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妃天下:王爷太闷骚

漫天翻滚着黑云,好像是巨大的怪兽将天空吞噬,疯狂的卷着白色的闪电。

暴风雨即将来临。

空气只是稍微有点湿润,风卷着树叶发出低沉的嘶鸣。

这里是皇宫里面皇后娘娘居住的宫殿,传言皇上爱极了皇后娘娘,富丽堂皇的宫殿是皇上亲自布置,就是宫殿的名字也是皇上亲自提名。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灵溪宫。

透着窗子能够看见宫殿里面一个身影走来走去,焦急的似乎是在等待什么,她好像是很着急。

能有什么着急的呢,作为六宫之首,一国皇后,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需要这么着急呢。

凛冽的寒风将宫殿的门吹开,露出里面女人娇美的容颜,一身明黄的皇后的服侍,只是似乎被她改动过,衣服并没有那么端庄反而多了一丝丝的妩媚,她浓密的睫毛下面美丽的杏眼充满了焦急。

似乎是被开门的声音惊动了,美目转过来看着外面的时候猛然收缩,自己的宫殿竟然被侍卫包围起来了。

“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皇上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人是皇上的亲卫,若是没有皇上的命令他们是不会这样的,皇上?紫川锦夜为什么要这么做?

夫妻五载,他们之间已经有了一个儿子,虽然紫川锦夜后宫无数,但是对她依旧是恩爱有加,有夫如此,此生何求。

狂风吹来,卷起她身上的衣裙,整个人仿佛站在冰天雪地之中。

“哟,姐姐还等着皇上用膳呢?”声音温柔,带着几许得意,似乎是看见面前的人失落心情有多么好。

萧风华穿过那如铜墙铁壁的侍卫走到萧清绮的面前,妖妖娆娆的站在那里,风情万种。

“风华,你怎么来了?”怀疑的看着走过来的萧风华,眼睛停留在萧风华怀里面熟睡的孩子身上,脸色变了变。

“你怎么把翊儿抱出来了,快给我!”语气中略带责备,萧清绮不满的伸出手,平时这个妹妹要什么她都给,现在怎么会这么胡闹。

“印章在哪里?”突然的冰冷阴鹜的声音让萧清绮伸出的手停顿在了半空中,怔怔的看着阻隔在自己和儿子面前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紫川锦夜,萧风华已经抱着孩子站在一边,眼睛里面幸灾乐祸的看着萧清绮。

“锦夜,你在说什么啊,不是过来用膳么?”萧清绮呆愣愣的看着面前脸色如同这天空一样阴沉的男人。

她手里面只有一个能够调动她的私卫的印章,只是那个印章不在她的手里。

“锦夜,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景亲王他叛乱了?”萧清绮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让自己看着好看一些,只要是能够解决的事情,她不想他们夫妻两个人吵架。

只是她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这个和自己生活了五年的男人这样的陌生。

“印章在哪?”紫川锦夜再一次强调,并没有回到萧清绮的问题,他看着这个女人已经受够了。

“姐姐,不如姐姐用印章换翊儿怎么样?”

萧风华伸出手在翊儿的小脸蛋上摩擦,一个不小心指甲在翊儿的小脸蛋上留下一条浅淡的血痕。

“萧风华你给我住手!你要是在敢碰翊儿一下本宫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孩子是她的软肋,谁都不能够动她的孩子,哪怕是她疼爱的妹妹也不可以。

萧清绮想要冲上去将萧风华手中的孩子抢过来,却不想身边的紫川锦夜一脚将她踹了出去,整个人跌落在地上,毫不狼狈。

“萧清绮,朕只要印章,至于这个野种,朕留着也没什么用。”

“野种?紫川锦夜你说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说他是野种?”

萧清绮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头发散乱在她的肩膀上面,脸上止不住的苍白,刚刚紫川锦夜看起来轻轻的一脚,却是用了内力的,现在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多疼,可是却也比不上心里面的疼痛。

“不是野种是什么,两年前你和御亲王背着朕做了什么事情你不会忘记了吧?”紫川锦夜居高临下,将翊儿拎在手里面,孩子大概是被他们喂了要药了,要不然这样对待还没有醒过来。

“紫川锦夜,你说了你不在乎,而且我和御亲王清清白白,你害怕景亲王夺你的皇位,便让我去牵制御亲王,如今你竟然这般不信我?若不是皇上……”

泪,悄然而落,这个她爱到骨子里面的男人竟然这般不信任她。

“住口,朕是男人,朕的皇位竟然是用自己的妻子的身体换来的,这等屈辱的事情不用你来提醒朕,这个野种已经无时无刻在提醒。”

紫川景的掐住翊儿的脖子,孩子就算是睡着了也会有感觉,小腿不停的瞪着,可是于事无补。

“紫川锦夜你放开,放开翊儿,他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你怎么如此这般狠心,你不是要印章么,好我告诉你,印章我早就给你了,早就给你了……”

似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吼出来的声音,萧清绮扑到紫川锦夜的脚下,死死的抱着紫川锦夜的腿,眼泪模糊了双眼。

“给朕?萧清绮原来这个野种在你心里也是这么的不值钱。”

紫川锦夜将已经没有气息的翊儿扔到萧清绮的面前,孩子的脸都已经发紫了。

“翊儿,翊儿,是娘亲对不起你。”

萧清绮坐在地上将孩子抱在怀里,整个人狼狈不堪,可是她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现在她心里面想的全都是孩子。

“姐姐,你这是何苦,你若是将印章给了皇上,皇上会留你和野种一条活路的。”

萧风华掩住面容,似乎是很伤心,可是没有人知道她心里面的得意,明明这个男人是她看上的,可是却被这个庶出的贱人抢走了。

“紫川锦夜,为什么,为什么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萧清绮抱着孩子,任由眼泪在脸上肆虐,她的歇斯底里根本就没有引起这个男人的一个通情的眼神。

“啪”紫川锦夜一巴掌打在萧清绮的脸上,瞬间那原本倾城的脸肿的老高,萧清绮张嘴,吐出的血水里面竟然带着一颗白森森的牙。

“为什么,萧清绮,朕不会在让你一个女人控制了,你不要妄想当女皇了?”伸出脚踩在孩子的尸体上面,咯吱咯吱的骨骼碎裂的声音不断打击着萧清绮的大脑,愤怒已经让萧清绮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女皇?紫川锦夜你个畜生,我就是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紫川锦夜,你这个窝囊的男人,我诅咒你永远都只能够躲在女人的身后,我若是再世为人,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挫骨扬灰!”

萧清绮嘶吼着扑到紫川锦夜的脚下,想要将她可怜的孩子的尸体救出来。

“好,朕就等着你再世为人,只是这一世,你注定要落在朕的手里,身不如死”

抬起脚,将萧清绮踹到一边,他一点都不想在看见这个女人,他是皇上,不是躲在女人身后的窝囊废,他是苍穹帝国的皇上,在离开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没想到我萧清绮全心全意爱着的男人竟然是个畜生。”萧清绮嘲讽的笑笑,撕扯着胸口一阵疼痛,现在她就算是呼吸全身上下都会伴随着剧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