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错爱酷总裁

“海天一色”包厢门打开,在一阵嘈杂声中,一脸醉态的乔初从里面出来,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满脸醉态消失大半,只有脸颊微红,媚眼勾丝。

想把她灌醉,做那些肮脏的事情?

做梦!

乔初冷笑一声,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刚一拐角,却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赫歧珩,百年家族赫家长子,其身份势力少有人知,却都知道这位爷不好惹,不能惹,惹到必死。乔初所在的公司,算是国内一流的娱乐公司,可他们老板见了赫歧珩,都要毕恭毕敬,赔身下气的。

刚才酒桌之上,他就对乔初不满,灌她酒,现在见了,自然躲得远远的。

点头一笑,道了声赫总好,一扭身进入了刚开门的电梯,卫生间,另外的楼层也有。

没想到的是,赫歧珩竟也跟了进来,眼神直接越过乔初头顶,一脸漠然的直视前方,轻抿的唇多了几分不可一世。

电梯内灯光稍暗,着了深紫色衬衫的赫歧珩,更显得神秘,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他的容貌,用惊为天人形容,显不出他的英气,说他英武不凡,睥睨天下,又形容不了他的另一种气质。

乔初吞了口口水,问他去几楼他也不答,自己便按了一楼。

狭小的包厢内,空气尴尬安静的令人呼吸都困难,乔初为了缓解尴尬,拿了化妆工具来补妆。

擦了点干粉,对着反光镜一笑,乔初甚是满意,刚要将化妆盒放在小手包里,身体一下子被人从后面抱住。

她吓了一跳,化妆盒从手中掉落。

赫歧珩性感磁性的声音从薄唇中溢出,“居然中途逃走?”

被吓得提了口气的乔初舒尔一笑,吐气幽兰,脸上的惊吓在一口气之间全然消失,转而是刚才的性感,魅惑。

红唇一勾,她出声轻语,“珩少的人,怎么能允许别人染指呢?”

她一转身,面对着赫歧珩,明眸微敛,“那些个男人使劲灌我酒,还不是看上了我这幅容貌,我深知自己名花有主,可不能让他们得逞。”

乔初微醺的眸中,倒映着赫歧珩邪魅勾唇的模样。

话罢,她娇羞一笑,“珩少,您说呢?”

醉人的酒气,在两人彼此之间流转,成了一剂最好的情药。

乔初酒喝得不少,脸上有几分醉态,双眸迷离着唇角娇笑的模样,像一只无法被驯服的小狐狸。

勾起了,男人的征服欲。

赫歧珩勾起她的下巴,含住了她的唇,将她的身体抵在墙壁上,唇齿深入。

他技巧高超,很快便将乔初吻得意乱情迷,双臂不自觉地攀上赫歧珩的脖颈,迎合着。

乔初是赫歧珩的情人,只是有少数几个人才知道的事情。

在外,他们是永远都不可能有交集的,两个世界的人。

乔初以为自己要溺死在赫歧珩的高超吻技中的时候,他松开了她的唇,冷笑道,“我说,你这朵花,名贵算不上,却需要时常浇灌,不然——”他抬起她的脸,左右扭了扭,“会枯萎的。”

乔初娇嗔,“珩少好坏。”

电梯到达一楼,乔初大胆的刮滑了一下赫歧珩的鼻尖,那一抹微凉,冰了一下她的心尖儿。

赫歧珩还没怎么样,她反倒咯咯娇笑,“珩少,我要走了,不如明天……啊!”

话未说完,乔初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眨眼间,她已被赫歧珩抱在怀中。

赫歧珩低头吻了一下她的唇,“少和我玩,欲擒故纵。”

电梯上升,赫歧珩抱着她到了专属的总统套房。

暧昧的空气,节节攀升,不多时,让人眼红心跳的声音,便传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在外的赫歧珩,时而冷漠,时而荒唐,时而不羁,时而睿智。

只有在床笫之间,赫歧珩才能表现出他的另一面。

疯狂!

一夜疾风骤雨般的疯狂。

乔初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赫歧珩已经穿好衣服,站在镜子前系扣子。

从乔初的角度看过去,赫歧珩像窗外的秋风一般,清冷雅淡,习习而过,除了在肌肤上留下冷意,再无其他。

饶是乔初这般热情如火,依旧无法进他分毫。

好在乔初不打算走近他的心,也不打算融化他冰冷的外表,不然可真要伤心死了。

从第一天做这个男人的情人,他就告诉自己,别对他动情。

乔初自己也知道,这男人再优秀再完美,她只是利用他,爬上更好的位置。

“珩少。”乔初从后面抱住他粗壮的腰肢,脑袋轻轻阖在他宽厚的背上,“天还没亮,你就要走了吗?”

赫歧珩睥了一眼,将环在腰上那双手臂扣住,用力将乔初拉到了自己面前,居高临下而视,“想要什么?”

乔初娇俏一笑,指尖轻攀上男人的胸口从上而下轻划,“古装大剧《染清》的女主角已经定了,可是我人微言轻得不到,所以……珩少一定有办法办法的吧?”

赫歧珩捏着她的下巴,“真够贪心的。”

《染清》是明年的古装大剧,因为是小说改编,所以原著党众多,还未开机,就已经被炒的火热。

乔初微微偏头,红唇落在赫歧珩的手指上,低眉亲吻的模样,活脱脱一只成了精的狐狸,“人家才不要做女主角,人家要做坏人,做只狐狸精……”

她凑过去要吻赫歧珩的脸,却落了个空。

赫歧珩偏过头去,侧脸能够看出他的邪笑,“我说过,你是我最贵的情人,既然提出要求,我就——如你所愿。”

乔初被推开,赫歧珩转身离开。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乔初脸上性感的笑容更深刻,性感的眼神,溢出一丝冰冷。

一年多前,她还在上大二,那天下课的空隙,她看到了一则新闻:“女星乔夏拍戏出现意外,当场死亡。”

乔家上下悲痛欲绝,给乔夏举行了葬礼,就在葬礼那天,乔初见到了一个人。

他告诉自己,乔夏的死,不是那么简单。

最疼爱自己的姐姐不是意外死亡,而是被人害死,乔初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一定要把姐姐的死因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