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人妻

前几天,我收到了一份信,一封邮寄了四年才落到我手上的纸信。

收到纸信时,我还以为是哪个男同学暗恋我而给我写的情书,当同桌阿秀看到我手里的信封,嬉闹取笑我是不是又收到暗恋者的情书,我羞涩的红着脸,把信封胡乱塞进书包里。

放学了,我听到铃响后,最后一个留在班级里,因为今天轮到我值日,等我打扫完班级的卫生后,我突然想到书包里的信封,心情变得有些害羞。

可能因为我内向的性格,每次都到情书,我都会莫名的一阵心慌和羞涩,却又有些小得意。

当我打开信封,却只掉出一枚红色的戒子,戒子上雕纹着古怪的花纹,一见到这枚戒子,我整个脸瞬间煞白,脑海里恐怖的记忆如潮水般潮涌想起。

四年前我回老家,老家在云南省靠近老挝边界的储家村,我们那边有一个秘密,只要有女孩子出生,几乎每家每户心情都很沉重,脸上没一丝喜悦,这跟长期以来的重男轻女不同,因为传言清末年间的那次人鬼契约,让我们村世世代代的女人,都要嫁给阴夫。

那次我回家硬是被奶奶逼着配阴亲,说这是村里的规矩。成婚当日我神秘的收到一份阴礼,跟这个花纹戒指一模一样被我奶奶强行戴在我手上,之后我妈出现,把我解救逃了出来,还跟我奶奶吵了一架,出村前把戒指扔到了村口的池塘。

整整四年,我没想到这枚戒指居然还会出现!我惊恐的抓起它狠狠的丢出窗外,然后害怕的趴在桌子上颤抖的哭泣。

“我的姑娘~四年了,为夫找得你好苦,终于,我又找到你了。”

我哭着,眼泪湿了桌子一大块,忽然我仿佛听到刺入灵魂的声音,

声音像从四面八方的传来,又像是从我心里传出来,伴随着一曲悲脆空灵的古曲。

“不要!”我尖叫的从桌子上跳起来,拎起书包就惊慌的逃出教室。

中午临近十二点的高中校园显得很冷清,几乎的学生和老师已经离开学校,夏末的天气依旧有些燥热,可是我却只感觉身体一阵阵的发凉,我一路脸色惊慌的逃出教学楼。

突然,在教学楼转角的地方,我和一个软嫩的身体重重的碰撞到一起。

“鬼呀!”好疼!我捂着额头,我当时精神有些恍惚,突然碰撞到人,就下意识的以为是鬼的大叫。

“呵呵,原来连你也以为我丑得像鬼!那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然而被我撞到的并不是鬼,可是有些脸熟的一个女同学,何萍萍?我认出她是我们隔壁七班的同学。

听到我恐惧的冲她大叫是鬼,她悲苦的以为我也是认为她很丑的苦笑着爬起来,一步步弑神落魄的走上教学楼。

“不,不是……”我歉意的想说不是,可是眨眼,何萍萍就消失在楼梯拐角,我张了张口嘴唇,想到教室里刚才听到的鬼曲和鬼夫的声音,我畏惧了,不敢追上楼的匆忙离开学校。

“对不起,下午我一定向你道歉!”我心里默默的下着决定,所以当下午快上课了,我鼓着勇气,提前半个小时赶往学校,想要能早点的向何萍萍道歉。

我一路一边快步朝学校前进,一边自言自语的练习着如何更自然的向何萍萍道歉,我害怕到时候性格害羞的我会丢人。

快到校门口,我心跳有些加快,心情也紧张的有些忐忑,就当我跨进校门,就听到一声尖破天际的惊恐叫声。

轰然,一些提前想来学校读书自习的学生和提前来的老师都听到尖叫的飞快跑进学校里,一个巡逻的门卫保安更是满脸惨白的冲进警卫室报警。

我有些茫然失措的不知道该继续往教学楼走,还是离开学校的愣在原地。

忽然,我见到一个女同学披头散发的,走路一瘸一拐的从我身边路过,我看着她的背影,隐约有些熟悉,好像哪里见过一样的努力回想着。

恍然,我想到她就是我上午放学后碰撞到的何萍萍,我顾不得学校里发生什么大事的连忙追赶上她。

“对、对不起,早,早上我不是故意的。”何萍萍走路的姿势古怪的像电影里的丧尸,我一想到这个画面,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冷颤,连忙将这个念头甩开的跑到她侧边,涨红的脸道歉,因为的跑得有些太急,所以还有些结巴。

“呵呵,无所谓了,都已经晚了。”何萍萍呵呵的凄惨一笑,头抬都没抬的继续前进。

我听到她有些凄凉的声音,身上的寒意越发强烈,我莫名有些害怕的没有敢再跟上前。

‘学校怎么了?’我奇怪的回头看着学校。

“呀!兰兰,你一个人傻愣着干嘛?”突然,我肩膀被人猛拍了一下,惊吓得我脸色发白的差点叫起来,但听到是同桌阿秀的声音,我深吐一口气的白了阿秀一眼。

“差点被你给吓死!我早上不小心撞到隔壁班的何萍萍,刚才就和她道歉呢!”我抱怨的轻轻掐了一下阿秀的手臂。

“道歉?何萍萍?什么呀,什么都没有呀,我就看到你一个人傻愣愣的发呆!”阿秀莫名奇妙的瞥了我一眼,又开心笑着环着我的臂弯,一起朝教学楼走去。

“哎,你听说了没?刚刚,就刚刚,七班的何萍萍突然跳楼自杀了,哎呦,你是没看见,她的尸体都砸碎成一团肉泥了。”

“真的?那我怎么没见到?”

“没见到?她的尸体还在五号楼楼下,怎样?你敢不敢去看看!”

我和阿秀并肩嘻嘻笑着走着,我突然听到两个男同学夸张的聊天,只听见有人跳楼,却没听到谁跳楼,可是我心里还是没来由的一阵恐慌,脸色也变得有些僵硬的被阿秀拽了一下。

“怎么了?干嘛又发呆?你还真信他们这些男生整天的胡说八道呀!”阿秀嬉闹的捏了我脸一把,取笑的说道。

“你还别不信?要不信,你自己现在去看看!”被阿秀鄙夷的男同学当场气恼的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