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灵天地

“儿子,起床吃早餐了,我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春卷寿司。”一大早就被老妈推门进来把郭小南给叫醒了,郭小南看了看时间。

“咦,现在才7:00钟而已呀老妈,今天是周末呀!就不能让我多睡下么。”

周末?郭小南突然才反应过来,难怪博士昨天晚上提醒我,叫我今天上班千万别迟到。一想起昨晚上博士对郭小南说的话,郭小南也不敢在继续懒床,急急忙忙的就下床收拾起来,还把一旁的老妈搞得是苦笑不得了起来:“这孩子,刚不是还说周末想多睡下,怎么一下又起的这么快。”

“那个,老妈?我袜子呢!帮忙找一下。”

袜子?只见老妈顿了顿道:“噢,今天早上起来看到你那袜子太脏了所以我给放洗衣机给洗了,你说你什么时候才可以照顾好自己呢,实在不行那就给我找个儿媳妇!”

“哎呀,怎么又来了,老妈你真是越来越啰嗦了,好了好了,我随便找一双穿就得了。”

“今天不是周末么?怎么急急忙忙的干嘛,先来吃早餐在洗脸刷牙也没关系呀。”

“对了老妈,今天博士找我有点事,所以我得去单位一趟,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如果晚了你们就别等我了,早点睡。”

说得没错,这人心情好就会觉得看什么都很是如意,几分钟后郭小南已经整装好了,这时候老爸也起床了,看到郭小南大周末的起这么早也觉得意外,也不禁问郭小南道:“咦,怎么个大周末的,你这么早就要出门?”

“哦,今天博士找我去单位说事呢。”

郭小南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早餐一边回答老爸的问话。

“老爸老妈,我走了啊。”在简单吃了几口最爱的寿司之后,也没等他们的答话,郭小南便急匆匆的出了门……

“这孩子,也不知道急什么。”

“阿南!这么早?”每天都起得很早来晨练的邻居阿伯给郭小南打着招呼。

“阿伯早,呵呵。”郭小南笑着回复到。

在路口,郭小南随手拦了个的士叫师傅去市区的科研大楼,A市的交通还算不错,比起其他城市而言。十几分钟后车便来到了大楼的大门处,付完车费后郭小南快速朝着实验室而飞奔而去。今天因为是周末,大楼内的人不是很多,按了电梯18楼,郭小南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刚好8:00整,博士也差不多到了吧。

嘀……电梯响了,走出电梯后郭小南内心从没有过的兴奋再次犹然而生。

“你来了,阿南。”

没想到博士比郭小南预料的还要来的早呢,还以为昨晚酒喝多了会稍微起晚一点,显然郭小南是多虑了,见状,郭小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博士早。”

“阿南呀,你个臭小子真是好事成双了你,看来以后的天下还得是你们这群年轻人的天下。”博士的话把郭小南说得是一头雾水的。

说罢,只见博士随手递给了郭小南一份表彰报告和一份报纸,郭小南顺手接过来一看,一下就傻眼了,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呢,郭小南发表的微小粒子论在著名的科技报纸上刊登了,还有就是郭小南参与研制并自主开发的M16手雷现在已经正式投入生产作为日后军方的主力武器,上级的领导还为此专门给郭小南写了一份书面表彰报告,这对郭小南来说无疑真是一份很高的荣誉,这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看来好日子的来临,对郭小南来说应该是指日可待了。

“开心吧,小子。”博士也同时为郭小南开心的问道。

“嗯嗯,怎一个开心了得。”郭小南发自内心的笑了。

“别开心得太早,你以后的路还长呢,加油吧!小子。”

“知道了博士,请相信我以后会更加继续努力的。”

一阵开心过后郭小南才突然想起正事,当然了比起拿书面表彰来说,博士的行动对郭小南来说更有吸引力。

“对了博士,今天这么早叫我来,不是就为了这件事吧?”

“呵呵,就知道你小子惦记着呢,当然不是了,来看看这个。”

“这又是什么?”郭小南打开一看是一份资料,里面分别记录了四个人的资料,两男两女,两男分别叫做张黑、许多,两女则分别叫做慕容白雪以及罗小倩。

“这是什么?看他们干嘛呢!”郭小南疑惑的问博士道。

“给你看,自然有给你看的原因。这是这次任务上级派来和我们一同前往的人,我把他们的资料都收集了过来,好让你也了解了解以便于日后的工作方便。”

原来如此,此时郭小南的心里心里对博士突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敬佩。

张黑:男,35岁,军方的高级军官,10岁进入特种部队,13岁被授予神枪狙击手,18岁成为高级军官候选人,其中间立过无数辉煌战绩,经验丰富,20岁那年便如愿的当上了部队里的高级军官……

许多:男,特种侦查兵,28岁,幼年因为逆反心强不听父母管教误杀一个地痞流氓被判入狱5年,但据内部消息这五年以来他并没有受到同其他犯人一样的不平等待遇,反而是得到了特种部队高级领导的器重,秘密为其进行战略训练,终究在五年多的严酷训练中使他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军人。据说他是为了一个女人而才误杀的那个地痞,但具体是谁这就无从而知了。

慕容白雪:女,人如其名,当翻到她资料页的时候郭小南也是吓了一跳,从照片来看郭小南从没有见到过如此美丽穿军装照相的女生。21岁,说实话真没想到她年纪轻轻的就这么厉害。可以和张黑,许多这样的人物同排名。再往下看,18岁正式参军没有任何风光伟绩也没有过多的介绍,只有一个称号:“特级助理”!

“这是个什么级别的人物?”郭小南好奇的问博士道。

博士笑了笑:“呵呵,也不是什么特别人物,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就知道了,上级领导者的核心人物之一是她父亲……”

喂哟,原来是一个关系户,难怪呢!

最后一个罗小倩:也是女,25岁,同样也很年轻,主官职是一名军用医生,但博士告诉郭小南她实质是一个集侦查、医生、爆破、教官于一身的女强人,人长得也还算不错,单从照片看应该是属于大大咧咧型的。

在把资料通通看完之后,郭小南随即不解的问博士道:“这到底是一次怎样的任务,为什么连效命于A市的特种部队的高级军官都出动了?”

博士喝了口水缓缓的给郭小南说起了事实的经过,原来其实早在五年前博士就曾经和军方的人去过一次目的地做考察,也是博士当初为了这次机会最后和小苒(博士的女儿)她妈妈的感情彻底破裂的导火线,博士还说当时他们一共是出动了12个人,张黑就在其中并作为一行人的首领,也就是那时博士和他结识,并一共出动了两辆军用改装车秘密前往鬼子坡,哪知当天夜里就发生了怪事。

小苒她妈妈那时候就是受不了博士这工作的性质,一出去工作常年都见不到面,她很想博士能够辞掉工作干点其他的,那时候一切都算是很好了,她只想有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可是她怎么会知道博士对这份工作的热爱,以致于小苒考上大学的那天晚上,本来是说好一家人为此而庆祝的,可是博士却再次由于工作的原因而没能履行自己的诺言,促使最终她们离弃博士而去。

只说到这里,博士便开始自责了起来:“我知道小苒如果跟着我,我也不可能有更多的时间去照顾她,去做到一个好父亲,所以在抚养权选择的问题上,我忍痛无条件的让孩子跟了她妈妈,在我接到通知准备前往的头天晚上,她曾经就对我说这一次的预感很不好,叫我考虑考虑申请不要去了,可你想想这怎么可能呢,后来果然如此,再挖掘好墓室的第二天夜里就出事了,死了很多随行的士兵,我这条老命要不是在张黑的奋力保护之下,也许也早就命丧于鬼子坡了。”

听完博士的话,郭小南就开始感慨起来,也许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吧,倘若博士当初选择辞掉工作选做一个好老公好父亲的话,那现在的博士应该会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吧,但同时郭小南也许就不会是现在的郭小南了,也许就真的沦落为与很多人那样,成为那拼搏一生就为了吃口饱饭,人潮中一点也不起眼的小人物。

在这个世界上,郭小南一直觉得有些东西它真的很难让人去预料,郭小南看着身边的博士突然好生的感叹他的知遇之恩,但同时又为博士的抉择略为的感到一丝同情。郭小南继而对博士说道:“那她们现在过得好么?”

郭小南的话也许是又触及到了博士的痛处:“要说早些年我们还有些联系,可现在早就没有任何联系了,我只知道她们移民国外生活了,其他的就一无所知。”

深深吸了口气博士继续说道:“也许她们过得很好吧,又也许她们从新组建了家庭,又或许小苒还多了个弟弟或者妹妹也说不一定!呵呵……还是不说了免得失态就不好了,过去的我想就让它过去吧。”

博士的话语中明显带有几分落寞和忧伤,郭小南越来越觉得自己真是三生有幸,一个在常人面前高高在上,令万人仰望的科学巨匠,居然在这里,在此时此刻给郭小南述说着他的过去,和郭小南分享着他的痛楚,郭小南有时候真的在想自己到底是何德何能呢。

“那么,博……”

郭小南想再说些什么,但没曾想到竟然被博士无情的打断道:“阿南,别再问下去了,我对你说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此次的旅途可不是闹着玩的,也不是像你平时那种一般的勘察任务,有些事我说了你也许也不会相信,你还需要成长需要磨练,总有一天你的成就一定会超越我的,加油!”

其实郭小南也知道博士一直以来都拿自己当做亲儿子来看待,对自己的期望也很高,平时里也是异常的严格,但郭小南却没有丝毫有责怪他的意思,反而是很幸福同时也很感激他。既然话都说在这份上了,郭小南随即给博士倒了一杯水也顺便活动活动了一下身子骨。听完博士说的遭遇后郭小南不但没有害怕,有想退缩的心,反而是更加的躁动起来,恨不得马上就动身前往。

博士一边喝着水一边看了看时间,对郭小南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也回去准备准备吧,我们明天就出发,但是切记不要带什么电子科技设备。”

“嗯哼?这是个什么规定。”本来还说叫上博士一起再去吃饭顺便庆祝庆祝,但博士似乎也没那心思,也对,想想博士的申请可是经过五年才得以批准,看得出这对于博士而言一定是非比寻常的。

不许带电子设备?那手机也就包括在内了,本来想再问问原因,但是介于博士如果会告诉自己的话,他自然会说,而相反,不想说或者是还没到时机的话就算问了也白问的这点,郭小南也不好再做多问,只是暗自记在心里。

在博士的催促下郭小南被博士“撵”回了家,下到大楼外,郭小南看了看时间暗自吃惊,这时间也过得太快了吧,都快晚上7:00了,不过A市的夏天黑的比较晚,现在依然还可以看到太阳伯伯,本想叫上几个朋友庆祝一翻,可是打开电话簿一看,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后来索性就干脆直接回家与家中的老爸老妈庆祝,一想到老妈的好手艺,郭小南就肚子就开始直叫。

好咯好咯,别叫了哥们,低调点,咱这就回家让你吃个饱,也让咱爹咱妈为了生出怎么个好儿子骄傲骄傲,同时心中也默默向鬼子坡发起了挑战。鬼子坡!等着我,你南爷我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