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要上天:废柴风水师

“别再哭了行吗,你都已经哭了一天一夜了,你再哭下去,我也想哭了。”

苏秀秀头疼的看着蹲在她身旁,不断哭泣的半透明半大孩子,只见孩子穿着一身只能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绣五福福纹锦缎小衫,明丽的眼睛里挂着欲掉未掉的泪珠。

“怎么能不哭,我的身体都是你的了。呜呜呜……”孩子哭的更加厉害。

“嗷……”苏秀秀忍不住挠头,又要忍住性子不对半透明的孩子发火,谁叫她还真就占了人家的身体。

都怪该死的师兄,知道她想让师傅刮目相看,说什么七月十五倒穿鞋在街上走就能看到鬼,结果鬼没看到,反而成了微博头条。

她气不过啊,就去古宅找跟着师傅给人看风水的师兄算账,谁想,一着急撞到师傅立的坛子,醒过来,就看到了鬼,只是不是在现代拥有通灵神通看到鬼,而是到了这完全古色古香的地方,莫名其妙看到鬼。

看到的还是一个爱哭鬼。

也不知道师傅的这桩风水生意怎么样了,不会又因为她搅和给弄黄了吧!

想到这里,苏秀秀就忍不住缩脖子。

她自打十二岁跟着师傅学习风水相术,几乎每次跟着出去,师傅的生意就会出点问题,闹的师傅都不愿意带她去看风水了,这也造就她风水相术的理论很牛逼,至于实战嘛……

她没真正实地改变风水的天赋,只擅长认风水局,简单看相,至于改风水局,鬼知道她改出来的都是什么,反正没好过。

苏秀秀深吸一口气,看向身旁越哭越厉害的小姑娘:“你应该知道,即便我将身体让给你,你也回不来了,你已经……”

小姑娘的相貌停留在死前一刻,一看就是命尽之相。

师傅曾经说过,阳寿尽了的人是回不来的,只是不知道她是怎么到这个身体里的。

靠,不会是因为倒穿鞋走了一条街,弄出来的吧。

要真是这样,再见到师兄,看她打不死师兄!

“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经死了,也早就预料了这个结果,只是……只是我真的放心不下。”小姑娘又嘤嘤嘤哭泣起来。

苏秀秀听着小姑娘哭泣的声音,就更加头疼。

每次谈话都是这个结果,小姑娘就是不断的哭。

虽然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肯定伤心,可是一刻不停的哭一天一夜,她脑仁疼啊。

要知道她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她也想哭啊。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你究竟有什么事情放不下,我帮你办了还不成。”苏秀秀终于忍不住开口。

“真的?”

小姑娘眼睛一亮,快速抬头,明亮的眼神让苏秀秀都忍不住晃神,心忍不住提起,只担心小姑娘是让她做她做不到的事情。

不过不得不说,小姑娘抬头,露出的完整相貌真是漂亮,即便是经历过信息快速流通的时代,她也不得不说,这样的相貌少见。

水汪汪的杏眼,配着没有杂线,仿佛精修慢裁出来的眉毛,高挺的鼻梁下,是水润的小嘴唇,没有化妆,却比现代妆容修饰过的美女五官更加精致。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就死了呢。

不过很快苏秀秀就后悔询问了。

她之所以一直不询问这小姑娘的临终遗愿,任着小姑娘哭,装聋作哑,就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这里,到得这个身体。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回去,就不能和这个身体本身的生命线路接触的太紧密。

因为师父曾说过,灵魂附体,和身体联系太紧密,灵魂锁链和身体就会越来越紧,直到和在一起一起死去,到时候就真的没有办法脱离回去了。

只是,小姑娘完全没给她后悔的机会,几乎问完就快速开口:“我唯一放心不下的是我弟弟,母亲已经过世,我……我又这样走了,我实在担心我弟弟这样一个人在府邸里,你能帮我照顾他吗?”

“我弟弟很乖的,特别听话,还很可爱,姐姐你照顾他肯定一点都不费劲的。”小姑娘眼巴巴的看着苏秀秀,详细的说着弟弟的好,就仿佛担心苏秀秀拒绝,说到最后却是无比低落:“可惜不能再去见他最后一面。”

苏秀秀拒绝的话瞬间说不出口,顿了顿,才开口询问:“你现在是鬼魂照理说哪里都去得,怎么会见不了你弟弟最后一面?”

小姑娘失落的低下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去不了,只要一出去,就会忘记要做什么,最后回到这里。”说话间小姑娘抿了抿嘴,待得抬头看到苏秀秀恢复开朗:“还好有姐姐你出现。”

苏秀秀微微一愣:“不恨我出现占了你的身体?”

小姑娘笑弯眉眼摇头:“不恨,我知道我已经死了,正难过没了我在,弟弟一个人在府邸里怎么生活呢,然后姐姐就出现了。”

小姑娘深吸一口气,留恋的扫了一眼屋中的一切,才开口:“有姐姐答应帮我照顾弟弟,我也就安心了。”

小姑娘说话间微微一顿:“作为谢礼,我离开前送姐姐一样东西。”

不等苏秀秀开口阻拦,便感觉眼前一晃,小姑娘的身影便完全淡去,而她的脑海中同时多了一些东西,再细看竟是少女的记忆。

也不知道是不是缘分,小姑娘的名字和她一样叫苏秀秀,是这个府邸老夫人的外甥女,因为父母过世,带着弟弟苏诤依附李府生活。

整体看下来,就像红楼梦里的林妹妹,不一样的是,林妹妹一身病体,孤身一人,而这个小姑娘却身体健康,还有个乖巧懂事的弟弟,加上父母留下无数家产,外祖舅母皆是疼爱,日子过的简直不要更好。

只等弟弟长大,脱离李府便能重建立苏家,不再依附于人。

只是美好的一切突转而下,小姑娘莫名其妙的就在这妙龄之年去世了。

奇怪的是,小姑娘给的记忆里竟完全没有自己死的过程。

小姑娘只知道自己死了,怎么死的却是一片空白。

这还真是古怪的事情,从没听过鬼还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不过想想也是,她都能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鬼又为什么不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呢。

若是小姑娘还在,她肯定要多询问几句,可惜,小姑娘托付完遗愿,便离开了,不过小姑娘记忆里的弟弟还真如小姑娘说的那般可爱,虎头虎脑,一看就招人喜欢。

既然她答应了小姑娘,那便在她还呆在这个地方,这个身体里的时候,替小姑娘好好照顾弟弟好了。

这么一想,苏秀秀站起身便向外走,决定去看看自己这新上任的弟弟。

一打开门,才发现门口竟守着两个丫鬟,不过苏秀秀没注意到的是,丫鬟听到开门声明显一愣,待得看到她走出来,都快速低头,只是低下的脸上都是震惊惊恐的神情,仿佛看到无比恐怖的事情。

苏秀秀担心叫人看出自己不是原来的苏秀秀,看到两个小丫鬟低下头,反倒松一口气,装作漫不经心的开口:“表少爷呢?”

两个小丫鬟瞬间抬头,看着苏秀秀的神情更加惊恐。

苏秀秀疑惑,她找弟弟还找错了不成,担心露马脚,苏秀秀不再说话,直接向着记忆中,苏家弟弟住的方向走去。

只是这么一走,记忆力漂亮的亭台楼榭没看到,却是硬生生的看到苏家弟弟住的院子前挂满办白事的白布,同时还看到白布下,一个满脸是血,虎头虎脑的小身影茫然的站着。

这身影和小姑娘记忆中的弟弟身影完全重合。

只是苏秀秀却是吓的连连倒退,因为这个身影和刚刚自行消散掉的小姑娘的身影状况完全相同。

显然。

这不是真人,是鬼魂——

苏秀秀瞬间想起小姑娘离开前说的话……

“我弟弟很乖的,特别听话,还很可爱,姐姐你照顾他肯定一点都不费劲的。”

“可惜不能再去见他最后一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去不了,只要一出去,就会忘记要做什么。”

苏秀秀不知道为什么,心忍不住一紧,一个不忍得出的答案,在心中形成,或许,苏家小弟根本也死了!爱哭的小姑娘其实一直知道,只是刻意忘记了。

可即便忘记了,小姑娘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弟弟。

几乎同时,苏家小弟的鬼魂看到苏秀秀,瞬间惊慌起来大喊:“姐姐快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她们要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