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仙医

青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夏阳看着眼前这个盛气凌人的女人,脸露苦笑,虽然他知道自己女朋友的母亲很势力,但是没想到势力到可以跑到自己医院逼着他跟江小萍分手。

和江小萍相恋四年,夏阳可以拍着胸口说对江小萍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饶是这样,江小萍的母亲陈雪一打听出自己工作的地点,杀上门来,恶语相向,逼迫自己跟江小萍分手。

发现周围无论是同事还是病人都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夏阳强忍住心中的怒气,语气缓和的说道:“伯母,这里人多,你能不能等我下班之后,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的聊聊。”

一直素有母老虎之称的陈雪听到夏阳这话,朝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满脸不屑道:“夏阳你也怕了?当初勾引我女儿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今天吧,不怕实话告诉你,今天我来找你,小萍是知道的,可是她却没有阻止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夏阳的拳头死死的攥在了一起,一字一顿的说道:“不可能,小萍和我是真心相爱的,如果她知道你来找我,一定会阻止你的。”

夏阳原以为自己这番话会挫挫自己这个未来丈母娘的锐气,可是谁曾想陈雪只是不屑的翻了个白眼,依旧冷言嘲讽道:“真心相爱能当饭吃吗?真心相爱能让你在青海市拥有一套房吗?真心相爱能让你每个月微薄的工资翻十倍吗?夏阳你还是醒醒吧,我家小萍注定要嫁进豪门做富太太,而你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只能住在租来的小破屋里面。”

忽然,陈雪话音一转,阴阳怪气的问道:“况且你真的以为小萍爱你吗?”

夏阳抬起了头看了陈雪一眼,神色坚定的说道:“我和小萍相处了四年,我可以确定她是爱我的。”

“真的爱你?”陈雪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捂着肚子疯狂大笑起来:“那你现在打她的手机,看看你所谓的爱情在现实面前多么不堪一击。”

夏阳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右手微微抖动了一下,可是发现陈雪一脸挑衅的看着自己,最终他还是掏出了用了四年的智能山寨机,拨出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嘟……

电话只是响了一声,便迅速的被掐断,仿佛电话那端的主人似乎一直在等着夏阳这个电话一般。

陈雪见到夏阳的电话没有被接通,脸上的嘲讽之色越来越浓:“怎么样?现在你还确定小萍爱你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小萍现在肯定是在忙事情,要不然绝对会接我电话。”夏阳使劲摇了摇头,强行给自己也给江小萍找了一个理由。

“没错,小萍现在确实在忙事情。”陈雪丝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鄙视,冷笑道:“小萍忙着跟别人约会呢,不怕实话告诉你,自从我知道你勾引我家小萍之后,我就到处托人帮她物色合适的对象,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算是让我物色到了一个适合小萍的人,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夏阳并没有接话,而是开始继续拨打江小萍的号码。

一次、两次……无论夏阳拨打多少次,对面都是秒掐,直到最后关机,不过夏阳还是不太愿意相信江小萍会背着自己跟别的男人约会,在他看来,江小萍之所以不接自己的电话,一定事出有因。

肯定是陈雪嫌弃自己没房,逼江小萍跟自己分手,所以她才不敢接自己的电话,

夏阳仿佛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慌慌忙忙的从兜里掏出一个碧玉扳指,递到陈雪的面前:“伯母,这是从我一出生就跟着我的,我找人看过,已经有些年月了,想必也值点钱,我把它卖了,加上我平时的积蓄,立马就会在青海市买上一套房。”

听到夏阳这么一说,陈雪稍稍有些心动,她一把将扳指抓了过去,细细的揣摩起来。

见到陈雪这个动作,夏阳暗暗送了一口气,只要陈雪不在逼江小萍,自己和江小萍的事多半能成!

可是让夏阳意想不到的是,陈雪在打量完碧玉扳指之后,勃然大怒起来:“夏阳,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不成?竟然拿这么一个破烂玩意来糊弄我?”

说话同时,陈雪还将夏阳视作生命的碧玉扳指丢了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陈雪故意为之,这扳指丢去的方向正是夏阳的额头。

两人不过相距一米左右,再加上夏阳怎么都没有想到陈雪会有这样的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碧玉扳指砸在自己的额头上。

砰!

一阵清脆的响声后,夏阳的额头上绽放出一道血花,可是夏阳却顾不了这么多,而是双手捧住碧玉扳指,生怕它有半点的损失。

陈雪砸中夏阳后,脸上非但没有一丝愧疚之意,反倒是想受了什么极大的侮辱一般,尖叫起来:“夏阳,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吗?想用一个裂缝的扳指在青海市换一套房,简直是在做梦。”

夏阳闻言,苦笑不已,他没有撒谎,这碧玉扳指从他一出生便带着身边,可是不知是缺心眼的家伙竟然磕碰了一下,让这扳指上面出现了一条细缝,这才让夏阳放弃了拿去换钱的打算。

谁也没有发现,在扳指沾到夏阳鲜血的时候,上面闪过一丝绿光,那血迹更是顺着那条细缝渗透了进去。

夏阳正想说话,可是脑袋里面出现了一阵针刺火烫之感,原本清醒的脑袋顿时变得一阵空白,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一般,身子开始摇晃起来,与此同时,夏阳手中的扳指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陈雪见到肖阳的身子一阵摇晃,仿佛风雨中的残灯一般,心中一紧:“夏阳,你干什么?你该不会是想讹我吧?”

夏阳努力长大了嘴巴,想要说话,可是却发现此时的自己连丁点的声响都发不出来。

陈雪见此,开始有些慌了,毕竟这么多人目睹了她砸夏阳的经过,如果这小子真的讹自己,那可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陈雪身子慢慢的朝着后面退去,嘴里还不饶道:“混小子,以后别再来纠缠我们家萍萍了,要不然我见一次打一次。”

陈雪的话还在走廊上回响,可是早就不见了她的身影。

“夏医生好像受伤了,咱们赶紧过去看一下。”

“拉到吧!这夏阳摆明了是想讹人,你现在过去扶他不是正合他的心意。”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还是去检查病房吧。”

原本热闹的走廊一下子消散一空,唯剩下夏阳一个人站在那里。

大约十分钟过后,夏阳才恍恍惚惚的醒来,不过当他见到走廊上早已经是空无一人,苦笑不已,偌大的一个医院,可是却没一个人来扶他一下,简直是个莫大的讽刺。

夏阳甩了甩头,刚准备找江小萍问个清楚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一个暴怒的声音:“夏阳,我让你去给我拿病人的简历,你却跑到这里来偷懒,是不是不想转正了?”

夏阳转过身一看,发现声音的主人正是医院的灭绝师太,苦笑不已。

灭绝师太的本名叫白雪,是第一人民医院骨科的一把手,人长得倒是蛮漂亮,身材也挺火爆,可是脾气火爆,再加上平时练了跆拳道,导致三十岁还是单身,或许正是因为没有男人的滋润,白雪将所以的精力都花费在工作上面,对待肖阳更是像对待自家的奴隶一样,平时没少打骂,动不动就用转正的事威胁他,弄得夏阳是敢怒不敢言。

“夏阳,你耳朵聋了,没听见我在跟你说话吗?”白雪见到夏阳没有回自己的话,气得她踢了夏阳一脚。

剧烈的痛疼让夏阳清醒过来,刚准备开口解释,可是却愣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双眼竟然看见白雪身上的白大褂里面的玲珑身段?

一丝不挂!

难道自己双眼拥有异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