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好凶:小影后,再生个娃

医生更心疼了:“你出去,我给她再检查一下。”

他动了下手,要将自己的手指抽出来,试了几下,没抽出来。

他只好坐到床头的沙发里,转过头去,不看。

医生检查完伤,皮外伤都不严重,孩子还小,皮肤的再生能力很强,并没有大碍。

陆锦添松了一口气。

一个小时候,医生拿着血样化验结果来病房,对他说道:“从化验的结果来看,这个孩子最近被连续抽血,导致严重贫血,要是晚一点来医院,她就会有生命危险。”

他的神色严肃起来,薄唇发白。

她关心地问了一句:“她是不是被抓去卖血了?”

他摇了摇头:“现在可以给她输血了?”

她点点头,很快,有护士推着手推车进来,医生为乔熙输上血,就离开了。

陆锦添坐在床头的沙发上,手指还被乔熙拉着。

他想着她被抽血的事。

他们逃到了云南边境的一个村子,他的伤口感染了,需要消炎药,她就去医院卖血,给自己买药,那几天,他偶尔清醒,大概记得,她去卖了三五次血。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抽了那么多血。

他轻轻挽起她手上的袖子,说看到了紫青的针孔。

除了自己的妈妈,这个小丫头,是这个世上对自己最好的人。

他眼眶不由一热。

天黑下来,乔熙睡沉了,他这才掰开她的小手,把自己的手指抽出来,手指都被她捏得红红的。

他出了病房,门外站着一对夫妻,男的戴着细框眼镜,高高瘦瘦的,文质彬彬,眼中透着睿智的光芒。

女的有些圆润,水灵灵的大眼睛,看起来有些天真可爱。

他们就是乔熙的父母,乔氏夫妻。

绑架案之后,他们被警方救回,为了研究上工作和他们一家人的人生安全,国防部决定将计就计,让他们假死,隐姓埋名,继续进行科研工作。

他们现在,是趁着女儿睡着了,来见女儿一面。

乔熙的妈妈颜宁拉着丈夫的袖子,眼睛红红的:“让我进去看看熙熙好不好?”他们夫妇平时沉溺于工作,但其实都是女儿奴,特别是乔太太。

乔培源摸着老婆的头,宠溺地安慰她:“老婆,我们说好的,就在外面看看,不让女儿知道的。”

如果让乔熙知道他们还活着,这个计划,就不能实施了。

“可是人家好想熙熙嘛。”

她拿起丈夫的衣服,偷偷擦着眼泪,一想到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再见到自己的女儿,她就好心痛。

乔先生看着自己老婆伤心的样子,他心里也很不忍心,就犹豫起来。

陆锦添:“……”

这个乔太太,在科研上是天才,在生活上,简直就是个小白。

而乔先生在生活上,就是个宠老婆宠女儿的普通暖男。

“她现在睡着了,你们进去看看她吧。”

陆锦添还是很了解这一家人的,知道他们要来,特地让医生在输液的药液里添加了一点麻醉剂,现在乔熙不会醒来。

他刚一说完,乔太太已经冲进了病房。

她来到床前,看着床上睡着了的女儿,她眉头轻轻皱着,手里握着一条白色的狐尾挂链,是陆锦添把手指抽出来的时候,随便拿了一个东西,让她捏着的。

乔太太坐在床边,俯下身去,拥抱着她的女儿,又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下。

乔先生怕她把女儿弄醒了,只好将她拉起来。

他自己亲了下女儿,就拉着老婆出了病房。

陆锦添轻轻将房门关上。

乔太太抹了下眼泪,乞求地看着他:“陆总,我女儿就交给你养了。”

他愣了下,自己有钱有势,不怕养一个孩子,大不了请最好的保姆,他点点头。

“我女儿喜欢吃甜食,喜欢玩游戏,喜欢穿漂亮的衣服,你一定要照顾好她。”

“我记住了。”

“女儿一定要富养。”

“好,她要什么,我就给她什么,我会给她最好的。”反正他陆锦添有的是钱,养一个小女孩而已,不算什么难事。

乔先生一头黑线:“陆总,也不能太惯着熙熙。”惯坏了,只会害了她。

“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他们夫妇又叮嘱了一番,这才离开。

乔熙被陆锦添在药液里加了麻醉剂,连睡了十几个小时,又输了血,醒过来,已经恢复了很多。

“陆叔叔,我爸妈呢?他们昨天晚上好像来过。”

陆锦添一愣,这个小丫头,这么机灵?昨天晚上,竟然被她发现了。

一想到她能够带着重伤昏迷的自己,在云南边境生活大半个月,不敢小看她的智商,做戏做足。

他在床边坐下来,认真地看着她:“熙熙,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嗯嗯!”她双手抓着衣角,乌亮的大眼睛看她,一脸期待。

他看着她的样子,顿时有种犯罪的感觉。

沉默了一会儿,他还是说道:“对不起,我们没能救出你的父母。”

“哒哒!”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直往下掉。

“不会的,昨天晚上,他们明明在这里……我爸妈不会死的。”

“昨天晚上……你可能做梦了。”他抱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熙熙,乖,陆叔叔以后会照顾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