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魂师

夜已经深了,市医院中穿着白褂的叶韩正的坐在值班室中喝着咖啡,双脚架在桌子上,十分惬意。

叶韩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约莫掌心大的六边形铜盘,中间一块铜镜周边由八卦环绕。他仔细端倪着手中的驱魔镜,思索着什么。

把八卦驱魔放回口袋后,叶韩看向了窗外,月光冷冽但没有一颗星星,大片大片的云朵布满天空。今夜的天象,极阴!这种情况,十分适合百鬼夜行。

正想着,叶韩发现杯中的咖啡空了,他缓缓起身准备出去接热水,打开门后,却看到一个女子缓缓从门前经过。

女子目光呆滞,脸上没有丝毫血色,她并不像正常人一样走起路来有幅度,而是像飘过去一般。

叶韩紧盯着女子反常的背影,他打量了女子一番,却看到,女子的长裙下,竟然是空的!

她没有脚,就这样飘着行走,加之刚刚路过时散发出极冷的阴气,叶韩敢肯定,她不是人,而是鬼!并且,是一个煞气极重的鬼!

女鬼知道叶韩可能发觉到了自己,便缓缓回头,可是整个头颅竟然直接一百八十度转到了正背面,朝着叶韩诡异的笑着,嘴角几乎咧到了耳朵。

叶韩后脊发冷,他胆子其实很大,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吹着口哨当做什么都没看见,拿着被子朝女鬼的方向直直的走过去。

女鬼见状也不与叶韩纠缠,她把头颅转回到正面,转动的时候发出咯咯咯的骨头声响。

叶韩走到饮水机前装作接水,但是余光一直观察着女鬼的动向。

女鬼就这样飘在安静的医院楼道中,叶韩接完水后一手插进口袋,一手举起杯子喝了一口。

医院的确是阴气很重的地方,可是这个这么诡异的女鬼,怎么会出现在住院部?

叶韩思索不出,看着女鬼拐进了一间病房。一边想着这只鬼是想做什么,一边悄悄的走到病房门口。

“她进李煜航的病房是想要做什么?”

女鬼直接穿门而入,叶韩缓缓打开病房的一个小门缝,竟然看到女鬼站在熟睡的李煜航病床前抽泣。

她通红的眼睛流下的尽是血泪,加上撕裂开的大嘴,实在惊悚。

只见女鬼擦了擦血泪,眼神寒光一闪,便伸出惨白的双手,慢慢伸向躺在病床上的李煜航。

李煜航不得,猛地睁开眼睛,但是面前却什么都没有,只是感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自己的咽喉处,让自己喘息不得几乎窒息。

他想要起身,但是却像是鬼压床一样起不来,只能扭动头部艰难挣扎着,他看到门口的叶韩后急忙求助。

“叶……叶医生……”

李煜航从喉中挤出几个字,他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叶韩却清楚的看见一个女鬼骑坐在李煜航的身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

这只鬼竟然要害人?!

叶韩想着,猛然把水杯扔到一边推门进去。他刚一迈进李煜航的病房,女鬼看到了他的出现,化作一缕青烟刷的一下消失在了李煜航的身上。

没有了女鬼的迫害,李煜航大口的喘着粗气。

“叶……叶医生……我怎么了,突然感觉不舒服,快要窒息了……”

李煜航缓了缓,看到叶韩连忙问道,叶韩见女鬼逃走了,快步走到李煜航的床前,把李煜航扶坐起来,仔细检查着他的脖子,果然,脖颈出有一个淤青,那便是刚刚女鬼下手的印记。

“你身体没事,是你撞鬼了!”叶韩检查后对李煜航淡淡的说道,李煜航听后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李煜航笑着说道:“叶医生你别开玩笑了,你要是查不出我的病症也不用拿撞鬼来搪塞我啊,我可从来不信什么鬼神之说。”

李煜航直接把叶韩的话当做了玩笑,不屑的朝叶韩摆了摆手。叶韩刚要说话,却觉得耳边一阵阴冷,慢慢地,一双冰冷的手抚上他的脸颊。

“哦?你可以……看见我吗?”

女鬼突然出现在叶韩的背后,双手从后面环过他,抚摸着他的脸,魅惑的声音撩拨着男人的心房。

女鬼猛地露出尖利的指甲抵住叶韩的喉咙,叶韩反应过来后直接把医生白袍脱下,逃离了女鬼的控制。

女鬼见自己没有得逞,又化成一股烟飘向叶韩,就要冲到叶韩面前时,叶韩及时的从口袋中拿出六角八卦驱魔镜,女鬼遇到了铜镜,八卦符发出淡淡金光渐渐集中于中间的铜镜上,铜镜散发出光芒晃得女鬼魂魄险些散了。

“啊!!!”女鬼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

女鬼慌忙飘离窗口逃走了,叶韩见她离开,慢慢地收起驱魔镜。

他的这一系列动作,让李煜航看的目瞪口呆,因为李煜航既看不见金光,也看不见女鬼。而叶韩,他的眼睛从出生就有了可看阴魂鬼怪的能力。

“叶医生,你这是在做什么法事?”李煜航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叶韩,又是脱衣服又是拿个铜镜,实在是奇怪的很。

叶韩微微皱眉,走到李煜航身边,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你出车祸眼睛被撞伤时,有没有异常的事情发生?”

李煜航怔了一下后,尴尬的笑了笑:“哪有什么异常的事,叶医生怎么还负责交警的职务了。我现在已有也已经没有不舒服了,患者最需要的就是休息是吧,叶医生?”

自己被鬼缠身了,但是还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他刚刚的样子,完全可以看中这个李煜航一定有问题。既然他自己都不在意,那叶韩也没必要操心过多。

叶韩也听出李煜航是要让自己离开病房,径直拿起医生袍就走出去了。

李煜航深吸一口叹了出去,摸了摸自己脖子,心有余悸的躺会了病床上,用被子紧紧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