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个相公来种田

“彭百灵,有你这么对长辈说话的吗?我今天这个当哥哥的不教训教训你,以后你嫁入桂家一定是不懂得侍奉公婆的道理,给我们彭家丢人!”说话间,彭大勇就撸起来袖子,就朝着彭百灵径直走过来。

他长得是细胳膊细腿的,可是架不住他是个男的,那故意拧起的眉,看起来还真是吓人。

彭百灵握了握拳头,感觉自己的力气已经恢复不少了。想她穿越之前,因为生病身体已经极度的虚弱了,这种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让她很是兴奋。

她的一双眼睛晶亮的看着彭大勇,替他数着步子,一步、两步、三步!到了!

然后,她一手操起依靠在门旁的棍子,狠狠的就扫了过去!一招横扫千军!

这一棍子就扫到了彭大勇的腰部,直接就把人给打蒙了,同时也顿住了脚步。

“嗷呜!”彭大勇痛苦的哀嚎了一声,一手捂住自己的腰,脸部扭曲得不成,就连身体也往自己的腰间扭曲着,哪里还顾得上骂人。

“你个死丫头,居然还敢打你哥?”彭有源一看见自己的大儿子被打了,更加怒不可遏,边跳脚边嚷道,“老二,你给我上!狠狠的教训这个死丫头!”

“好!”彭大福大吼一声,冲向彭百灵。

如果说刚才彭百灵是打个措手不及的话,那现在面对彭大福,情况自然就是不同了。

彭百灵沉着冷静,拿着棍子就舞了起来,一根普普通通的木棍在她的手中被她舞出了花,在空气中迸发出“呼呼”的声音。等到彭大福冲上前来的时候,她一个挑棍,一个斜打,几下,就把他打得是毫无招架之力。

“哎哟哎哟!”彭大福抱头鼠窜,窜到他爹那边,躲在他爹的身后大喊,“爹,这个死丫头打我!”

“嘿!”彭有源蹭的跳起来,面对着彭百灵的棍子,他也怕啊!只是他虚张声势,整个人绷直着悄悄往后退。可是他的二儿子在他身后一个劲的推着他往前冲,那棍风几乎都要扫到他脸上了!就要碰到了!

面对彭有源,彭百灵自然是不会像打彭大勇和彭大富一般,毕竟是老年人嘛。不过,她可以……

“爹!爹!你终于显灵了吗?你尸骨未寒,大伯一家人就急于占我们的财产,让我和娘没有立足之地啊!爹!你快把这些欺负我们的人带走啊!”她猛然把棍子一丢,冲到灵堂前,就跪下来嚎啕大哭。

受到她的感染,林氏跌跌撞撞的上前,也跪在她的身边,朝着灵牌哭喊道:“相公,你为什么丢下我们孤儿寡母的,你倒是把我们带走啊!”

本来就在假哭的彭百灵表情定住了,忍不住重重的喷了一口气,什么叫“把我们带走”,明明就是“把欺负我们的人带走”好不好,怎么听的!

这忽如其来的变故,让彭有源有些惊恐,他紧张的看着灵堂方向,越看越觉得瘆得慌,难道真的如那个死丫头说的,他爹爹显灵了?

“爹……”彭大勇害怕的四处张望,靠近他爹的时候,手还攀上了他爹的肩膀。

“啊!”彭有源全神贯注的看着灵堂,被自己大儿子这么一碰,还以为真是他弟弟显灵了,被吓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待发现是自己的大儿子之后,他恼怒得一巴掌就打在儿子头上,喊道:“要死了!这样吓你爹!”

彭大勇委屈啊,他刚刚被打到腰,疼的在那里独自落泪半天,好不容易跑到自己爹的身边,又被打。

“爹,我看这里有古怪,这个死丫头平时话都不多说一句,今天居然还敢拿棍子打人!说不定真的是……”彭大富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周身更冷了,让他不敢把话继续说下去。

这事的确是古怪,彭有源说道:“走,等她爹下葬以后,我们再来!”

三个人来的时候是趾高气昂的,走的时候,却是畏首畏尾的。

好不容易把找麻烦的人给打发了,彭百灵停止了哭,起身把门给关了,隔绝了有心人的窥视。

“灵儿,你爹他怎么不跟我说句话啊?”林氏一边哭一边说道,“你不是都已经看见他了嘛!”

彭百灵整个人囧了,她明明就是骗彭有源他们的好吗!这天真的孩子!她现在没空理会林氏,她还要适应她已经穿越的事实中。

只是看着这斑驳的泥墙,以及那老旧的窗框,黑洞洞的屋子,她这是穿越到了多穷的人家?就算是这样,居然还有人来抢,还真是……无言以对。

“嗯……额……娘,有吃的吗?”彭百灵艰难的说出这个“娘”字,只是她的肚子的确是饿了。之前的原主是因为伤心过度,也不知道怎么就死过去了。而正好,她就穿过来了。

“有,有,我就给你热粥去。灵儿,你在这里陪着你爹好好的说话,我看了好久都没见着他,估计他只让你见。”林氏抬起袖子,把眼泪擦干。

彭百灵无语对天。

片刻,热腾腾的地瓜粥就上来了。

一入口,口感就不那么好,只是肚子饿了,彭百灵也不会挑剔那么多了。毕竟是吃惯了精米的人,忽然吃这些糙米煮出来的地瓜粥难免不适应,不过她安慰自己,这是纯天然的,养生的,排毒养颜的。

吃完了,彭百灵跪坐在灵堂边,把这个朝代的事情和原主的前半生基本扫了一遍。

这里是南澜国里一个很小很小的村子,叫海西村。而原主自身沉默寡言,见到人多总是会害怕,极少与人交流。从小到大的记忆,基本上全是怯怯的躲起来看人……

而原主的那桩娃娃亲,则是因为她爹与桂老爹关系特别好,一次两人喝醉了,就定下了断娃娃亲,这些都是原主断断续续的偷听到的。

这到底是多不负责任的爹啊,居然喝醉了就给人定下亲事,弄得她现在那么麻烦,还要面对嫁人!

只要一想到嫁人,彭百灵就忍不住的打个寒颤,她才不要这样嫁人

还没有等她想好,外头的门又响起了敲门声。

“砰砰砰!”

她的背瞬间就挺直了,眼睛直直的盯着门口,心里忍不住怒道,嘿,这还真的没完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