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邪王:庶女狂妃

未央宫,一片刺目的红。

顾轻歌无力的瘫坐龙床之上,手捂胸口,不住的喘着粗气,努力压制体内的异样。

“祁子修,清儿做错了什么?我顾轻歌哪里对不住你?你要这般绝情?”

顾轻歌仰头,看着高大的祁子修,饱含愤懑,一字一句的说。

今日乃是她入宫大婚之喜,原以为郎有情妾有意,有情人终成眷属,哪知没有琴瑟和鸣,一杯合卺酒下腹,便浑身发热无力,难以动弹。

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陪嫁随从们被残忍杀害,而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清儿,更是当着她的面被几个大汉戏弄,最后无力死去。

清儿的呼喊,不甘与挣扎深深刻在了她的脑海之中,刺激着顾轻歌的心,令她痛到了极致。

“做错了什么?凭你姓顾,就是最大的错。”祁子修冷哼,毫不留情将顾轻歌拖下地,上前一脚踩在她的胸腔处。

巨大的压力让顾轻歌喘不过气,双重痛苦让顾轻歌几乎去了半条命,阵阵黑暗席卷而来。

等到她缓过劲来的时候,只听到一个娇媚的声音说道:“顾轻歌,你还是不要挣扎了,你已经害死了身边那么多的人,难道还要拖着顾家给你陪葬吗?”

这个声音是……

凌涟漪,丞相凌天之嫡女,宠冠后宫的宠妃——怜妃。

“凌涟漪,你竟敢用顾家来威胁我?你算是什么东西?”

顾轻歌怒吼,顾家男儿为了南苑国奋勇杀敌,无数次用生命守护南苑国疆土,才换得如今南苑一片歌舞升平的安乐,岂容一个后宫女子说三道四?

“皇上……”没想到如此境地,顾轻歌还有如此威严,凌涟漪的气势一弱,不由得轻轻抓住了祁子修的衣袖。

泫然欲泣的模样可怜到了极致,更是激起了祁子修的怒气。

“死到临头还嘴硬?顾家狼子野心,路人皆知,当初若不是为了朕的霸业,何至于任由顾家掌控?如今朕已经登上了至尊之位,还要任由顾家将你扶持成皇后,将来夺了朕的天下吗?”

闻言,一直强忍疼痛的顾轻歌仰天大笑,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却怎么也落不下来。

“大胆,有什么可笑的?”祁子修几时见过顾轻歌如此模样,更是恼羞成怒。

如何不好笑?

他祁子修还记得当初是顾家扶持他,才登上了至尊之位?

顾家祖先曾跟随南苑国的开国皇帝四处征战,立下汗马功劳,顾家几代都是将军,护卫南苑国的安危。

顾家这一辈没有男丁,她虽身为女子,却从小与顾家军一同接受训练。

她娘体弱,本不宜受孕,却执意用命换来她的诞生。

她还未及笄,便跟随父亲上战场,四处征战,战功累累,半点不比男儿差。

双八年华,她便成为了南苑国唯一的女将军。

受封那日,她手提长剑,身穿银白战甲,意气风发,却一见祁子修误终身。

他说他不想看到南苑国毁于宫斗,他说他要让百姓在享受太平盛世。

那时候的祁子修不过是先帝众多皇子中不太出彩的一个,可是顾轻歌永远忘不掉他眼中闪烁的光芒。

她为了他,义无反顾跳入宫斗的漩涡之中,收复民心,与群臣周旋,扳倒几位王爷,带领顾家军杀退了周边国家的侵犯。

整整八年,女子最好的年华,她只为了祁子修的野心而活。

先皇死后,有了顾家的扶持,祁子修顺利成为了南苑国的皇帝,而她理所当然成为了他的皇后。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在祁子修的身上得到什么,就算当初他将丞相嫡女凌涟漪娶进景王府,她也从未怨过他负心,只怪自己还不够强大,祁子修为了得到凌家的支持,只能如此。

可是如今,她竟落得如此下场。

顾轻歌紧咬牙关,紧握双拳,指甲几乎陷入肉里,她悔,她恨,滔天悔恨体内浮动。

祁子修刚登上皇位,竟迫不及待对顾家下手,这八年究竟是他藏得太好,还是她顾轻歌真的瞎了眼?

一朝为后,她已经不是那个手握重兵的女将军,害得一众陪嫁之人惨死,她已经失去了一切。

为了顾家,她却不能爆发,她要忍,要守住如今所拥有的。

“祁子修,你若要杀我,说一声便是了,这八年,我最听你的话了,可是,谁若是害了顾家,我就算是到了九泉之下,也要拉着他一起。”

“顾轻歌,死到临头了,你还在威胁朕?”祁子修咬牙切齿。

当初他便是看上了顾轻歌天不怕,地不怕永不服输的精神,越来越靠近他想要的东西,却恨透了这股劲。

顾轻歌仰着头,紧咬下唇,那是属于她的骄傲。

好,很好,祁子修不怒反笑,道:“朕可以放过顾家,一命换顾家数百条人命,如何?”

顾轻歌抓过地上的匕首,吟歌,这是他送她的定情信物,一滴清泪落在匕首上。

“呵,顾轻歌,你未免太天真了,如此简单的死法就能取悦朕?”祁子修抓住了她的手,狞笑的将她拉到了残害了清儿的几名大汉的中间,“朕要你自己脱了衣物,取悦他们。”

他要将她的自尊,她的一切全部击溃。

如果他祁子修不成全,顾轻歌什么也不是。

顾轻歌不敢置信的看着祁子修,今夜,她是他的皇后啊。

“不愿意?那就别怪朕对顾家……”

“祁子修,记住你的承诺。”

她的下唇几乎被咬出了血,眼一闭,腰带飘然而落,大汉一拥而上,就算是死,也要尝尝南苑国高高在上的皇后的滋味。

“皇后不贞乱后宫,顾家狼子野心,来人,放火烧了未央宫,顾家满门抄斩,一个都不能放过。”

斩草除根,祁子修深谙此道。

“祁子修,我顾轻歌不会放过你的,还有凌涟漪,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吟歌在手,她拼尽全部力气,杀光了那些大汉,却无力逃出火海。

祁子修,如果有来生,我定要亲手毁了你,夺了你的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