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恩宠:晚安,总裁大人

夜,伴着雷鸣暴雨。

冲刷着整个城市的大街小巷。

沿着一条小路往前走,一栋古欧式建筑赫然出现在郊区的空地,显得神秘而又阴森……

黑色的落地窗前,一个颀长的影子映在地面上。

“太子爷,一切都准备就绪。”

“嗯。”修长的手指拿过茶杯,薄唇微抿了一口。

他转身坐在沙发上,慵懒的像一只猎豹……

尤其那一双眸子,黑潭般摄人心魄,另人看一眼便不能遗忘。

“你确认好了,她就是那个女人?”狭长明秀的眸子微眯起来,瞥向旁边站着的黑衣男人。

他立刻弯下腰,毕恭毕敬的回答,“是的,太子爷。”

东方以寒的指尖点了点新闻头条上的那张照片,俊脸邪魅的上扬几分……

“他还真是什么女人都敢娶,我的人也敢碰呢。”

他忽然站起来,衣角带动旁边桌子上的高脚杯,顿时红酒那鲜红的液体洒了出来,染了白色的桌布,看起来十分诡异……

东方以寒迈开长腿离开别墅,而那张报纸还静静的躺在桌子上。

上面用加粗加大的字体写着——

【明日墨氏继承人大婚,新娘是知名外科医生】

……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婚礼进行曲遍布每一个角落,听起来就那么的让人充满幸福感。

虽说墨氏不是什么大企业,可毕竟是个德高望重的家族,在帝城也是有名的。

这来的客人也都非富即贵,谁都想来趁着这个机会寒暄一番,万一日后有用呢?

冷唯一在新娘休息的花亭中挽住了父亲冷尧的手臂,一脸的甜蜜都要溢出来了,“爸,我这次真的要嫁人了。”

父亲冷尧都没有去直视她的眼睛,只是点点头而已,看起来心情十分沉重。

这女儿虽然不像儿子那样可以传宗接代,但毕竟是他心疼了几十年的宝贝!就这么要交给别人了,他心里能好受吗?

“爸,不要舍不得我,我会和子轩经常回去看你们的!”

“女儿啊……你一定要幸福……”冷尧顿了半天才开口,声音有些颤抖,听得出来他在压抑自己。

“你哭了?”冷唯一赶紧用手帕给他擦了擦眼角,“不要这样!今天是我最重要的日子,你应该开心才对啊!”

冷尧一个劲的点头,不住的拍着女儿的手,“你一定要幸福,一定要幸福!”

听到牧师说有情新人入场,罗晴赶紧把她的盖头给遮上。

冷唯一只能依靠挽着父亲的手往前走。

她能感觉到身边的人来了,就在自己的右前方。

他高大帅气,英俊有为,今天自己终于能够嫁给他了……

害羞的拉了拉蒙在脸上的头纱,冷唯一踩着高跟鞋有几分扭捏的跟墨子轩向神父面前走去……

“感谢神让我有幸见证一对新人的结合。”

牧师的声音响亮,手里拿着誓词,“墨子轩先生,请问你愿意娶冷唯一小姐为妻,并且一生呵护她照顾她,无论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吗?”

墨子轩执起她的手,黑眸着迷似的盯着她的小脸,“我愿意。”

“那冷唯一小姐,你愿意嫁给墨子轩先生为妻,并且——”

牧师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外面一阵噪杂的响声!车鸣声震耳欲聋。

墨子轩的脸色突然一僵,他拍拍冷唯一的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我出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去!”

宾客们看着他们两个人走了,一个个面面相觑……

完全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怎么还特意出来迎接我?真是荣幸之至。”

听到声音,所有人都齐刷刷的转过身去,看向了教堂门口。

两排人齐刷刷的站在两侧,对红毯中间的人鞠躬敬礼。

“太子爷好。”

当宾客看到他的样子时,人群里不停的发出吸气的声音,尤其是女人,更是惊叹。

这男人……也太完美了,那深邃的轮廓,颀长有力的身影,每一点都恰到好处。

尤其是那一双黑眸,瞬间震慑所有人……

东方以寒一副无辜的样子,浓眉微挑,转了转中指上的指环,“我也是来参加婚礼的,真是不好意思惊扰了大家。”

……

“少奶奶,我们家太子爷特意来接您回去的。”

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说完,恭敬的弯下腰,“请吧。”

要接她回东方家?!

是在说自己吗?

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冷唯一刚要说话,墨子轩却忽然拉了她一把,“东方以寒,今天是我和唯一结婚的日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挑眉,勾唇,东方以寒无辜摊摊双手,“没什么意思,都说只是来参加婚礼,顺便把我的新娘接走而已。”

“……”

“这新娘我就带走了,不用太感谢我。”

墨子轩蹙起浓眉,眼底闪过隐忍,“东方以寒,看在我们墨家的面子上,你能不能……换个女人?”

东方以寒嗤笑,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为什么不是你换个女人?墨子轩,你别忘了你们墨家有今天,都是谁给的。”

“……”

“浪费什么时间?”东方以寒给旁边的人递了个眼色,两个黑衣男人立刻走上前。

“少奶奶,请吧。”

这戏剧性的变化让冷唯一根本没缓过神来。

她木讷的看了看墨子轩,可是墨子轩却没敢抬头和她对视,完全一副心虚的样子!

“对不起……唯一……”

“墨子轩,你就这么把我让给了他?!你这……什么意思?把我冷唯一当什么了?”冷唯一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那个平时对她极好,温柔体贴的墨子轩去了哪里?

“唯一,你别激动!”

“我为什么要跟他走?我不去!”冷唯一头纱一扯,直接甩到了地上,“墨子轩,我这辈子都不原谅你!”

“唯一,别胡闹!那可是太子爷。”冷唯一的父亲看到东方以寒的脸色有些不对劲,赶紧过去劝自己的女儿。

要知道,这东方家的继承人东方以寒,可是出了名的阴狠毒辣,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惹怒了他,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凭什么?凭什么他要娶我就得嫁?”

“凭你看过本少爷的身体……”东方以寒忽然开口,一双墨色的眸子紧盯着她。

“……”

“你还脱光了我的衣服,看了我的全身?”

冷唯一错愕,“不可能!除非——难道你是那个人……?!”

当时他脸上带着面具,自己只关心他的伤势,也没仔细看……

“没错。”

“那我救了你,你不来感激我,反而砸了我的婚礼?!”冷唯一对上他的视线,美眸怒瞪。

“看了我身体的人,要么是死,要么是东方家的少奶奶。”东方以寒邪气的勾唇,“你想选择死,我也成全你。”

……

东方家坐落在帝城的中心点,是座古欧式的私人别墅。

不过说别墅,不如说是一座城堡,乘飞机如果经过帝城,那么第一眼便会看到这里。

黑色的布加迪在路上缓缓的前行着,后面还齐刷刷的跟了一排豪车。

不远处,就看到一个金色的大门,上面篆刻着两个字——【东方】

传说中,进了东方家如果没有允许,连只苍蝇都飞不走,除非是尸体。

手被绑住的冷唯一挣了挣,瞪向一旁悠然喝着咖啡的男人。

“快点放了我!你这忘恩负义的人!”

东方以寒抿了抿杯子的边缘,一双墨黑的瞳眸对上她的视线,“想知道那些埋伏我的人,现在都身在何方吗?”

冷唯一一怔。

“我把他们油炸了以后淋上番茄酱……送给了我的宠物当晚餐。”

“……”

精致的五官微扬,“你也想?”

冷唯一咬唇,说不害怕是假的。

“是第一次?”东方以寒忽然放下咖啡杯,目光认真,“墨子轩有没有碰过你?”

“当然——”冷唯一刚要开口,又忽然顿住。

帝城的人都知道,东方以寒有严重洁癖,最讨厌脏的东西,那如果自己……

“我和墨子轩是青梅竹马,当然早就有过关系了!”

看着她微昂起来的小脸,东方以寒的脸色突变,“很好!那明天我就让你参加墨子轩的葬礼,如何?”

冷唯一的心一惊,“你变态!”

“碰了我的女人,就要有代价。”

“你——别动墨子轩!”冷唯一咬唇,“我……我们还没有那个过……”

东方以寒突然俯下身子,用手指轻轻拨开她唇边的发丝。

“你应该知道骗我的后果吧?”

“求你……别动墨子轩……”冷唯一的话音刚落,整个人便向后跌去。

夜,刚刚开始。

这本该是她的新婚之夜,春宵一刻值千金……

……

清晨,微风拂过,轻轻的掀动纱帘,透进一丝凉意来。

凌乱的大床下,婚纱,西裤,衬衫被随意的扔在地上。

任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叩叩——”卧室的门忽然被轻敲了几下,“太子爷,老爷让您过去一下。”

东方以寒睁开眼睛,墨色的眸子有几分惺忪。

看了一眼怀里满身吻痕的冷唯一,他薄唇勾起一丝得意的笑。

起身,他伸手捞过睡衣披上,带子松散的系着就进了浴室。

简单的冲澡后,东方以寒的头发还在滴水,修长的五指不紧不慢的系着衬衫扣子。

“早安,太子爷。”

打开卧室的门,两排佣人齐刷刷的候着。

东方以寒蹙了蹙眉,“老爷子叫我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