齐的将悍马车前的保险杠切开了。

独眼男望着刚才停靠的位置,下意识打了个寒颤,仿佛刚刚和死神来了个亲密接触。

他望着没了影的跑车,哆嗦着右手掏出了手机。

“喂,喂,李总,人跑了。”

“混蛋!”

即便是没开外音,听筒里爆发出来的吼叫,还是传了出来。

独眼男当着自己小弟被人训了一顿,脸早就红到了耳根。

“是,李总说的是,不是她会飞,是坐在她车里的那个人会飞!”

“是谁?”

独眼男解释道:“我没见过,不过我已经记住他的相貌,保证三天内一定将他俩抓给您!”

“嗯,尤其是周莉莉,这娘们儿没在我手里,周氏集团就不是我的……”

通话被挂断,独眼男一把将手机摔在了地上,阴着脸,黑黄的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你们和手下的兄弟说下,三天内把周莉莉和那个混蛋给我抓来,抓来!”

……

满是刮痕的跑车开进了闹市区,周莉莉从刚刚的惊慌中恢复了过来。

“谢,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

陈锋扭头呲牙笑道:“我俩扯平啦。”

她望着陈锋阳光的笑容,一时间变得有些结巴起来,“什,什么扯,扯平了?”

陈锋没想着解释,难不成跟她说,谢谢你撞了我,我才能恢复记忆?

不多说,下一站就是精神病院。

陈锋把车停靠到一个破旧的小区门口,指了指一栋都快要拆迁的居民楼。

“我到家了,拜拜。”

周莉莉木讷的看着陈锋下了车,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无助的哭声钻出车窗,被过往的路人听到。

豪车,又是一个大美女,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小伙子哄哄吧,玩归玩别这么无情!”

“现在的90后花着爹妈的钱,到处留情……”

“小区前段时间才死了个女的……”

流言蜚语听的陈锋有些无语,你们知道啥?

他翻了个白眼,重回了车内,装模作样的安慰着。

“美女,看你这么漂亮的份上,我劝你早点回去。”

可能是害怕了。

这句话效果出奇的好,哭了一阵的周莉莉感激的看了陈锋一眼,开车离开了。

站在楼梯口的陈锋憋屈极了,光开心记忆找回来,自己刚花了一个月工资买的电动车却不见了!

吃饭的家伙没了……

而且,他现在不敢回家。

貌似,有五个月的房租没交了吧?

自己这三年过得也太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