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情深

夜色渐浓,C市高级会所天域凯斯里弥漫着浓浓的酒味。

放眼望去,在靠近窗户的地方坐着脸颊泛,穿着显得和高级会所格格不入的夏伊洛,显然她已经醉的七七八八了。

可即使是这样,对面的季佑宇还是一个劲的劝酒,大有一醉方休的架势。

夏伊洛实在承受不了,忙摆手傻笑着:“小宇,不行了,明天我们还要去领结婚证呢!”

“明天的事谁能说清?洛洛,晚上可是我们共同的单身夜!来,喝……”

季佑宇一边说着,一边慌忙的从兜里拿出一包不知名的粉末,趁夏伊洛不注意的时候掺入酒里,递给过去。

夏伊洛静默半秒忽然咯咯一笑,豪迈的站起来,话说这可是她第一次来这么高级的会所,如何能这么丢脸?

如此想着,便大手一挥揽过酒杯,仰头只听咕噜一声,将一大杯威士忌灌入喉咙里,整个人爬在桌上,口中也不知道在喃喃地嘀咕着什么。

季佑宇见夏伊洛晕倒在桌上,又唤了几声,确定她没意识的时候,这才转身忙不迭的离开天域凯斯。

而与此同时,天域凯斯大厅中央却是被围的水泻不通,在人群的中央站着一位穿着装扮都很普通的女子。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被灌醉又下了药的夏伊洛,此时她脸颊绯红,眼神迷离撒气酒疯来。

人说撒酒疯又很多不同的方式,或破口大骂,或嚎啕大哭……

可偏偏夏伊洛这个女人不同,她却在大庭广众之下撕扯着衣领,疯狂的吼叫:“本姑娘今天招牛郎,有木有自告奋勇的,有木有?”

夏伊洛说完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酒嗝,整个人都是摇摇晃晃的差点摔在地上,众人跃跃欲试好一会儿,终于有几个胆大的带着看热闹的心态试着问:“嗨,美女,你对牛郎有什么要求?”

不怀好意的男人皆附和:“是啊,是啊!美女,说说呗,哥哥们可是等不及了呢!”伴随着一波又一波淫荡的狂笑。

夏伊洛歪着脑袋,似乎在认真的考虑,几秒钟口从兜里掏出一百元大钞,一只手扬起在空中摇晃,豪迈地笑着:“哈哈……要求,我告诉你们,告诉你们……技术不好,差评,太过于粗蛮,差评,时间太久,差评。”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不过却还是看的津津有味,天域凯斯很久没有这么有意思过了。

而夏伊洛说着摇摇晃晃地走到一个男人身边,扯住他的衣领逼近,看了又看后猛地推开,扬起高傲的头颅:“本姑娘要求很高很高很高……”

最后夏伊洛的口中断断续续的就只剩下两个字:很高,很高……

众人皆晕倒,原来这是个傻女人,不过还是有人接住夏伊洛的话凑热闹:“小妞,告诉爷很高是有多高啊!”

夏伊洛走进说话的男人,吐了一口酒气像是在测验似的,几秒钟后又忽然后退:“你,不行!”

“小妞说说,爷为什么不行”这浑身上下穿着名牌的男人似乎很不满意,继续追问。

“……”夏伊洛脸上不悦摇头,又围着一群男人扫过去。

就在夏伊洛指指点点,姿态很不雅的挑选男人的时候,她却没发现,在天域凯斯的角落里坐着一位面容冷峻的男子。

而那男子却一直盯着胡闹的夏伊洛,刚刚的一切全都落入眼里。

不过他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依旧在独自拼桌握着高脚杯,慢慢地将红酒一点一点儿的摇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