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魂狂少

安城,华国的经济中心,夏家作为安城三大家之首,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9月9日,夏家老太爷九十大寿,来自世界各地的宾客云集,几乎塞满了夏家老宅!

“夏家长孙夏伯安,上前献礼!”司仪拖着长长的音调大声指挥着。

“那个人就是夏伯安吗?没想到居然还活着。”

“是啊,确实想不到,这种智障,夏家居然还留着。”

“嘘,不要多嘴,这个夏伯安尽管是个智障,就连夏老太爷也看着不顺眼,可他毕竟是夏家长孙,而且是这种场合!”

“命真好,生在这样的家庭,要是普通人家,早就把他扔到街头自生自灭了。”

大厅中众人的目光全都放在那名为夏伯安的少年身上,一对剑眉星目,笔挺长鼻,脸骨棱角分明,只是,虽穿着华丽的服饰,然而,却怎么看都不搭。

此刻的夏伯安双手捧着一个礼盒,朝坐在首位的夏老太爷走去。

双眼微闭,口中不停念着别人听不清楚的古怪语言,行走的双腿不住的颤动着。

“真是奇怪,要说他是智障吧,日常生活都是能自理的,可是,他一直念叨的都是什么玩意?”

“不知道,夏老太爷曾经找了全世界的语言学家,却都不知道他念的是什么玩意,据说,从出生到现在十八年了,一直都在念着那些话,连睡觉都没停过。”

夏伯安,生下来就能开口,那时的夏家全都以为他是个天才,然而,随着时间增长,夏伯安也坐实了智障儿的名声。

世界各地的名医全都治不好这个古怪的毛病,久而久之,也就渐渐淡出了众人的视线。

“不知道他手中拿着什么东西,希望不会又是一颗梨。”

“哈哈,有可能喔!”

夏老太爷八十大寿时,夏伯安给夏老太爷的礼物是一颗梨,为此,夏老太爷整整五年都没给夏伯安好脸色。

此时,夏伯安终于用颤动的脚步走到夏老太爷面前,双手捧着礼盒递向夏老太爷。

十八年,整整十八年。

原本是仙界一名散仙的夏伯安,机缘巧合,得到了太上老君赐下的太上至宝先天一气阴阳图,为此,被整个仙界追杀。

走投无路之下,太上至宝先天一气阴阳图激发威能,护佑夏伯安的意识得已重生,不过,由于施法之时受到攻击,导致他的魂魄涣散,只有通过聚魂咒吸收自己当时碎成亿万的魂魄碎片。

而现在,就是聚魂咒的收尾阶段,很快,他就能脱离智障之名。

只要恢复修炼能力,重新激发出太上至宝先天一气阴阳图的威能……

整整十八年的沉默即将解除,有望重新杀回仙界,如何能不激动的全身颤动。

眼前的这个夏老太爷,尽管对自己不怎么好,要不是因为自己是长孙,也许早把自己扔了。

然而,毕竟给了自己一个家,这个恩情,还是要认的。

夏老太爷脸色难看的接过礼盒,随手放到一旁的桌上。

夏伯安口中念念有词,对着夏老太爷恭敬的行了一礼,退到一旁站定。

一旁的司仪再次高声大喊:“夏家次孙,夏伯平为老太爷献礼。”

除了夏伯安之外,全场的目光全都转向入口。

一名肥胖矮小的少年双手捧着一个礼盒,一张只剩肥肉的脸上挂着微笑,迈着平缓的步伐朝夏老太爷走去。

“看看,这才像是夏家的子孙,除了胖一点之外,没有任何缺点。”

“就是,学业优艺,待人彬彬有礼,从未听闻他做过什么坏事,可惜,却比夏伯安那个智障晚出生一个小时,如果他是长孙那该多好。”

夏伯平走到夏老太爷面前,双手捧着礼盒,用轻柔的语气低头说到:“孙子祝爷爷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好!”

夏老太爷欣慰的笑着,先是拍了两下夏伯平的双手,才接过礼盒打开。

“哇……”

“好大一块翡翠……”

大堂中顿时响起一片惊叹声,在老太爷的手中,是一枚约巴掌大的青绿色翡翠,被刻成了一个寿字。

“这翡翠,光看大小就知道,肯定价值不菲!”

“这么大的翡翠,再加上这个形状,要知道,翡翠多么金贵,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因为刻字而碎裂,这个礼物的价值,恐怕可以抵的上一座宅子了。”

“恐怕今天的礼物中,就属这块寿字石最为珍贵了,绝世珍宝。”

“那倒未必,尽管这青绿纯色翡翠石珍贵无比,可在它之上还有玻璃种帝王绿,若用玻璃种帝王绿制作,才是真的绝世珍宝。”

“说笑吧,玻璃种帝王绿本就已经是世间珍品,能得一块就已经是福份了,怎么可能拿来刻字,雕刻师一个细微的失误,可就完全废了。”

“说的也是,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夏伯平环顾一圈,看到众多宾客的惊叹之色,脸上顿时多出了一丝隐晦的得意之色,微笑的退到夏伯平身旁,用不屑的目光撇了一眼还在念念有词的夏伯安。

心中疯狂的咆哮着:“夏伯安,你这智障何德何能,只因为比我早出生一个小时,浪费我夏家这么多资源给你,等着瞧,等今天过后,看你还能得意到何时,智障,就该扔出去喂狗。”

一旁的司仪再次高喊:“夏家三孙,夏伯……”

接下来,连接七个孙辈将礼物递到夏老太爷手中,尽管每个礼物都非常珍贵,却远比不上夏伯平所送的那块寿字青绿纯色翡翠。

这也让夏老太爷看向夏伯平的目光更是满意无比。

在孙子辈送完礼物之后,司仪刚想开口喊些什么,夏伯平却忽然对夏老太爷说到:“爷爷,能看看大哥送的什么东西吗?有些好奇!”

“这……”

夏老太爷有些迟疑,夏伯安十年前送的那颗梨,让他好几年都不敢去见熟人,这一次,真的心有余悸,看了眼夏伯安,发现他还在低头念念有词,顿时更显犹豫。

“是啊,大伯,打开看看呗,毕竟是伯安的一片新意嘛,就算是一根羽毛,也是极好的。”

开口的人,是夏伯平的父亲,排行第四,一般人都称呼他为夏四伯,由于夏伯安占了长孙这个位置,挡了他儿子的路,经常都对夏伯安极尽嘲讽之能事。

“是啊,打开看看吧!”

“对啊,大家的都看了,他的怎么能省呢!”

“……”

大厅中有了起哄声,这些人的嘴脸让夏伯安心中暗笑,这些人,以后一个都别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