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颜改:有凤来仪

夜色沉静、晚风温柔,重重座座的巍峨宫殿笼罩于无边的暗色之中,如同沉沉睡去的巨兽。夜风轻拂下,檐角铁马叮咚,发出阵阵悦耳的声响。

宫院南书房处明灯高悬,随着晚春煦暖的微风摇曳不定。书房的窗边植着一丛碧绿修竹,被淡黄的灯光投入淡色墙壁之上,光影随风婆娑而舞,伴着轻微的沙沙声响。只是夜空那一轮散发着清冽光辉的明月边缘,却蒙上一层淡淡的昏红。

未及亥正时分,这位仅用五年时间便灭掉上官氏王朝新登基不久的年轻天子已将成堆的奏折批阅完毕。堆积如山的奏折仅用了不到两个时辰,这说明他的心情好到了极点。

“总算说服了这帮老家伙!”随手取过手边的黄玉如意,抚摩着其下坠着朱色流苏,他暗自低语。思及这段时间自己在朝堂力排众议,总算令他们臣服,终于不再反驳他立前朝公主上官锦瑟为后了。

想起这些年来一直陪在他身边,给予他无限支持的爱妻,这位天子的面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柔和的笑容。想当年,他不过一介没落的王族,而她是前朝皇帝的掌上明珠,却心甘情愿委身于他。到后来,甚至在他起兵造反之时仍是默默支持。这样深明大义的女子,确是世间罕见,能娶她为妻,乃是上天对他的优待!

“摆驾锦粹宫!”思及温柔而又深情的娇妻,他只觉心中柔软温暖,不假思索地对着近侍说道。

皎洁月色下,那抹挺拔俊逸的身影往位于西南方向的锦粹宫匆匆而行,身后几位宫人挑灯紧紧跟随。

锦粹宫的主人便是年轻天子的原配上官锦瑟,也是覆灭不久的上官王朝的长公主。自新帝登基后,她便以这样尴尬的身份成了后宫之中最具争议的嫔妃,每天顶着莫大的压力度日。

昔日的绝色容颜如初,只是心境却大不相同。铜镜前那日渐瘦削的身影,此时正饶有兴致地描眉上妆,身着的华服锦袍乃是初嫁时她亲手剪裁而成。

“娘娘!”随侍的宫人望着窗外夜色,见她不但没有就寝的意思,反而梳妆打扮起来,一个个难免心生疑惑。几人面面相觑了良久,女官烟绿这才大着胆子上前唤道。

“你们都下去歇了吧!”上官锦瑟回眸瞥了她一眼,复又专注地挑选着妆奁中的珠钗首饰。

众人虽是不解,但瞥见她沉静幽黑的眸中闪过一道幽绿光芒,一个个忙唯唯诺诺地退了下去。跟久了她的人都知,她有着一双奇异的眼眸,但凡情绪激越波动之时,平素幽黑的眸色便会转为幽绿,更加的摄人心魄。

才不过一柱香的功夫,沉寂的锦粹宫突然热闹喧哗起来。年轻英俊的皇帝楚宣未及踏入院中,便见有宫人匆忙来报,说是锦妃不好了。

他心头一凛,冷不丁瞧见夜幕中皎皎明月边缘那一圈淡色红晕,顿觉诡秘异常。甩开随侍的宫人,他如箭矢一般冲向了正殿。

“锦瑟,这是为何?”一眼瞥见滚落于地的镶玉夜光杯,以及她唇边的殷红,楚宣只觉心神俱丧。他尚未将好消息告知于她,而她却擅自用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不解、他心痛,更多的是愤慨!

“楚宣,我此去只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请你照顾好我的妹妹锦瑶……自古忠孝两难全,而我却……”她话未说完,便见盈满泪水的眸中闪过一道幽绿光芒,继而抚上他清癯脸庞的玉手颓然垂下。

“锦瑟……”他将她紧紧揉入怀中,语意却越发的冰冷。

远处的鼓楼传来悠扬钟声,回荡于幽深夜色之中,也击溃了他的坚强,敲碎了他所有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