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不上天才爱的脚步

要在过了多年后的某个雨天,长大了的你可能不经意间想起,每当雨天来临地面上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一个个水坑,你若凝神于那浅浅的水面,可以看到一滴滴雨正中其怀,缓缓展开一圈圈的同心圆,涟漪漫过去,天空中滴落的点点,紧紧凝塞,渐至缓缓疏离,早已暗示了某种结局-永远无法走出的一种宿命必然。

倾盆大雨而至,窗外闪电频频,书包里的手机滴滴答答响起,沈星遥接通电话的一刹那突然发现不知不觉时间又晚了。

“你在哪里啊,老大?我都到你家门口了,什么时候回来啊?不然,我出去晃晃玩玩……不然,我过去找你吧!”从开始的友好渐渐到一种不耐烦烦躁再到一种嬉皮笑脸,苏子辰这孩子情绪化也不轻。

沈星遥本还要说些什么,没来得及,同时也没来得及听清他的所有言语,却已经听到挂机后的沉寂,还以为他只是原地附近走走转转。

快速穿好雨衣急匆匆向雨里苏子辰所在的方向迅疾骑车过去。天空正起瓢泼大雨,眼睛里都已经进了水,路况都不看清楚,包里的电话却又想起,慌忙掏出来接听:“你到底在哪里?我在东路,你在哪儿呢呀?”

“啊!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就在附近走走吗?”星遥有点惊讶。

“看你不过来,我想去找你,大姐大,你到底在哪儿啊,我已经到了这个大转盘了,你说你在哪里吧?”更加急迫的询问,完全不理会星遥的惊讶之问,雨声越来越大,豆大的雨点打在星遥的脸上,也应该在苏子辰的面庞。

地面已成海,路面上的水已经很高,沈星遥的自行车一半在水里,另一只手还在继续接听电话。

心里有点隐隐担忧,她向来精心惯了,真害怕一个不小心翻车跌入水坑吧。不知道为什么灿烂的笑容就开始挂在了她脸上,一直停不下来,雨水似乎都变得温柔了。这一天,似乎有某种征兆,从她脸上间歇性停不下来的笑开始。

爱笑的沈星遥让所有人都觉的她是个多么幸运快乐的女孩啊!整天哪里会来那么多的停不下来的笑?真有点穷开心的傻劲。

只是沈星遥脸上没有酒窝,她却异常喜爱有酒窝的笑脸,那像是盛满了美酒的泉眼,缓缓地喷涌而出,渐渐流淌,直醉心田,快乐的种子一经播散就蔓延到每个人的心上,她喜欢这样的想象或者比喻。

“可我在西路,你怎么走到我刚刚才过去的那条的路上去了呀,不是说好不要瞎走了吗?你好好看看附近路标,我找你去……”

这两人真是落了个向左走,向右走的悲剧之中。雨始终不见停,更加慌乱了心绪,这小孩子,愣头青一个,在雨天的马路上骑电瓶车,加之心急,千万不要出点事情,虽然自封“马路杀手”的星遥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小心点,慢着点,听到没有。”在电话里小心地叮嘱着他。

一番折腾后,他们终于还昌无缘相遇在一条路上,只能说好一个共同中间地带位置,彻底挂断电话。

如果一不小心就被放肆地惊吓,脾气很好的沈星遥并没有雷霆大怒,甚至只是笑笑了之,也许就是为自己埋下了某种潜在不定时的炸弹吧。渐渐,于施吓者已经习惯去捉弄一个惯性“受害者”,坚持着这“陋习”的苏子辰在沈星遥眼里还真是个有些调皮的小孩子。

有点可爱,有点头大,但毕竟是个孩子。

雨渐渐小下去,看看天空还是阴沉沉的灰色,沈星遥摘掉头顶上的雨衣帽子,停在苏子辰的中学门口,打电话告诉他。

“什么你已经到了,那么快!等我,大概20分钟吧!”他的电话又挂断了,如此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大雨过后,天空有点轻松的表情,浅灰色,很轻盈,地面上的小溪流纷纷汇入“地下海洋”去,空气里满满的都是清新。

凝神思索,她习惯性的姿态——静悄悄。恍然间,后背被敲了一下,“嘿,又在发什么呆?”沈星遥赫然被吓了一跳扭头看到这小子一如贯例继续拿自己开玩笑。

“你怎么会这么快!不是说等20分?”只能继续笑着白他一眼,这孩子已经把捉弄星遥变成他日子里的一种必然程序。

“苏子辰,不然今天我们就到你们学校去补习,也顺便看看你们学校了。”她很认真地说着。

常常就是这样,沈星遥究竟怎么想到了那些不为别人所理解的怪点子招致了大家投来的不可思议目光。是不是她的脑子里住着个有点太过怪异的精灵。很多想法点子甚至连星遥自己都在暗叹亏想的出来啊。

苏子辰是她这个暑假里带的第四份家教,也正给了她一个充分发挥异想天开天赋的大机会。犹豫到苏子辰家距离学校太远,上课地点由沈星遥来定。

说定了带他家教的几天后才见到面,梅雨季刚刚过去,受副热带高压控制的江淮地区被令人快要窒息的暑闷覆盖。沈星遥匆匆接了苏爸爸的电话,结束展鹏家教后就闯入盛夏的晴午,汗水直接顺着脸颊淌下,像在洗澡蒸桑那。

一边骑车一边心里还在暗想:这孩子又该是个什么样子?可不要是个大老难问题啊。

到了校门口远远就看到苏爸爸的车,经他挥手示意,星遥停放好自行车,进了车,还真是凉快!下意识地先看了一眼坐在后座里的小男孩,似乎有点怕生。

“这就是您家孩子了啊,看起来很乖的啊!”她已经绝对自信于自己在这片土地上和孩子们的亲近能力。

曾经,有位姐姐对她说起过:“星遥,你以后一定会幸福,老人家讲过讨孩子、老人喜欢的女孩一般都会有个幸福结局。”

沈星遥有以为过那会是真的吧?暗暗会一个人偷偷傻笑。心里想一想:我毕竟也是个善良的姑娘啊—不管怎么着,心里绝对要做个好姑娘的心思,老天会眷顾我的吧?

很多事情都在一点点改变,星遥却一直都是那个爱笑的姑娘。

她的微笑很快让这个小男孩也露出微笑,一番亲切的询问过后,很显然苏子辰已经接受了这小老师。真是个聪明孩子,其他成绩都很好,只是太过排斥要花功夫背的英语致使单科瘸腿。

和苏爸爸告别之后,带着苏子辰走进学校,天气确实很热。虽然在树阴下的石桌落坐,炽热的阳光还是可以穿透浓密的枝叶,即使稀疏却相当实力地烘烤大地。

打心眼里有点好奇,这小朋友作为一个小胖子如何可以坚持下来,双眼炯炯,那么认真地听讲?

只用了两个小时,一个只30多分英语成绩的中学生,竟然听懂了单词记忆法、基本语法框架,而且背掉半个单元单词,还分析了一篇课文,做了随堂练习。要不要这么聪明啊?沈星遥这一次真心感觉到这么累!

用她的体会来讲,就是这孩子为什么要理解得那么快啊?紧锣密鼓,像排兵炮一样,一个知识点接一个知识点往出扔,有些累人。

从第一口喝桌上酸梅汁的时候起沈星遥突然觉得自己做得不周到了。带苏子辰进了学校,匆匆介绍些情况后,偶然看到他书包侧边的水才想起自己忘记了带水过来。

安排妥了他坐原地不动,自己去买水,却没有了,无奈只能拎酸梅汁回去。

而此时,自己喝着饮料,小孩子喝着水,才想起来怎么会没想起给他也带个过来,只怪那时她只以之代水,忘记了其饮料功能,而现在不那么匆忙了倒有些品尝的味道。

顿时觉的有点对不住这小孩,应该做些什么来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