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狂妃:拐个王爷乱天下

苍玄大陆。

火离国将军府庄严森冷的祠堂中间,一个遍体鳞伤、穿着粗布衣裳,不知是死是活的女子像破布一般趴在刑凳上。

祠堂外面的下人小声的义愤填膺的对那女子指指点点着:

“死了没死了没?大小姐死了没?”

“死了才好啊,她那么淫/荡,明明有三皇子那么天才的未婚夫,却在成亲之际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这样恬不知耻,就该被凌迟处死才好呢。”

“就是,还叫她大小姐呢?夫人说了,萧灵芸丢尽了将军府的脸面,等审出奸夫就要将大小姐一起扭送官府!”

好吵……好痛……

萧灵芸忍着全身的剧痛的迷茫的睁开眼。

她现在在哪里?她不是已经死了,连灵魂都劈没了吗?

刚想完,一大波不属于她的记忆汹涌袭来,萧灵芸痛的差点失去意识。

她瞳孔骤缩,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原来她竟借尸还魂到异世了……

原主也叫萧灵芸,将军府的嫡大小姐,生母被休,生父常年在外打战从不理会家中事,被继母和她所出的孩子从小磋磨,偏偏原主自己又是个又丑又没有灵根的废材。

在这以武为尊的世界,原主的废材和出生注定从小就在别人的嘲讽和欺凌中长大。

可她运气好,和当今三皇子有婚约,原本过几天就要嫁过去,可谁知就在今日早上,衣衫不整的在破庙被发现,立刻被萧家抓回来行家法逼问奸夫是谁,可惜原主撑不住被打死,再醒来,就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风水界巨擘萧灵芸!

“大姐姐,不要再维护那个奸夫了,母亲会打死你的,你快点认错吧。”

一张梨花带泪看着分外惹人怜惜的白衣女子出现在面前,萧灵芸却看到她眼底闪过的轻蔑和得意。

她用仅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在萧灵芸耳边嘲讽道:

“你还嘴硬做什么,你的身子已经不干净了,天炎哥哥不可能再娶你,我劝你还是你早点认罪,还能少受点苦。”

这女子真是萧府二小姐萧月雅。

下人们听不到她们的对话,他们都十分自豪的感慨道:

“我们二小姐实在太善良了,萧灵芸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她还为她求情。”

“我们二小姐有萧灵芸这样的姐姐,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萧灵芸听着那些话,心中冷笑,她会落入现在的境地,眼前这个萧家二小姐萧月雅功不可没!!

“月雅,回来,看来大小姐还没悔悟,来人,给我继续打,打到她承认为止!!”

一道温雅却带着属于上位者气势的妇人声音传来。

萧灵芸一抬头,就看到首位上坐着的穿着雍容华贵的三十来岁风韵妇人,她正是萧家的继室夫人上官柳,原主父亲在外打战,现在萧家都在她手上。

“月雅妹妹,萧灵芸这等贱妇不值得你为她求情,回来吧。”

又是一道温润好听的声音响起,萧灵芸转头看向下首位置说话的男子,他五官英俊,看向萧灵芸时却带着满满的厌恶,正是原主的未婚夫三皇子。

萧月雅一脸哀伤的站了起来,她双眸秋水含波泛着盈盈泪光,脸上带着不忍声音无比纤柔的对三皇子喊了一句道:

“天炎哥哥……”

三皇子离天炎也目光温柔带着宠溺的看着萧月雅,指着身边的位置道:

“来,过来坐吧。”

两人对视之间,一股暧昧气息在两人之间流转。

萧夫人十分满意的看着萧月雅和三皇子之间的暧昧。

而看向趴在刑凳上的萧灵芸时,眼里带着怨毒,一声令下道:

“还愣着做什么,给我狠狠的打!”

两个家丁领命,抬起棍子就要落在萧灵芸身上。

萧灵芸脸上骤冷,沙哑虚弱却带着强大气势的声音响起:

“上官柳,你放肆,连堂堂将军府嫡长女都敢欺凌吗?”

家丁手上一顿,竟任由萧灵芸强忍着全身的剧痛,慢慢站了起来。

萧夫人眼里闪过阴冷,怒道:

“萧灵芸,你什么意思?!”

萧灵芸目光锐利的看向上官柳,冷笑一声道:

“呵,我什么意思,你会不懂?你们有什么证据说我不贞不洁,还敢私下对堂堂将军府嫡长女用刑,上官柳,谁给你的狗胆?!!”

原主身为萧府原配所生的嫡长女,就算生母被休,继室在她面前也还是要以妾自称,更没有权利私自对萧灵芸用刑。

上官柳脸色一变,萧灵芸怎么看起来不一样了?

她不是一向懦弱胆小,在她们面前畏畏缩缩,连头都不敢抬的吗?

“大姐姐,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母亲……”

旁边的萧月雅我见犹怜的泛着泪不敢置信的看着萧灵芸。

看的三皇子离天炎心疼的不行,他眼里带着浓浓厌恶对萧灵芸愤怒开口道:

“萧灵芸,你住嘴,是本宫给萧夫人这个权利的!”

“天炎哥哥……”

萧月雅脸上带着惊喜和浓浓的恋意看向离天炎,离天炎也宠溺的看着萧月雅,露出一个让她不用担心的安抚眼神。

萧灵芸心中冷笑不止,这对狗男女,早就暗通曲款,只有原主太傻,一直没有发现,每次离天炎来萧府,从来不找原主,而是找继室上官柳所生的萧月雅。

而今天这出,正是他们和上官柳三人一手策划的好戏。

他们眼看婚期将至,必须就要娶原主,离天炎对原主异常厌恶,自然不可能愿意娶原主。

所以他们昨晚迷晕原主,把原主带到破庙,有让人来糟蹋原主,好第二日一举来个捉奸,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解除婚事,再除掉原主,以后萧家就是她们的了。

可谁知出现了意外,一早去捉奸时,只有女主衣裳有些凌乱的躺在破庙,安排的玷污原主的人因为原主黑瘦的脸上带着那满脸的痤疮,还是个豆芽菜身材,根本下不了口,干脆拿了钱就跑了。

没办法,上官柳只能私自用刑,逼迫原主承认有奸夫。

萧灵芸眼里带着嘲弄看向离天炎道:

“三皇子,你好大的权利,不知这萧府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我去问问皇上,三皇子什么时候改姓萧了,有权随意叫下人对萧府的嫡长女动手了?”

上官柳脸色一黑,萧灵芸竟然把她比作是下人!

离天炎脸色阴沉,萧灵芸怎敢这样对他说话?!

以前明明一靠近她就结结巴巴,一个字都说不好,现在怎么会变得伶牙俐齿了?还是说这才是萧灵芸的本性?

离天炎自然不能承认萧府是他的,否则他和太子之位就再也无缘了。

他愤怒的开口骂道:

“萧灵芸,你简直不知廉耻,被当众衣裳不整的找到还敢狡辩,你不贞不洁按照火离国法,该执行绞刑,本宫为何没有权利处置你!!”

萧灵芸却突然笑了起来道:

“原来衣裳不整就是不贞不洁,那……”

萧灵芸声音扬长,突然抬手就把身边萧月雅的外衫被扯了下来。

“啊啊啊!我的衣裳!!”

萧月雅感觉身上一凉,发现自己裸露的香肩,吓得声音尖锐哭着双手环肩。

“月雅妹妹!”

离天炎瞳孔一缩,下意识就抱住了萧月雅,紧紧的将萧月雅圈在怀里,不让春光外泄,他脸上震怒道:

“萧灵芸,你在做什么?!”

萧灵芸眼神锐利的射向离天炎,勾起冷笑道:

“二妹妹现在也衣裳不整、不贞不洁了,而且还三皇子你和二妹妹搂搂抱抱,当真是世风日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