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劫道生

某处世外桃源当中,山清水秀,绿草如茵,和煦的春光洒落大地上,偶尔传来几声清脆的鸟鸣,水流潺潺,偶有鱼儿跃出水面,泛着粼粼波光。

不远处茅草屋的树荫下,机杼声声,一位女子正辛勤忙碌,偶尔撩起额头前的几缕青丝,看着不远处追逐蝴蝶的少年,脸上露出散发着母性光辉的笑容。

那十五六岁的少年面容俊朗又带着一丝稚气,身着粗布麻衣,远远望去似乎平淡无奇,但仔细一看却有种非同一般的气质。

少年虽未修武道,但天生身体强度远超常人,反应迅速,机警敏捷。在这一封闭的区域当中,除了他也就只有他的父母,常年没有朋友相伴,只能与此处的小动物玩耍。

“嘿,小蝴蝶,看你往哪跑。”

少年轻笑一声,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纵身一跃,没想到却扑了个空。蝴蝶受到了惊吓,朝着远处飞去。

“我今天非要抓住你不可!”

“源儿,别走远了。”女子轻声呼唤。

“知道了,娘。”

少年随口答应,眼中却只有蝴蝶,一路狂奔,不知道跑了多久,蝴蝶也消失不见。

“哎?这是……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好像从没来过这里。”

少年环视四周,周围的大山好像是凭空出现,再回头时已经没有了来时的路。大雾骤起,一切都化作了白色的世界,少年心中越发惊慌,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

“吼!”

一声撕裂耳膜的巨吼声,少年吓了一跳,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白茫茫的雾气当中透出两道红光,红光的来源像是两颗大红灯笼。

红光逐渐靠近,露出全貌,是一只足有五丈高的白色猛虎,那两颗“大红灯笼”正是猛虎的双眼。

“啊,怪物!”

少年尖叫一声,吓得脸色苍白,从小到大何时见过此等神物,好在双腿还听使唤,转身拔腿就跑。

“吼!”

又是一声巨吼,白色猛虎一跃数十丈,挡在了少年面前,巨大的气浪将少年冲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少年只是普通人,被摔了个七荤八素,感觉全身像是要散架一样,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白色猛虎走近少年身边,少年闭上眼睛不敢去看,可三息时间过去,少年并未感受到什么异常。鼓起勇气睁开双眼,赫然看到令他惊讶的一幕。

只见巨大的白色猛虎身体化作似有似无的能量体正逐渐融入他的体内,顿时一股锥心的疼痛感袭来。

“啊!”

一声惨叫,少年睁开双眼,从床上坐起来,浑身大汗淋漓。

木讷半天之后,方才回过神来,看了看周围,这不正是自己家吗。

“原来只是一个梦。”

少年松了口气,刚要下床,浑身疼痛感袭来,撩开衣服,身体上满是淤青,梦中的情景又浮现在脑海当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爹,娘!”

少年大喊,可无人回应,这时候他才慌了神,意识到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忍着疼痛下床,可还没等站稳就趴在了地上,无力感充满全身。

就在此刻,一团金光乍现,金光之中走出一位身着龙袍的男子,脸上带着笑意,看似平易近人,但却有一种不怒而威的霸气。

少年眉头微皱,望着金光中走出的男子,说道:“你是谁,我爹娘呢,是不是你把他们藏了起来。”

男子微微一笑,将少年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在床上。他自己坐在床边,眼中满是关切,就像是一位长辈在看待晚辈。

“你爹娘没事,你需要关心的是你自己。凡人之躯不可承受四灵之力,你需要尽快成为强大的存在,驾驭体内的力量,否则它会成为毒药,将你一步步吞噬。”男子说道。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赶紧放了我,我要回去。”

男子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说道:“天命不可违,当你走出的那一刻,就注定无法返回。除非你可以成为超越这个世界的强者,才能打破这天命,回到你父母身边。”

男子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谁!”少年问道。

“我?”男子转过身,指着自己,用一种自嘲的语气回答道:“我不过是一个救了苍生却丢了她的可怜人。”

男子说完,化作一道金光消失。

“什么意思,救了苍生?难道他是天神?”

少年喃喃自语,忍着浑身的疼痛,从床上爬了下来,在地上艰难的蠕动着,朝着门口而去。

打开房门的那一刻,看到的已经不再是母亲坐在织布机上微笑着看着他,父亲从田中归来冲他招手的情景。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延绵无尽的大山,一幅陌生的情景。

“爹,娘,你们在哪?”

少年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落下,口中含混不清的说道:“爹,娘,我想回家,我会好好听话,不会再调皮了。”

这些话回荡在昏暗的房间之中,无人回应。

哭着哭着,丹田之中竟然出现一股热意,像是一团气,朝着全身涌动。少年止住哭泣,感受着这一团气的动向,他竟然可以有意识的去控制他。

意识深处好像有人在指导着他一样,如何去控制这一团气,当游走了全身各处之后,身体当中的淤血已经散开,那团气也重新回到丹田之内。

当少年起身的那一刻,身体当中传来说不出的舒爽,整个人也感觉十分轻灵,感官方面也比平时灵敏了许多。

少年回想起刚刚那神秘男子所说的话,想要重新回到那个地方,只有超脱世界极限,打破天命。而且梦中融入的那只白色猛虎,应该就是男子口中的四灵之力。如果不变得强大,四灵之力就是毒药,将自己吞噬掉。

“所谓强大,应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只是如何才能变得更加强大呢?”

少年感受着身体当中的力量,心中暗道。

“刚刚那一团气只是游走了一圈,我就如此强大,如果再多游走几圈,会不会变得更加强大。”

少年突发奇想,立刻盘坐在地上,这一次也像是有人在指导他一样,丹田中的气以与上次不同的顺序开始在体内大穴间游走,一遍又一遍,当第四遍的时候,这一过程已经变得乏力,不得不停止,这团气得以原路返回。

这时候,少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比之前强大了许多,至于到了什么程度,他自己也不知道。

“爹,娘,请恕江源不孝,只是暂时离开,过不了多久江源就会回到你们身边,请爹娘不要担心。”

少年泪目,回首望着那空荡荡的茅草屋,逐渐的,茅草屋化作虚无。而少年江源,也终将踏上征程。

苍穹之上,龙影闪过,正是那出现在江源面前的男子,此刻正遥望着江源的身影,感慨道:“孩子,你身负天道之灵,就注定了此生不凡,当初在你身上设下的九重封印,也是九重情关,第一重情关便是亲情,封的是你丹田内的玄黄真气。当你冲破九重情关,那怨念不复存在,就有机会重返天道,为我破开天命,天地归你,而我只要两人重生。”

……

深山之中雾气浓重,一个人行走其中心里总有些发憷,江源第一次离开家门,身上并没有带什么食物,好在山里野味多,以江源现在的身手,抓几只山中野味还是绰绰有余的。

没走多远,迎面走来一群少年少女,骑着高头大马,年龄大都在十几岁左右,带头的是一位十七八岁的男子,腰间挎着一把宝剑,身着华服威风凛凛,眼中带着一股傲气。

“喂,小乞丐,前面是不是邪月山。”

带头的男子拿着马鞭子指着江源,脸上带着轻蔑的神色。

江源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搭理,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喂,小乞丐我跟你说话呢,你竟然敢不理我!”

男子面色一怒,马鞭子朝着江源甩了过去,破风声传来,江源神色一凛,抬手将鞭子抓在手里,看着那男子,说道:“为什么要打我?”

“哼,老子打的就是你,你去枫叶镇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严乐的大名。量你一个小小的乞丐,老子对你说话是看得起你,你竟然敢对我爱答不理的,简直找死。”

“我叫江源,不叫小乞丐,是你喊错了名字,反倒要怪我,还讲不讲道理。”江源眉头一皱,不悦道。

“讲道理?你要跟老子讲道理?”严乐一笑,抽出腰间的宝剑,狰狞道:“鞭子你抓得住,这把剑你抓给我看啊!”

“住手,严乐,让你问个路,至于动刀动剑的吗?”

一声娇喝传来,严乐脸上怒气全无,将宝剑插回剑鞘,转身对一位女子毕恭毕敬的说道:“大小姐教训的是,严乐只是担心大小姐的安全,生怕这小乞丐对大小姐图谋不轨,这才出手试探。”

“你叫江源是吧,可不可以告诉我们,前面是不是邪月山?”

女子绕过严乐,从马上下来,走到江源身边,温柔一笑。

这女子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与江源差不多大,而且生的娇俏美丽,态度也十分友好,江源对她的印象也好了不少。

“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来这,不知道什么邪月山。”江源双手一摊,无奈的说道。

女子点头微笑,礼貌性的谢过江源,上马离开。

江源看着女子的背影,暗暗点头说道:“这女孩倒是不错,如果能讨回家做老婆,爹娘一定会高兴的。”